第二四四回 不听谏向飞一意孤行   喜杀戮西京火光冲天
245/435

第二四四回 不听谏向飞一意孤行   喜杀戮西京火光冲天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马耀宇明智地采纳了韦言、章潇的建议,暂时避开向飞的锋锐,不与向飞正面冲突,遵从向飞的第二条指令,准备把投降后软禁的废帝齐远及封闭的宫室、财物都交割给向飞,不给他留下太多的口实,马耀宇自己则率本部十万人马退出西京城。

  马耀宇没有料到在退出西京城之时,全城百姓们倾力挽留,看来他“仁德”的名声已经深得百姓拥戴。章潇、韦言则拱手向马耀宇道贺:得民心者才可能得天下!

  这且暂时放下不表。

  话说向飞率鄂国的第一路西征大军出银都,剑指前齐最后的巢穴西京,一路势如破竹。

  不过向飞为人好大喜功,他倚仗自己武功盖世、自己麾下的子弟兵能征善战,想借这次西征极大地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为自己接下来的扳倒鄂义王、扫平马耀宇等几个不愿俯首称臣的草寇、问鼎天下而造势。

  因此他一路钉锤砸核桃——尽拣硬的碰,专找齐军主力决战。其中两次决战:一次是与韦言在鄂国都城银都的城下,破釜沉舟,以三千铁骑逼退了二十万之众的前齐大军。另一次是在新县,拥四十万鄂军与前齐名将王信、章含、董义统帅的二十余万齐军决战,竟然逼降了王信、章含、董义三将,一夜坑杀了二十万降卒!

  向飞的谋臣、“亚父”樊成曾多次劝说他道:

  “大将军,作战不宜急功近利,当审时度势,保存自己为优先,然后寻机歼灭敌人。这一点那个马耀宇就做得比大将军好,所以他的势力越打越大,名声也越来越响,已经是大将军您的威胁了!”

  向飞不爱听樊成的这番话,他驳斥道:

  “那个姓马的本大将军一眼都瞧不上!出生低贱,既无文才又不会武功,仅凭一张嘴巴骗人。身边的文臣章潇向某勉强瞧得上眼,武将韦言还是向某借与他的!他的十万人马完全是乌合之众,向某跺跺脚即让他们作鸟兽散,他们怎能成本大将军的威胁!

  本军正在鼎盛之时,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自出银都以来鲜有败绩。向某就是要趁势直捣西京,夺取天下,建立霸业!所以每战当一鼓作气,我军的威势令敌人未见面都已心怯!”

  樊成数谏向飞都不听,一意孤行,樊成只有摇头叹气了。

  眼看向飞大军兵临西京城下,马耀宇指派的吴天虎、龚亮二将把废帝齐远、宫室财物的明细册、前齐投降的文武官员的名册、西京城百万居民的户籍等全都交割给了向飞。樊成又谏向飞道:

  “大将军,马耀宇这样做表面上是遵从大将军之命,实际上是不给我们以借口去剿灭他,就从他的这个做法看出了他包藏祸心!而且他竟敢保留他的十万本部人马不接受大将军您的改编,其不轨之心昭然若揭!所以依老夫所见,我军除留少数人接收西京城事宜外,四十万大军一鼓作气攻下松峰口,取了马耀宇的首级,彻底斩草除根可也!”

  不料向飞道:

  “我说亚父就不要老为马耀宇那厮操心了,他在本大将军的眼中就如一只臭虫,本大将军随时可把他掐碎!”

  向飞伸开一双肌肉骨突突的胳膊,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道:

  “本大将军自举义兵反前齐已经有数年了,数年来南征北战,戎马倥偬,向某有点疲乏了。现在好不容易进了西京这个花团锦绣般的所在,让向某和数十万麾下的儿郎们好好地乐一乐,休养生息,本大将军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亲近夫人了呢!待休息好了,本大将军一定听亚父的,一举拿下松峰口,取那姓马的首级来给亚父当尿壶!”

  樊成摇摇头,叹口气道:

  “唉,只恐到那时候为时已晚矣!”

  二人正说着话,帐前一吴姓将军进帐躬身禀道:

  “禀大将军,马耀宇将军的手下已经把前齐废帝及投降的文武都交割给了我们,请示大将军如何安置他们?”

  “安置?本大将军如何有这个闲心,哼!”

  向飞猛地一挥手命道:

  “除了暂时留下那个齐远,其余的人连同他们的家眷统统给我杀掉,他们的住宅也统统烧掉!”

  “遵大将军令!”

  吴将军满身杀气地离开了大帐,樊成一把竟没有拦住,他在那里只有连连顿脚,脸顿时急得煞白。

  眨眼间,不远处的西京城内惨叫声震天,火光熊熊,百姓们在火光中奔走呼号!

  这才是:

  

  反暴齐,举义兵;己更暴,义何在?

  势破竹,太骄狂;难长久,惟嗟叹!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