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七回  言道义暗讽马耀宇  问情由为难齐如雪
238/435

第二三七回  言道义暗讽马耀宇  问情由为难齐如雪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齐啸岳重伤了许世曜,他正欲对许世曜痛下杀手时却被胡氏阻拦,并且揪住他去屋外决斗去了。这时韦言赶了回来,运《舒心经》神功医好了马耀宇、章潇和许世曜三个人。马耀宇向许世曜表达了笼络之意,并且着意打探胡氏的底细,被许世曜三言两语搪塞了过去,随后许世曜告辞回西山山庄。

  话说马耀宇答允了齐如雪和夏侯雄送许世曜,临行前马耀宇叮嘱齐如雪和夏侯雄道:

  “你们两位小将军护送许老英雄,一来一去给你们两天的时间,两天后务必要赶回来!因为两天后向飞的大军抵达西京,本大将军要布置许多重要事宜。你们二人返回时若我军撤离了西京,你们即来距西京六十余里的松峰口新扎的大营勿误!”

  齐如雪和夏侯雄躬身拱手为礼道:

  “是,谨遵大将军令!”

  许世曜对马耀宇拱拱手道:

  “大将军,刚才韦将军救了老夫,老夫实在感激不尽,请大将军特许韦将军也陪我一程,我有许多感激的话欲对韦将军叙叙。”

  章潇这时在一旁笑道:

  “难得老英雄这般大的年龄,却还有儿女情态呢!”

  许世曜也笑笑,言道:

  “章先生见笑了。所谓'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应该是没有年龄之分的。再说行走江湖不仅仅是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也讲究江湖道义、恩怨分明,像齐啸岳那般不讲江湖道义、阴险狡诈的小人毕竟是少数!老夫一辈子受不得人家的恩惠,一饭必酬,有恩会必报的,所以老夫今日欠下韦将军的人情,老夫会铭记终身的!”

  韦言连忙拱手道:

  “许爷爷言重了,孙儿汗颜!”

  更汗颜的应该是齐如雪,许世曜刚才口不择言地对她的禽兽父亲齐啸岳的一番好骂:“不讲道义,阴险狡诈”,句句也是实,使“飘然”面皮后的齐如雪俏脸感到发烫!

  马耀宇听了许世曜的话有点不自在,觉得似乎有暗讽之意,但又挑不出所讽之处。不过他表面没有表示什么,只对韦言道:

  “韦将军,许老英雄既然是你的义祖父,你也应该去送一送,早去早回即可。”

  韦言一躬身道:

  “是。”

  韦言、齐如雪和夏侯雄遂簇拥着许世曜出了大将军府。

  一行人出得城来,许世曜对韦言说道:

  “孙儿不瞒你,爷爷叫你出来是担心你们的胡奶奶年老力衰,斗不过那齐啸岳,爷爷看眼下只有你能够胜过他。待会儿若胡奶奶不敌齐啸岳,只有指望韦言孙儿你拿下他了!”

  许世曜不知道的是:他的另外两个干孙儿齐如雪和夏侯雄也武功绝顶,他们若配合施展出“钩剑合璧”的三招,以及胡氏前几天授予他们的“獒扑三十六式”,齐啸岳也难以敌过他们!

  齐如雪也担心奶奶的安全,催促几个人赶紧动身。韦言笑着问道:

  “飘然贤弟,刚才马大将军问你,我也有这方面的疑惑,你为何对齐啸岳如此关心呢?”

  齐如雪此时面皮后的俏脸已经是通红,不知如何作答,幸亏是夏侯雄上前来说道:

  “因为齐啸岳曾经是我和飘然师哥的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飘然师哥和愚弟我牢记住了这一条,就没有计较其它。”

  许世曜是老江湖,已经深知齐如雪女扮男装、她与胡氏是祖孙关系、她极不愿让世人知道她与禽兽般的齐啸岳是父女关系以及她与韦言亲如“手足”、但是齐啸岳却与韦言是死敌等等的内情,他明白小姑娘有许多难言的苦衷,所以他也帮着齐如雪打圆场说道:

  “飘然、夏侯两个孙儿有情有义,爷爷赞赏!不过爷爷也告诫你们两个,对像齐啸岳这样的人可不能太讲情义,否则会为其所害!”

  夏侯雄连忙答是,齐如雪心中苦涩,低声应道:

  “孙女谨记爷爷的教诲。”

  齐如雪说着用感激的目光瞅了瞅许世曜和夏侯雄,因为他们两个人在韦言的面前为她保密了她与齐啸岳的关系。

  夏侯雄和许世曜两个人的这一番插话则转移了韦言的注意力,韦言也就没有向齐如雪深问下去。

  四个人循着胡氏与齐啸岳一路的痕迹,施展轻功追了下去,追到西京城外的荒郊,忽然看见了胡氏和齐啸岳,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幅出乎众人意料的图景:

  齐啸岳此刻被布索五花大绑,捆得像粽子般地跪伏在胡氏的面前,还不停地朝地上磕头,他身边有三只巨大凶猛的藏獒正吐着红舌监视着他;胡氏则仰头望天,清泪和白发在晚风中飞扬!

  这正是:

  

  江湖道义,有真正豪侠遵循;

  忤逆孽子,令白发老母齿冷!

  

  欲知胡氏将如何发落她的孽子齐啸岳,齐如雪又会如何面对这个禽兽父亲,且听下回再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