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0回  鸟尽弓藏屠杀手下  机关算尽细说阴谋
231/435

第二三0回  鸟尽弓藏屠杀手下  机关算尽细说阴谋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韦言运用《舒心经》神功中独特的“卸功法”,卸掉了十六个大内高手的内力,破掉了他们的“八仙过海”的阵法。就在他解开吴飞飞身上绑缚的绳索时,忽然觉得一阵头晕,他情知不好:千防万防,最后仍然是没有防住太后殷氏下的毒!

  却说太后殷氏见韦言栽倒在地,禁不住拍手“呵呵”大笑,命身旁侍立的两名大内高手道:

  “用铁链把韦将军缚紧,将'散功香'放在他的鼻子底下让他多嗅嗅,再点住他的穴位,但不许伤害了他,否则哀家心疼!把他与这个姓吴的贱女子一齐押入大殿之中,用心看守。”

  “遵旨!”

  两个大内高手奉旨上前来绑缚韦言。

  吴飞飞见韦言毫无动静,禁不住放声大哭道:

  “韦将军,韦大哥,是我害了你啊!”

  殷氏鄙夷地看了吴飞飞一眼道:

  “贱人,你嚎吧,待会儿有让你嚎的时候!”

  殷氏随即又吩咐左右道:

  “这韦言绝不会是独自一人来闯哀家的聚仙山,尔等且去山下巡逻,把他的同党都给哀家擒来!”

  “遵旨!”

  一队大内高手奉旨如箭一般地射向山下。

  殷氏打了一个呵欠,懒懒地又道:

  “刚才的十六个废物枉费了哀家和齐抚太子十余日指导他们演练阵法,把他们杀掉后用'化尸粉'化掉吧。全体收军。”

  “遵旨!”

  龙凤车旁的一个太监应声,并用公鸭嗓高喊道:

  “太后懿旨,鸣金收兵!”

  收军鸣金声响起,夹杂着刚才“八仙过海”阵势的十六个大内高手被处死的惨嚎声……

  待韦言从晕睡中醒过来,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豪华的大殿地上,周围都是手执刀剑的侍卫。自己全身被铁链紧缚,吴飞飞也被绳索捆绑在自己的身边。他惊讶地看见:吴天虎也被太后殷氏的手下擒住,浑身血迹,也不知他是否受伤,他被五花大绑地扔在殿角。

  韦言判断了一下殿门外太阳的方向,此时应该是接近傍晚了。

  稳坐在金銮龙椅上的太后殷氏双眉一挑,瞅见韦言醒过来,她的搽抹满了厚厚的脂粉的脸上泛起了假惺惺的笑意。她漫声言道:

  “韦将军醒了,哀家委屈你了!”

  韦言看了看身边的吴飞飞,她一双红肿的眼睛望着韦言,目光十分复杂,有柔情,有悲伤,有绝望。

  韦言对吴飞飞笑笑言道:

  “夫人稍安勿躁,有末将在此,夫人不会有事的。”

  殷氏闻言“桀桀”地冷笑道:

  “韦将军,哼哼,哀家此时方才看出来你还是怜香惜玉的护花人也!”

  韦言没理她的话,问道:

  “殷氏,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的那位太子齐抚(啸岳)此刻正在大闹西京吧?”

  殷氏也没有理睬韦言对她大不敬的话,仍然“桀桀”地笑着说道:

  “韦言,你所料没有错,太子齐抚今日会大闹西京,把那姓马的、姓张章的皆剁成肉泥!明日他回来再与你算二十年的旧帐!”

  吴飞飞啜泣着对韦言道:

  “韦将军,这如何是好?”

  殷氏道:

  “姓吴的贱妇,你的命运会十分悲惨,你的姓马的男人死后,哀家会把你赏给哀家身边的一群太监们,你会尝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至于你韦言,哀家若心情好,会让太子齐抚(啸岳)废了你的武功,留下你的性命,看你年轻英俊,哀家把你养在身边的!”

  殷氏说着又是一阵“桀桀”的冷笑,吴飞飞被吓得伏地大哭。

  吴天虎这时在殿角发须尽张,怒声叫道:

  “殷氏老泼妇,你要杀要剐随便,别吓唬我的妹妹!”

  殷氏皱皱眉头,吩咐身边的侍卫道:

  “这姓吴的小子太没规矩,去用木履去给哀家狠狠地抽他的脸三十下,再把核桃塞进他的嘴里!”

  “遵旨!”

  侍卫下去找来木履,在殿角狠狠地抽打吴天虎。吴天虎也十分刚强,血花飞溅,他也不哼一声。

  “哥哥啊——”

  吴飞飞禁不住凄厉惨呼!

  “把贱女的嘴里也塞上核桃!”

  侍卫过来也给吴飞飞的嘴里塞进核桃,吴飞飞只能喉咙管里发出凄惨的声音。

  太后殷氏再不理睬她,冷笑着对韦言道:

  “韦言,你太自以为聪明,你以为你对阵时屏住了呼吸、封闭了穴道就能防住哀家施毒,简直是痴心妄想!告诉你,为了对付你,哀家十余日前就与太子齐抚(啸岳)设计了这个'八仙过海'阵,日日演练,太子齐抚(啸岳)日日扮作你,今天终于收到了奇效!”

  韦言道:

  “我现在才明白,你明知道这个'八仙过海'的阵势拿不下我,一是为了消耗我的内力,二是转移我的注意力,然后再在捆绑吴夫人的绳索上做手脚,使我中毒!”

  殷氏点点头笑道:

  “韦将军聪明,现在终于明白了!告诉你,那十六个大内高手与你打斗时,哀家根本就没有施毒,因为哀家知道你屏住了呼吸、闭住了穴道!哀家有意把姓吴的贱人押在阵前吸引你,再把毒涂抹在捆住这个姓吴的贱人的绳索上,只等你来解!

  哀家知道你呼吸不进毒药,特地在绳索上涂抹了一种接触性的毒药。你刚刚与哀家的十六名大内高手既比拼了剑,又比拼了掌力,手上的毫毛孔已经大开,只要你的手接触到绳索,那毒就会无孔不入!哀家想来,你现在体内的'九转神功'的内力已经无影无踪了吧?”

  殷氏说完得意地哈哈大笑。

  “未必也,殷氏你高兴得太早了吧?”

  韦言说着,他忽然从大殿的地上一跃而起,身子略抖一抖,只见捆绑在他身体上的铁链居然一节节“叮叮当当”地全都断落在地上!

  韦言这时从容地拍拍手,微笑地对太后殷氏言道:

  “殷氏,你也是自以为聪明,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韦某身怀天下内功的至宝《舒心经》神功,它恰恰是尔鼠辈用毒的剋星!”

  太后殷氏忽地从金銮龙椅上立起身,惊得目瞪口呆!

  这正是:

  

  强中自有强中手,

  山外还有山外天。

  从来邪魔难敌正,

  笑到最后是八仙!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