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四回  谈错事许老明道理  说阴谋韦言作准备
225/435

第二二四回  谈错事许老明道理  说阴谋韦言作准备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许世曜虽然为失去了心爱的孙女许颖儿感到万分悲痛,但是又庆幸自己拥有了韦言、齐飘然(如雪)、夏侯雄三位青年才俊好孙儿。他把自己的成名绝技“浑天惊雷”——钢胆的打法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三个年轻人,随后告诉了韦言:向飞正在联络像他许世曜一样的江湖高手来西京搞暗杀、破坏。引起了韦言的高度警惕。

  话说许世曜老人对三个年轻人坦露心迹,说他做错了两件事。他眼道:

  “老夫做错的第一件事就是有痴心妄言,太不自量力!”

  许世曜于是向三个年轻人详细地讲述了他在约四十年前,奉前齐太祖皇帝之命去暗杀为齐太祖刚生下孩儿的民女胡氏,谁知齐太祖又派他更信任的夏侯天霸来杀许世曜灭口,但是齐太祖没有想到许世曜与夏侯天霸是结义弟兄,夏侯天霸违逆齐太祖之命,假造现场,放许世曜和胡氏逃了生。

  许世曜以为自己洞悉了皇家的隐私,捏住了齐太祖的把柄。谁知道齐太祖死后,他的女人太后殷氏因为与太子齐抚的不伦孽情,又派十余大内高手来杀许世曜灭口,恰逢许世曜在闭关修炼,许世曜的儿子与儿媳为保护父亲迎战大内高手,不幸与敌人同归于尽,遗下了幼女许颖儿。

  许世曜为报仇夤夜仗剑来西京,当潜入了皇宫内廷欲向太后殷氏下手时,暗中中了殷氏撒布的毒,却意外地发现了殷氏与枫旷的孽情。许世曜于是产生了一个荒唐的念头:控制住武功比许世曜低许多的枫旷,等于间接地控制住殷氏,以后待时机成熟杀了这对狗男女,夺取齐氏江山!

  但是许世曜万万没有料到的是:留下了枫旷等于是留下了一个极大的祸根,为孙女许颖儿的死埋下了伏笔啊!

  三个年轻人听许世曜的讲述,各人的心态大不一样:

  韦言感慨许世曜的确是痴心妄想,许世曜居然想用这种捏隐私、利用孽情的不太光彩的手段去夺取大齐的江山,想像力也太丰富,简直是匪夷所思!

  齐如雪则为自己的父亲齐啸岳,以及毫无血缘关系的继祖母殷氏感到十分的羞耻和愤慨,两个人竟然在皇廷内宫演出了这段不伦的荒诞孽情,又因为这段孽情在朝廷内外及江湖上刮起了多大的血雨腥风!

  夏侯雄的内心却充满了悲哀,一是哀痛自己的父亲夏侯天霸和母亲对齐太祖一腔愚忠,甘心为那个阴毒凶残的皇帝殉葬,忍心扔下襁褓中的儿子!二是哀痛美丽机灵的许颖儿,才十六七岁如花似玉的年纪,却早早离开了夏侯雄爱的怀抱,不幸埋骨荒山!

  许世曜继续说道:

  “老夫做错的第二件事就是前天夜晚不该结纳向飞、樊成,听信了他们大放厥词,竟然准备来西京杀人放火,要助纣为虐,差一点酿成大错!但是也间接造成了颖儿被害呀!”

  许世曜说着,又想起了孙女颖儿,忍不住又流了几滴老泪。

  夏侯雄和齐如雪连忙小声地劝慰许世曜,许世曜的心情方好了一些。韦言问许世曜道:

  “许爷爷,向飞除了动员您老来西京外,您知道他还找过哪些人?”

  许世曜想了想说:

  “这向飞对我也有防范之心,没有告诉我许多,我只是听到他提到了齐抚,就是刚才被孙儿你打跑了的齐啸岳,还有那个殷氏不要脸的婆娘。说来我现在想起来感到惭愧,殷氏杀死了颖儿的爹娘,我差点与她联手来害你们,我也真是老糊涂了!”

  韦言先安慰了许世曜一句:

  “许爷爷别太过于自责,您老只是一时错念,再说后来您老也没有付诸行动。”

  韦言然后沉吟道:

  “我待会儿禀报马大将军早做防范,齐啸岳和殷氏,一个武功高强,一个擅长用毒,绝不能掉以轻心!”

  许世曜站起身说道:

  “韦言孙儿所言极是,那你赶紧去禀报、布置吧,爷爷我就此别过回西山庄了。不过你让夏侯孙儿随我一起去,带我找着颖儿的坟,爷爷要给她上两柱香。”

  许世曜的声音透出了凄凉,韦言等三个年轻人心里都充满了同情,最后齐如雪对韦言说她也跟随许世曜和夏侯雄一起去西山,韦言同意了。

  在临走前,夏侯雄先把他几天前的那个雪夜与许颖儿一起躲藏在枫旷的将军府的床下所听见的,前齐太后殷氏欲联手齐啸岳反扑鄂军、自立为女皇帝的阴谋对韦言作了禀报。齐如雪然后把她在聚仙山的秘道里听见的,(她的父亲)齐啸岳在江湖上纠集了十余万江湖豪客准备与鄂军决战、夺回前齐江山的阴谋也向韦言作了禀报。

  韦言说要马上把这些重要情况都向马耀宇大将军禀报,并叮嘱齐如雪和夏侯雄送许老回西山庄后即刻赶回西京,齐如雪和夏侯雄答应了,师姐弟二人于是陪许世曜离开了西京。

  有分教:

  

  黑云压城城欲摧,镇定自若。

  山雨欲来风满楼,早作防范。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