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六回  逼带路机关窥丑态   心茫然感慨世无常
177/434

第一七六回  逼带路机关窥丑态   心茫然感慨世无常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齐如雪经过千辛万苦,用“断金剑”凿开地牢的岩石,终于脱身逃离险境。

  不料齐如雪挖掘的通道竟与聚仙山下的秘密地道相连, 她进入地道后偶遇太监吴公公与两个御林军士。她掌毙两个军士,却听见吴公公说出一番她万难相信的话来:她的父亲齐啸岳正在与她极为不齿的毒婆子太后殷氏握手言欢!

  却说齐如雪闻言大怒,一手揪住吴公公的衣服前襟,另一只手的“断金剑”直指吴公公的咽喉!

  吴公公吓得身体瘫软,脸也被齐如雪勒成了猪肝色。但是他极力地吐出几个字:

  “公主……不相信……奴才……带您去看……”

  齐如雪闻言略一沉吟,收回了短剑。她厉声对吴公公说道:

  “阉狗你立即带我去,若有一句不实之言,本姑娘必让你死得比刚才的两个军士凄惨!”

  “是,是,奉上公主殿下的剑。”

  吴公公吓得连连作揖,并把佩戴在腰间的原本是齐如雪的长剑解下来奉给齐如雪。

  齐如雪接过宝剑,利剑出鞘,罡气在剑刃上闪烁,紧紧罩住吴公公的后心,威逼着吴公公在前引路。

  细心的齐如雪从袖中拿出了以前假扮的“齐飘然”的面皮蒙在脸上,仍然是运“九转神功”的内力和罡气护住全身,封闭体内的所有穴道,运用腹式呼吸,紧跟在吴公公的身后。

  二人在地道里拐弯抹角走过一大段路,来到一个巷道的尽头。吴公公用手摁动了一个机关,巷道的墙壁向一侧移开,原来是一扇门。

  吴公公回身向齐如雪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齐如雪寒霜着脸点点头。

  齐如雪随吴公公进门,吴公公摁动机关,石门随即合上。齐如雪惊奇地看见这是一个布置得比较阔绰的房间,锦缎床铺、衣柜桌椅、瓷瓶装饰等一应俱全。

  吴公公又回头对着齐如雪,用手指指自己的鼻子,齐如雪顿时明白了:这是吴公公居住的地方。

  吴公公又用手指指旁边一面墙,齐如雪也明白了:他所说的父亲齐啸岳和太后殷氏应该就在墙那面。可是齐如雪怎么也不会相信吴良太监这样人的话啊!

  吴公公从袖中拿出两个药丸,递给齐如雪一颗,齐如雪知道这是解药,吴公公是让两个人以防万一。

  齐如雪随即接过药丸,对吴公公赞许地点点头。吴公公当着齐如雪的面咽下药丸,齐如雪却没有咽药,心细聪慧的她此刻要步步谨慎小心。她把药丸藏入袖中,她觉得没有必要,她屏住了口鼻呼吸、紧闭身上的穴道已经足够抵御外毒了。

  吴公公来到那面墙壁前,弯腰轻轻地搬开一张靠椅,蹲下身子,从墙壁上揭下一小块活动的砖,墙上露出了一个拇指大的洞口,微弱的人声随即传了过来。

  齐如雪妙目一转,她把剑锋向吴公公眉心一指,另一只手冲他做了个动作,吴公公会意,弯腰赶快把那块砖重新放上去。

  待吴公公刚一站起身,齐如雪剑指如风,迅速地点中了他面门的“昏睡穴”,吴公公“啊”声刚要放出,齐如雪的一只手紧紧地捂住了他的嘴。

  齐如雪把吴公公轻轻地拖到床前,用被单反绑住他的两条胳膊,堵住他的嘴,再把他放在床上。齐如雪一则嫌他碍手碍脚,虽然把他不放在眼里,但是总得要用一只眼盯住他;二则她不愿意这条阉狗听见或知道太多的事,尤其是涉及到齐如雪自己的亲人的事。

  齐如雪把吴公公料理停当,随即来到那面墙壁前,用手轻轻地揭开那块砖放至地上,然后用一只眼从那个拇指大的小洞望过去片刻:啊呀,她只觉得血在往头上奔涌!

  齐如雪转身坐在了地上,背靠着那面墙。她刚才已经都看见了,她的父亲齐啸岳和那个太后殷氏果然如吴公公说的,正坐在桌前,两个人勾肩搭背,眉来眼去,把酒言欢,两个人那亲密的情景,只恶心得姑娘恨不得当场呕吐出来!

  怎么一回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齐如雪这个美丽纯洁的姑娘,此刻只能心中茫然地凝望着屋顶。

  有两首十六字令喟叹姑娘此刻的心情:

  

  叹,美丽善良武功绝,长惋惜,身世太心酸!

  叹,冰清玉洁红颜女,禽兽父,此心何以堪!

  

  欲知齐如雪将从这个拇指大的小洞口听见他的父亲齐啸岳和那个毒太后殷氏的许多不为世人所知的丑事、黑幕,以及惊天的秘密,且听下回由在下给您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