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四回  送宝衣女儿温情   说心经父亲有意
175/435

第一七四回  送宝衣女儿温情   说心经父亲有意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那狠毒的太后殷氏见齐啸岳、齐如雪父女不屈服,即往地穴中放出无数条毒蛇欲逼迫父女就范。齐如雪护父心切,施展出刚刚恢复的“九转神功”和华山剑法,不出多大功夫就把毒蛇斩杀殆尽。

  齐如雪这个好女儿不顾自己的安危,亲为父亲吮吸蛇毒,然后又摸出藏在运功为父亲排除体内毒素,更助父亲慢慢地恢复功力。待父亲清醒过来,齐如雪方才轻松地透了一口气。

  且说齐啸岳清醒了过来,他“霍”地坐起身来叫道:

  “女儿,有毒蛇!”

  齐如雪扶住父亲安慰说道:

  “父亲且无虑,女儿已经将毒蛇都斩杀殆尽了!”

  齐啸岳这才松了一口气,身子一软,齐如雪赶紧扶父亲坐在岩石上。

  齐啸岳恨声说道:

  “没想到毒婆子殷氏如此凶残,父亲我若能脱离此地穴,一定教她死无葬身之地也!”

  齐啸岳在黑暗中摸索着自己的双腿,问齐如雪道:

  “女儿呀,父亲感觉腿上刚才被毒蛇咬的伤口没有那么疼痛和麻木了,莫非女儿你……”

  齐如雪笑着回答:

  “是的,女儿刚才已经给您把毒血吮吸出来了,还运功帮您排除了体内的蛇毒和'酥软散'的毒素。”

  “我的好女儿,女儿辛苦你了!”

  齐啸岳一把揽住齐如雪的肩膀,对爱女表现了极少有的温情。

  齐如雪也揽住父亲,柔声说:

  “父亲呀,如果我们父女永远是这样的真诚、温馨该是多少幸福啊!”

  “会的,父亲保证!”

  父女俩温馨地拥抱了一会儿。齐啸岳想起什么事地问齐如雪道:

  “雪儿,父亲看见你斩杀毒蛇时,手里似乎挥舞着一把短剑,短剑好锋利,端的是一把好剑!父亲怎么不知道你以前有这把剑呢?”

  正陶醉在父女温情之中的齐如雪全无了戒心,带着歉意地说道:

  “父亲别怪女儿,女儿起初没有告知您 ”

  齐如雪于是把她当初在成国的王宫中,成兴王夫妇在她治好了雁慕云公主的病之后,十分感谢和喜爱她,不仅认她为义女,还匮赠给她“灰蚕甲”宝衣和“断金剑”宝剑。

  “'灰蚕甲'?'断金剑'?”

  齐啸岳喃喃地道。

  至孝的齐如雪在黑暗中摸索着把穿在体内的“灰蚕甲”宝衣脱下来,把它塞在齐啸岳的手上说:

  “父亲,这就是'灰蚕甲',当年黄帝征战蚩尤时,身穿它浴血奋战,毫发无损!父亲您虽武功高强,但毕竟年事已高,女儿担心您有何闪失,这件宝衣女儿送给您护身吧!”

  “女儿啊……”

  齐啸岳此时已经感动得泣不成声。齐如雪在黑暗中摸索着给父亲穿上了“灰蚕甲”宝衣。

  父女俩依偎在一起,格外温馨。

  齐啸岳问齐如雪道:

  “雪儿,'酥软散'的毒性十分强,父亲之前用'九转神功'都难于抵御它,你却是如何为你自己和为父亲能排出'酥软散'的毒素的?”

  齐如雪踌躇了一下,终于还是对齐啸岳说道:

  “父亲您别生气……是您不喜欢的韦……韦言大哥传授给了女儿我的《舒心经》内功。”

  齐如雪于是把韦言教授她和师弟夏侯雄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齐啸岳。

  “《舒心经》?父亲行走江湖二十余年,这可是第一次听说。即使父亲常与武功门派的大家——少林、武当交往,听他们介绍了许多武功经典密籍,父亲也未曾听说过《舒心经》呢!”

  齐如雪想了想说道:

  “韦……韦言大哥当初传授给女儿我和夏侯师弟的时候,也没有告诉我们《舒心经》的出处。”

  “哦……可能他还不十分信任女儿你和雄儿吧?”

  “不会的,”齐如雪笑着说,“韦大哥绝不是您说的那种人,他心胸开阔,志向远大,武功出类拔萃,为人又豪爽仗义!”

  “嗬,看来我的女儿爱他已经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了!”

  齐啸岳不无恨意地说。可是齐如雪此刻没有用心去听,多情的姑娘瞬间沉浸在对韦言的思念之中。虽然她为了成全义妹慕云公主决心放弃对韦言的倾慕,但是青春少女心中的情愫怎么说断就会断的呢?齐如雪常常会在脑海中情不自禁地浮现出韦言英俊的面容来。

  想起韦言,齐如雪又想到了身边的父亲。她兴致勃勃地对齐啸岳说道:

  “父亲您坐好,女儿来运《舒心经》内力来助您恢复'九转神功'的功力,然后女儿再告诉您《舒心经》的功理。”

  齐啸岳坐好身子,问道:

  “那韦言真的把《舒心经》毫无保留地传给了你和雄儿?”

  齐如雪道:

  “千真万确!韦大哥甚至把《舒心经》的薄册子都交给了女儿,是女儿嫌它带在身上累赘,万一遗失给心怀叵测的人就后患无穷!女儿把它记诵在了脑子里以后就把它给烧了!”

  “唉,好可惜!好可惜!”

  齐啸岳禁不住连连顿脚称可惜。

  齐如雪还想说什么,头顶上的地板“哐啷”一声忽然掀开了,接着传下来那个太监吴良的声音:

  “下面的两个人还在喘气吗?”

  齐啸岳闻言大怒,嘶声怒吼道:

  “阉狗,你爷爷活得好好的呢!”

  吴良一连串桀桀的冷笑,说道:

  “好,老爷子活得挺健旺!正好,太后娘娘担心你死了,正要见你呢,你上来吧!”

  吴良的话音刚落,从上面地板敞开处“哗啦啦”放下来一串铁链吊着的小铁笼子,勉强容身一个人。

  齐如雪扶住齐啸岳担心地说道:

  “父亲您伤刚好,身子虚弱,女儿代替您去!”

  “不用。”齐啸岳爽朗地笑着说,“父亲我量那毒婆子没有得到她想要的东西,她还舍不得杀我们父女!还是父亲去会她!”

  齐啸岳说着站进了铁笼子,齐如雪眼看父亲随铁笼子慢慢升高,升上去后,上面的地板又“哐啷”一声盖上了,地穴里恢复到以前的黑暗之中。

  有分教:

  

  好女儿,吸毒血,赠宝衣,一心渴求亲情。

  叹世事,太坎坷,多诡异,辜负多少热望。

  

  欲知齐啸岳这一去如何应对那毒婆子殷氏,且听下回再对您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