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八回  心存疑问雪地追踪   满腹饥渴路过山庄
159/435

第一五八回  心存疑问雪地追踪   满腹饥渴路过山庄

  列位看官,上回书追述齐如雪趁乱混入月台城,寻找不知下落的师弟夏侯雄,似乎瞥见她此前曾几番遇见的神秘蒙面人。她脑子中灵光闪现,决定趁乱打开城门,迎接韦言大哥率鄂军进城。她突施神剑,刺杀了守城的卫军将领,又奋起“九转神功”,力劈城门铁栓,为鄂军攻下月台城立下了汗马功劳。

  却说齐如雪目睹韦言大哥,以及马耀宇、章潇指挥鄂军潮水般地攻进城内,混乱中,齐如雪借灯笼的光亮似乎又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形闪过,齐如雪再也不假思索,施展轻功循着身形的方向追了下去。她急于想揭开这个神秘人物的蒙面,因为她心底隐隐有一个疑问、一个希冀!

  齐如雪一路追下来,早已经不见了神秘蒙面人的行踪,她却误打误撞地来到了枫旷的护国大将军府外。她随后听见了打斗声,于是掠上屋顶,竟然惊讶地看见师弟夏侯雄和一个乔装改扮的陌生女孩儿联手恶战枫旷。她在女孩儿遭遇危险时毅然出手,欲与师弟联袂斩杀枫旷这个大敌。却没有想到这时候形势突变,一直躺在雪地上的太后殷氏忽然挣扎脱逃,那个齐如雪一直追踪的神秘的蒙面人又忽然出现,把太后掳走。齐如雪这时更证明了自己心中的疑问、心中的希冀,她抛下夏侯雄和许颖儿,不顾一切地追了下去!

  列位看官,在下此刻想您可能已经猜出了齐如雪心中的疑问和希冀是什么:她认为她父亲“一柱擎天”齐啸岳几个月前在华山并没有坠崖而死,这个神秘的蒙面人就是她的父亲齐啸岳!

  追述已毕,书归正传。

  话说齐如雪循着雪上的踪迹一路追赶。

  此时天早已经大亮,大雪已停,只有“呼呼”的北风肆虐。

  大凡说到轻功能“踏雪无痕”,其实是夸张。一个体重百余斤的人,无论你内功何等深厚,如何提起一口气,你总会在轻如浮尘的雪面留下痕迹,无非是比内功弱的或不会武功的凡夫俗子留下的痕迹要微弱一些罢了。何况神秘的蒙面人背上还背着一个不会武功、体重百斤的女人呢!

  齐如雪在雪地上追赶一阵,就在雪面上辨认一番。可叹的是眼下北风越刮越猛,一眨眼就把雪地上的痕迹几乎都抚去,给齐如雪的辨认增加了不小难度。然而齐如雪本来就聪慧机敏,再加上已经在江湖上历练了两年多,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所以她自信雪地上追踪的方向不会有错。

  齐如雪疾驰了一阵,忽然从狂风中听见了不寻常的声音——是人声!齐如雪忙碌了一晚上加这半天,这时虽不觉得疲乏,但有点饥渴感了。她决定循人声去向人家讨点食物和水,歇息片刻再继续追踪。

  齐如雪朝着人声驰过去,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座小山庄,大约几十户人家,庄子里可能有什么事,许多人在雪地里来来去去。

  齐如雪走过去,看见庄子景况似乎不错,房屋整齐,青砖布瓦,庄人的衣着比较光鲜。齐如雪心中略觉有点蹊跷,但又说不出是哪里蹊跷。

  迎面一个五十余岁的老者看见了齐如雪,走上来问道:

  “请问这位壮士来自于哪里?欲往何方?”

  因齐如雪脸蒙青年男子的面皮,腰挎宝剑,那老者故有“壮士”的称呼。

  齐如雪略一沉吟答道:

  “我乃一秀才,欲往西京打探春天科考之事,走了多日,不觉迷路,现在又饥又渴,欲来庄子求点施舍则个。”

  老者微笑道:

  “好说。我姓吴,此处名'仙霞山庄',吾乃本庄庄主,阁下若不嫌弃,就移驾到老夫寒舍吧。”

  齐如雪拱手,点点头道:

  “谢庄主。”

  吴庄主于是在前引齐如雪上路,一路不断地有庄民与庄主拱手打招呼。

  齐如雪随吴庄主进入庄中一间较宽敞的房屋内,里面烧着炭火,甚是温暖。吴庄主道:

  “壮士且请坐,老夫吩咐备酒菜。”

  齐如雪谢过,解下宝剑,脱了外衣坐定。

  吴庄主随即喊过来一四十余岁管家摸样的人,吩咐去治酒菜。管家唯喏答应,并端上来一大杯香茗。

  齐如雪心细,趁吴庄主与管家不注意时,拔下头上的银簪子试试茶水,见无异样;又口里噙了一丸她父亲齐啸岳以前秘制的“敌百毒”,这才放心饮茶。因为她太渴,一口气喝干了一杯香茗。

  等酒菜期间,齐如雪与吴庄主随便聊聊年成,齐如雪问道:

  “请问庄主,在下刚才来时,庄上许多人在忙碌,不知贵庄上有何事?”

  吴庄主看看齐如雪,手抚齐胸髯须说出一番话来。

  有分教,此番话:

  

  激起侠女侠肝义肠,宝剑挑落漫天雪花;

  搅动私下爱恨情仇,感叹老天如此造化!

  

  欲知庄主说出了如何的一番话,齐如雪能否追踪到神秘的蒙面人,且听下回再细细道来也。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