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七回   钻猫洞施缩骨神功     躲床下见荒唐孽情
148/435

第一四七回   钻猫洞施缩骨神功     躲床下见荒唐孽情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夏侯雄在雪夜扮作马车伕混入枫旷的大将军府,见到马车载着一个神秘的女子来拜访枫旷,枫旷的手下都对这个神秘的女子毕恭必敬,夏侯雄好奇心起,他急欲想撩开这个女子神秘的面容。

  话说夏侯雄施展轻功跃上枫府的屋顶,在雪面上掠过不留一丝痕迹。近段时间他与师姐齐如雪的功力大进,一是他与齐如雪又缘饮得百年蟒血,二是义兄韦言向他与齐如雪传授“舒心经”。正是机缘与刻苦,才使他的武功突飞猛进。

  却说夏侯雄在屋顶用鼻子轻轻地一嗅,寻觅得方才在枫府前从那位神秘女子身上散发出的一丝幽香,确定了女子所在的屋子,然后闭住口鼻,改用长久的腹式呼吸,自身不发出一丝声息。因为他知道枫旷是绝顶高手,那个神秘女子的功夫也许还在枫旷之上,所以他必须要十二万分地小心翼翼。

  夜太深,府邸四处一片黑暗,唯有夏侯雄脚下的房屋灯火阑珊。

  夜更静,寒冷冻僵了大自然的万物,仅存雪片从天上降下来的细小的“嚓嚓”声。

  夏侯雄本想从屋顶大鹏似地飞下,担心衣襟与雪片磨擦的声响惊动脚下回廊上的明岗暗哨。他发现屋角有一根长长的雨漏斗直通下面,不过雨漏斗此刻已被厚厚的冰层包裹,变成了冰漏斗。

  好一个夏侯雄,把丹田之气运入四肢,头朝下脚朝上,四肢紧紧地攀住冰漏斗,身体一寸寸地往下移动。他完全可以顺冰漏斗溜下去,可是他怕发出声响,或者溜下去撞见夜巡军士。果然,就在他刚刚往下挪动几寸,两个夜巡的军士在他脚下停留了片刻,可能是为了避风吧。

  夏侯雄待两个军士离开了,四肢稍微加快了速度,片刻间就攀到了地上。他全身缩在墙脚思考如何无声无息地潜进屋去。

  夏侯雄悄悄地探出一点头,借灯笼瞥见廊下一长溜军士手执兵刃挺立,院子里几队巡逻兵士交相穿行,真个是戒备森严!

  恰在此时,一只毛绒绒的物事从夏侯雄的脚下钻出,然后箭一般地蹿向院中。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嗖”地一声破风响,一件暗器准确地击中了这只不幸的猫,猫一声哀嚎,在雪地里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不一会儿雪地里“嚓嚓”脚步声响,几个军士手执兵刃跑过去,打着灯笼照了照,把血淋淋的死猫给拎走了。

  四周又恢复了平静。

  夏侯雄低头看了一眼刚才那只不幸的猫钻出的猫洞,脑中灵光突现!

  好一个夏侯雄,先运开“九转神功”,把身上的骨节一个个卸落,再运用“缩骨功”,把整个人缩到猫身体大小,然后从猫洞里一寸寸往里面攒,头、肩膀、胸、腹、腿……他最后终于钻了进去。

  夏侯雄钻进洞后,伏在地上,先把全身的关节接上,然后暗运“九转神功”在全身运行,霎时感觉周身通畅,精力充沛。他睁开眼睛仔细地观察,身边黑乎乎一团,稍远处有一点光亮。夏侯雄稍一抬头,头碰到硬物,夏侯雄明白了:自己钻在了一张床下。

  夏侯雄估摸这张床上没有睡人,因为上面没有一点气息。他听见不远处有唧唧咕咕的低语声,他于是循着语声轻轻地爬过去,那又是一张床,床上睡着两个人,正在低声细语。

  夏侯雄一点一点地爬到了床下,忽然听见上面枫旷的声音:

  “太后娘娘,奴才可伺候得您老人家舒服?”

  太后?夏侯雄闻言大吃一惊,难道今夜枫旷迎接的神秘女人居然是自己的师父齐抚(齐啸岳)的继母、当年逼走自己的父亲夏侯天霸的当今太后?

  夏侯雄情不自禁地张开了嘴,惊异得几乎发出声来!这时从黑暗中伸过来一只手,紧紧地捂住了夏侯雄的嘴。夏侯雄看见了黑暗中闪着精光的一双眼睛,那么熟悉,夏侯雄认出了捂住自己的嘴的人正是几个时辰前在酒楼前分手的许影!

  有诗曰:

  

  刀光剑影江湖豪,

  偏有污泥浊水淘。

  吴钩锋利何处使,

  斩尽魍魉尽逍遥!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在下给您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