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九回  号角又响兵发月台    兄弟相聚情谊正浓
140/435

第一三九回  号角又响兵发月台    兄弟相聚情谊正浓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韦言与吴天虎一夜长谈,了解了吴天虎也是一个豪爽血性的汉子。韦言把吴天虎留下来实际上也是出于一仁之念:沙场生死难料,万一天虎有何闪失,吴飞飞一个孤女今后的日子愈加艰难。韦言自己与远在异处的妹妹难以团圆,所以他不愿看到吴天虎和他的妹妹与自己一样。

  韦言这段时间对马耀宇也有了大致的了解:草莽、粗鲁,但胸怀大志,豪爽义气,能从善如流。他相比较向飞的表面豪爽,实际上阴鸷、残暴而要让人放心许多。韦言只衷心希望马耀宇能如此下去,带领他们完成推翻暴齐、一统天下、黎民百姓安居乐业的大业。

  闲话少叙,书归正传。

  却说韦言辞别了马耀宇大将军和章潇先生,率一万先锋大军踏上了西征的最后一段征程。

  号角凄厉,马蹄声碎。

  寒风凛冽,雪花飘舞。

  经过大半日,大军已经抵达月台城下。

  伟岸的月台城被银装素裹,这时就像一头卧在雪地里的雪豹,随时可能会张牙舞爪地扑过来。

  韦言骑在马上仰望城头,旌旗在寒风中猎猎招展,刀枪排列,只不过上面落满了积雪。一道“免战牌”高挂城头。

  韦言看看天上彤云密布,把天色蒙盖得十分灰暗,鹅毛般的雪片倾泄而下,覆盖大地万物一片洁白。此时、此地不宜开战。韦言命大军离城约退四五里扎营。

  军士在扎营时,韦言亲自督促他们在周围堆砌积雪,然后再浇上水。他告诉军士们,明日一早它们会变成比钢铁还坚硬的城墙,军士们表面上唯喏称是,心里皆半信半疑。

  韦言再命龚亮把司马虹、韩开江、彭先、杜飞、李春阳、秦韬、于松、沈洞天、刘庄、欧阳崧等诸位将军请来中军,划定了各部驻扎、防守的地段,严防今夜有敌军劫营,最后特地叮嘱诸位将军要关注士兵们及马匹的防寒保暖,尽量避免非战斗性减员。

  韦言调度布置妥当,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傍晚,韦言与龚亮在帐内暖了几壶酒,就着几碟小菜边呷酒边闲聊,龚亮尽对韦言聊些江湖上刀光剑影、怨恨仇杀之事,龚亮聊得起兴,韦言听得高兴。二人正酒到深处、聊得入港之时,门帘掀动,齐如雪和夏侯雄两位拜弟进帐来了。

  龚亮知道韦言与齐如雪、夏侯雄是结拜兄弟,担心自己妨碍了他们之间的谈话,找了个借口就出去了。

  韦言见两位兄弟进来也十分高兴,抬抬手笑着拍拍身边的椅子说道:

  “二位贤弟请坐,陪愚兄饮几杯。”

  齐如雪坐下来,却毫不客气地夺下韦言手中的酒杯言道:

  “大哥,小弟这几日眼见你忙军务、操持马大将军的婚事,早起晚睡,现在又酗酒,就是铁打的身子也经不起这般打熬的!”

  韦言禁不住笑着说道:

  “我的飘然贤弟有些娘娘腔了,竟操心起愚兄的日常起居。”

  齐如雪觉得自己蒙着的面皮后的俏脸有些发烫,她分辩道:

  “我是受雁慕云公主的委托,监督大哥你的日常起居,小弟我曾答应要还一个好好的大哥给她的!”

  “好的,愚兄我听贤弟的就是了!”

  韦言温暖的大手亲热地拍了拍齐如雪的肩膀,齐如雪想躲闪却心中又不舍,半歪着身子承受了,只觉得从韦言那双大手心里发出的热量霎时间传遍了全身,面皮后的俏脸更加滚烫!

  韦言对这个“飘然贤弟”心怀内疚和感激,毕竟这个“贤弟”曾经舍身救下自己而身受重伤,所以他对这个“贤弟”的话十分听得进。

  夏侯雄则问韦言道:

  “韦大哥,你还是我们俩的师兄,因为我们出于同门,习练的都是'九转神功'。小弟我有一个问题向大哥请教,我和二师……兄前些日子自从饮了蟒血后'九转神功'的功力皆精进到了八成,而这一端时间功力却都徘徊不前,请问是何缘由?”

  韦言想了想道:

  “数年前,我父亲指导我习练'九转神功'时说到个这个问题。他说习练一到八成的功夫是循序渐进即可,可是从八成进到九成是道坎,再进到十成是一道更大的坎,必须有像你们饮蟒血或别的什么机缘相助方能过坎。你们二位贤弟遇到了愚兄我算是你们的又一次机缘,我这里有一本《舒心经》,可助你们俩在不长的时间里过坎。”

  韦言于是把他在成国的飞来山上的佛寺里遇见歹徒欺凌雁慕云公主,方丈挺身相救,但遭歹徒暗算,韦言出手救下方丈、严惩歹徒,后来方丈赠《舒心经》作谢的经过讲述给了齐如雪和夏侯雄听。

  夏侯雄问道:

  “大哥,你把《舒心经》给了我们,你如何练功?”

  韦言爽朗地言道:

  “我已经把这本经书记诵下来了,再说我的功力已经到达十成,主要是不断复习巩固。目前我常常在琢磨如何把《舒心经》的功法与'九转神功'巧妙地结合,把'九转神功'发挥到极致,天下无敌!你们拿去吧,我有时间会指点你们的。”

  齐如雪和夏侯雄对望了一眼,二人都被韦言的至诚无私所感动。韦言从怀里拿出《舒心经》的薄册交到齐如雪的手里,郑重地叮嘱道:

  “这样的武功秘籍在我们侠义之士手里倒无妨,却千万不能让它落在居心叵测的歹徒手中,那会祸害江湖的。所以飘然贤弟一定要保存好,最好是像愚兄记在脑子里。”

  齐如雪点点头说道:

  “小弟记住了大哥的叮嘱。”

  三个“兄弟”谈得正高兴,韦言征得了齐如雪的同意,斟满酒与二位“义弟”痛饮。

  有分教:

  

  同门学徒,神功惊江湖。

  结义“弟兄”,情谊满心胸。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