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三回  韦将军微服巡城池     父女俩酒楼放悲声
124/435

第一二三回  韦将军微服巡城池     父女俩酒楼放悲声

  列位看官,话说韦言在月台城里救出被枫旷扣为人质的众将军的亲眷,路过洪涛城时,被卫军守将韩开江阻拦。韦言请出也被救出的韩开江的父母,深深感动了韩开江,韩开江决定向韦言投诚,鄂军未费吹灰之力进驻洪涛城。

  韦言在城内设下中军帐,命司马虹派人妥善地暂时安置好剩下的二城一关守将的亲眷们。这时韩开江特地前来向韦言请命,他马上亲自去说动贵甲城的“赛孙武”欧阳崧、赤松城的“银环蛇”刘庄、真武关的“三尺锋”沈洞天前来投诚,并与他们的亲人团聚。

  韦言一听大喜,为防止韩开江有闪失,他命龚亮挑选并带领十几个原“斧头帮”里武功精绝的兄弟作为韩开江的贴身护卫随行。

  这天下午,韦言与司马虹脱下戎装,带了几个护卫,都作江湖豪客打扮,在洪涛城里访察民情,检查军纪。

  时值初冬,阳光淡薄,北风肆虐。洪涛城里的街道上有不少的百姓不惧寒冷在外行走,不时有手执刀枪的士卒巡逻。街上的秩序井然,酒肆、茶楼、饭馆、商铺照常营业,随处墙壁上可见张贴的“约法三章”。

  “不错。”

  韦言回头对司马虹表示自己的满意。

  他们在整个城里转了一大圈,既觉得身子寒冷,又感觉有点饿了。这时韦言抬头看见了一座酒楼,上有“聚仁楼”的牌匾,就对司马虹等笑道:

  “我等几个斗胆地做一回仁者,上楼聚一聚。”

  一行人于是进入了楼厅。一楼柜台后的店家看见这几个人身佩宝剑,气度不凡,连忙满脸带笑,点头哈腰,吩咐伙计把韦言等人引到楼上。

  楼上很宽阔,摆下了二三十张桌子。韦言看见靠南边窗前的一张桌子周围,坐着上十个身穿鄂军服装的军士模样的人正在喝酒。也许他们喝了一会儿了,个个的脸都红扑扑的,在那里高谈阔论,其中一个正用大嗓门说话、舌头有点打结的人说的话引起了韦言等人的注意。他说道:

  “不是我……不是我老贺说大话……那韦言今天……今天声名远播……威风……威风八面,还不是……靠了我老贺……救了他的命……命……可是到了今日还没提拔我……忘恩……负义……”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军士接口说道:

  “老贺,韦将军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人,他是太忙了,他是先锋大将,要身先士卒,要谋划军事,还操心一万多人的衣食住行哪!”

  姓贺的士卒手在空中一划拉,愤声道:

  “你许老五别……别替姓韦的说话……反正他……忘恩负义!”

  韦言身边的一个护卫一拍桌子,起身欲过去,被韦言含笑给拦住了。

  韦言已经想起来了,这个姓贺的名叫贺小虎,在二十天前自己率军攻进天隘关城的时候,那陈书文派来的刺客混在鄂军士卒中从背后向韦言偷发毒镖,被贺小虎舍身相救,他身负重伤,是韦言用秘制的金疮药给他医治的。说老实话,这二十天忙得韦言的确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韦言正思虑间,伙计已经把热腾腾的酒菜端上了桌。司马虹对韦言道:

  “韦将军先请。”

  韦言道:

  “大家不要拘礼,随意用吧。”

  他说着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司马虹等人方开始进食。

  这时候,从楼梯上来两个人,大家一看是卖唱的。

  他们两人可能是一对父女,女孩儿顶多十五六岁,虽然是衣着简朴,但掩盖不住她的天生丽质,尤其是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顾盼生情。男人四十岁上下,怀里抱着一把月琴。可能是生活艰辛,他的头发已经花白,脸上刻有许多皱纹。

  贺小虎看见了这对父女眼睛一亮,向两人招手道:

  “过来……给爷爷……唱一曲。”

  卖唱的父女二人怯怯地走过去,做父亲的不停地强笑着向众军士拱手致礼,女儿则给众人不停地曲膝道福。

  老人稍稍一调琴,女孩儿随着琴声婉转地吟唱起来:

  

  风潇潇兮,

  草枯黄;

  天苍苍兮,

  路漫漫。

  一步一回头兮,

  心儿忧伤。

  不见了村头的老榆树,

  更不见我衰老的爹娘。

  每日在流浪,

  每晚在怅望,

  离家越来越远兮,

  不知哪年哪月,

  才能再见我的爹娘!

  

  琴声凄惨,歌声悲伤,唱到最后两句,女孩儿姣好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珠。

  两张酒桌上的将士们不由得都听痴了,这些个成天在沙场喋血、久离家乡的铁血汉子们眼前自然地浮现出家乡的情景、爹娘的身影,许多人眼眶里已经饱含泪花了……

  有一首《南乡子》曰:

  

  思家乡,想爹娘,男儿如何无情肠?

  只盼早日止兵戈,解戎装,奉养双亲膝承欢。

  

  欲知父女俩的这一段情凄意真的清唱小调引出了接下来的如何一场事故,且听下回再为看官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