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回   细搜寻众亲眷获救     运神功厚重门大开
122/446

第一二一回   细搜寻众亲眷获救     运神功厚重门大开

  列位看官,话说韦言率五十名军士潜入月台城,自己与龚亮飞身进入枫旷大将军府的内宅,遇向飞身边的红人陈书文正欲对吴天虎的妹妹吴飞飞施暴,韦言、龚亮出手阻拦,韦言并用铁莲子重伤陈书文,陈书文惨嚎着落荒而逃。

  却说龚亮当下担心地问韦言道:

  “韦将军,您伤了他,不怕他在向大将军面前恶意中伤您?以后恐怕……”

  韦言冷笑着道:

  “你刚才没有听见吗?我即使没有招惹他们,他们已经就把我当成了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我索性就与他们撕下面皮了!”

  这时候,两个人身后女子“嘤嘤”的哭泣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韦言回过头来,看见吴飞飞蜷缩在一卷被子里,面容姣美,梨花带雨,说不尽的千般风情。韦言抚慰她道:

  “吴小姐请勿伤悲,韦某与龚将军马上就会救你回到你哥哥的身边。”

  吴飞飞渐渐止住了哭声,一双秋波盈盈的大眼睛不停地打量着韦言。韦言柔声问她道:

  “吴小姐,你可知附近三城一关的守护将军的亲眷被枫旷软禁在何处?”

  吴飞飞答道:

  “他们都在附近几间屋子里,老人、妇孺皆有。”

  韦言转头命龚亮道:

  “龚将军马上向墙外发信号!”

  “是!”

  韦言与龚亮走出屋子,东方已经发白,府邸前院传来喧嚣声。

  龚亮随即向墙外发出冲天火信号,不久,墙外待命的二十余名军士来到屋外。韦言命他们道:

  “我们要救的老弱妇孺皆在附近几间屋子里,约一二十人,你们进屋寻觅到后,每个人用棉被卷一人捆绑在背后,再运轻功赶路。中途劳累再由另二十余弟兄接替你们背驮,明白否?”

  “明白!”

  “敌人已被惊动,天也亮了,赶快行动!”

  二十余名军士随即进周围屋搜索,过不久几乎个个身后捆背着一个人出来,那些人脸上皆露惊恐之色。

  韦言上前逐个好言劝慰他们:

  “各位勿要害怕,我乃鄂国西路军先锋大将韦言,你们守城的亲人已经归降了我,我是受他们的委托前来救你们回去的!”

  人们的惊恐情绪此刻才得缓解。这时,龚亮出屋来忸怩不安地向韦言禀道:

  “禀韦将军,那位吴飞飞小姐……死活不让卑职背她……她指名要将军您背。”

  韦言稍稍皱眉头,无可奈何地说:

  “龚将军你把她抱出来,我亲自背吧。”

  稍后,龚亮抱出用被子卷着的吴飞飞,她张扬着一双白玉般的胳膊,哭泣着喊道:

  “我只要韦将军背!他武功高强,我安全!”

  韦言苦笑地摇摇头。这时龚亮已经把吴飞飞绑定在韦言的背后,这吴小姐竟破涕为笑,满头乌丝倚靠在韦言的后背上了。

  韦言一手握着剑,一手一挥下令道:

  “走!”

  他第一个运轻功跃上屋顶,龚亮带着二十余军士随后跟上。一行人越过几个屋顶,在后墙攀绳出墙,与早已等待在墙外的另外二十余军士会合,像旋风般地直奔城门口。

  枫旷大将军府里突起骚乱,加上城楼上被方才韦言点穴的几个士兵被前来换岗的士兵发现,城楼上已经响起了警号,城里各处的兵马正在向城门赶来,情况十分紧急!

  恰在这时,韦言远远地看见一大队卫军士兵骑着高头大马奔城门而来,似乎发现了韦言这一大队人。韦言当机立断,喝令道:

  “背上驮人的都跟着我与龚将军直奔城门,吸引他们的注意,其余的埋伏在道旁突袭这队骑兵,抢夺他们的马匹!”

  两队人随即迅速地分开,韦言这一队奔到城门口,听见后面一阵喊杀声,他们回头看,鄂军士兵偷袭得手,歼灭了追来的卫军骑兵,抢夺了许多马匹。

  龚亮望着厚实的城门,粗大的铁闩,问韦言道:

  “韦将军,城门厚重,时间紧迫,如之奈何?”

  “你们都闪开!”

  好一个韦言,也来不及放下背后的吴飞飞,默运“九转神功”在双掌,立马步,俊目圆瞪,怒喝一声:

  “啊哈!”

  在吴飞飞的尖叫声中,在场的人耳朵被这一掌震得嗡嗡作响,只见厚实的城门木屑、铁片横飞,厚重的城门赫然被击出了两个大洞!龚亮扑身上前,挥起两把锋利的钢斧,也大喝一声,砍断了铁闩,城门被打开了!

  这时后面的鄂军士兵牵着马匹赶上来,韦言、龚亮等也骑上马,急促的马蹄踏着晨露而去。

  有分教:

  

  侠客豪情,龙潭虎穴闲游信步;

  掌上风雷,铁壁铜墙灰飞烟灭!

  

  欲知韦言这一行人是否能顺利地回到白安城,且听下回再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