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0章 生好感宫中认义女     念亲情如雪尽孝心
111/434

第一一0章 生好感宫中认义女     念亲情如雪尽孝心

  列位看官,话说齐如雪乔装入宫给雁慕云公主治病,通过望、闻、问、切,诊断出公主因长期忧思成疾,心胸郁结,精神抑郁。齐如雪对症施妙手,投药解郁积,运功通气血,吟诗娱精神,不到半日,就调理得病势沉重的慕云公主焕发精神,食欲大开,博得成威王和王后对齐如雪的妙手回春交口称赞,使天真烂漫的公主对齐如雪顿生亲近之感。

  却说慕云公主当即要求父王和王后,能把齐如雪长期地留在她身边。成兴王和王后皆用恳切的目光望着齐如雪说道:

  “不知阿雪姑娘意下如何?”

  齐如雪初见慕云公主即为她的美貌震撼,顿生好感;又因她的玉体纤弱,心生同情;探知了她的病因,更为她的痴情所感动。再则齐如雪面对两位仁厚、慈祥的老人,也不忍太拂他们的好意,于是她点点头禀道:

  “民女愿意经常侍奉公主。但民女毕竟深谙岐黄,志在悬壶济世,造福天下苍生,所以大部分时间还是要云游天下,望大王、王后体谅!”

  “好!”

  成兴王闻言击掌称赞。他含笑说道:

  “前些日孤王认识了胸怀天下、仁德仗义的韦言将军,今日又认识了心怀黎民、医术高明的阿雪姑娘,十分幸甚也!”

  成兴王一语提到了韦言,齐如雪心中更是万般柔情,那边的慕云公主的目光也是含情脉脉。

  王后娘娘对齐如雪招招手,齐如雪来到娘娘座前。王后含笑打量了几眼齐如雪,问道:

  “姑娘好一副窈窕的身段,模样也端正,有多大了?”

  齐如雪蹲蹲身老老实实地答道:

  “民女今年已满二十。”

  王后慈祥地问:

  “先闻你说你父母仙逝,我心中痛惜,我愿认你为义女、我女儿慕云的义姐,你愿否?”

  慕云公主终是小孩脾性,天真烂漫,拍手笑道:

  “啊耶,慕云从今有了一位姐姐耶!”

  齐如雪凝望王后娘娘的慈目,依稀看到母亲薛韵梅的身影,感激涕零,美目含泪,盈盈下拜道:

  “感激义母娘娘不嫌弃民女!”

  成兴王沉吟片刻后道:

  “阿雪姑娘,冰雪聪明,孤喜欢你的名字。孤就以你的名为号,赐你冰雪公主的封号吧!”

  “感谢义父王赐号。”

  齐如雪又盈盈下拜。

  王后吩咐慕云公主道:

  “慕云女儿来拜见义姐。”

  清荷扶着慕云公主过来拜见道:

  “慕云拜见姐姐。”

  慌得齐如雪也蹲身拜见道:

  “阿雪拜见公主妹妹!”

  清荷也给齐如雪伏地磕头参拜道:

  “奴婢清荷拜见冰雪公主!”

  齐如雪连忙扶起清荷。

  王后娘娘从自己的发髻上取下一支双风栖枝金钗,亲手插在齐如雪的发髻上,亲切地说道:

  “义女呀,此金钗有两支,乃我当年嫁进宫中,我母亲赠我的陪嫁之物,一支在你义妹慕云的头上,这一支就赠给你了。”

  “阿雪谢谢义母后大恩!”

  齐如雪更是感动,伏在地上已经泣不成声了。

  清荷过来扶起齐如雪,齐如雪的美目泪痕尚在,却对成兴王和王后娘娘道:

  “禀义父王、义母后,冰雪无以为报,请为二老印脉,以求二老贵体安康!”

  “难得义女一片孝心也!”

  成兴王和王后对视一眼,皆含笑点点头。

  成兴王伸出左手、王后伸出右腕于两座间的案几上,清荷端来凳子,又在成兴王和王后的手腕下放上软垫。

  齐如雪端坐,把左右手指分别轻搭在成兴王和王后的脉搏上,屏心静息,仔细诊询。良久,她满脸轻松,微笑着对成兴王和王后说道:

  “义父王、义母后的贵体九分康健,女儿心中非常欣慰!只是父王晨起有点干咳,母后夜晚睡觉不十分安枕,多梦。女儿略输点真气给二老通经活血,再给二老服女儿独家秘制的药丸,三日内二老将恢复到十分康健!”

  成兴王与王后对齐如雪的诊断十分钦佩。成威王道:

  “孤果然是每日晨起有点干咳,但无痰。”

  王后道:

  “我是每晚睡觉不宁,多梦,尤其是慕云女儿病后更是如此。难得冰雪女儿医技高超,略一诊脉就找准了我与大王的病症。”

  齐如雪伸出玉指,默运“九转神功”于指尖,遥点成兴王的“肩井穴”与王后的“玉枕穴”,输入真气清除二老体内的病灶,再从药箱里拿出两粒小药丸,在小盏中化成水给二老服下。

  成兴王和王后一个时辰后即觉身体清爽,更加钦佩齐如雪。

  下午,齐如雪又一次运气给慕云公主通经络,督促她服药,眼见上午还十分苍白的脸,现在泛起了迷人的红晕,晚餐慕云公主喝了整整一小碗小米鸡茸粥,胃口渐开了。

  夜晚,慕云公主邀齐如雪姐妹同床抵足夜谈。但是齐如雪考虑到今天慕云公主经过了两番治疗,所耗体力过大,夜晚应该安枕休息,所以婉言谢绝了公主的邀请。

  夜深,万籁俱寂,只有夜风轻轻叩打窗棂。

  齐如雪盘腿而坐,修习现在已近八成的“九转神功”。真气在体内各条经络里鼓荡运行了九转,齐如雪只觉得浑身精力充沛,耳聪目明,白天所有的辛苦霎时得到了恢复。正在这时,她默察觉窗外有夜行人衣袂磨擦的声音,越来越近。

  “不好!”

  齐如雪首先想到隔壁房间睡下的雁慕云公主。她在乔装来宫中时,把长剑交给了夏侯雄保管,现在只在袖中藏了一把护身的短剑。

  齐如雪紧握短剑,打开自己房间与公主房间相通的门,见房中只有两根蜡烛闪烁,公主已熟睡,宫女清荷坐在小凳上,头伏在床沿也进入了梦乡。

  齐如雪赶快轻轻把公主和清荷唤醒,对清荷说道:

  “清荷照料好公主,现在窗外有夜行人袭来,不知是何人,待我出去看看!”

  齐如雪说着,一口吹熄了蜡烛。恰在这时,一张脸贴在了窗扇上。

  齐如雪清叱一声:

  “什么人,好大胆,夜闯宫闱!”

  齐如雪一纵身,轻如雨燕,穿窗而出!

  雁慕云公主和清荷都惊呆了,道:

  “冰雪公主原来是天上的仙女,会驾云飞翔!”

  有分教:

  

  孤女失亲,宫中又认父母姐妹,满心慰藉;

  夜半声响,禁内有人图谋不轨,暗藏杀机!

  

  欲知夜行人是何等人,擅闯宫禁意欲何为,且听下回为列位看官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