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回  药倒父亲脱樊笼     才离华山遇险峰
100/430

第九十九回  药倒父亲脱樊笼     才离华山遇险峰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齐啸岳从山下配药回山后,强逼女儿齐如雪与徒儿夏侯雄成亲。齐如雪假作答应父亲,在去齐啸岳的房间里取酒时,偶然发现了父亲平时常用的配药箱,于是灵机一动,从箱中盗得“酥软散”和解药,把“酥软散”投入酒坛中拌匀,自己和夏侯雄先服下解药。

  齐啸岳居然没有生疑。当他看到女儿与爱徒拜堂后喜不自禁,开怀痛饮,不觉酩酊大醉,因中“酥软散”毒,武功也暂失。

  却说齐如雪看见齐啸岳的醉态,善良的她心存歉疚,跪倒在父亲面前放声大哭,夏侯雄木讷,不知怎么去劝,只有也站在一旁垂泪。

  齐如雪好不容易收住悲声,她向父亲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夏侯雄见状也赶紧跪下向师父磕了一个头,然后把齐如雪从地上扶起身。夏侯雄这时看她,美目红肿,脸色苍白,梨花带雨,心中兀自怜爱不已,可又不敢轻易表示。

  齐如雪对夏侯雄言道:

  “师弟,事已至此,无可挽回,我们赶快收拾东西下山寻找韦大哥,再过两个时辰父亲会清醒过来,武功恢复,你我再想走就千难万难了!”

  夏侯雄回答道:

  “是。”

  齐如雪与夏侯雄当即匆匆收拾行装。齐如雪又去了一趟父亲齐啸岳的房间,把药箱子里的各种珍贵的金疮药、补药、“敌百毒”、“酥软散”等和解药,都卷在一个大包袱里。

  齐如雪倒尽药物后,发现底层有写着《九转神功功法》、《九转秘传剑法》字样的手抄小册子,她也一并放进包袱。

  齐如雪把大部分金银留给了父亲,回自己房间收拾了细软首饰和一些碎银两,都放进了包袱系好,然后背上包袱,去母亲薛韵梅生前住过的屋前拜了三拜,回到了前面。

  夏侯雄这时也收拾完行装,正等着齐如雪,他身后也背着一个小包袱。夏侯雄看见齐如雪又贴上了数月前在吴县小客栈时装扮的“齐飘然”的面皮,一身男子装扮。夏侯雄腰插双钩,他把长剑拿在手里对齐如雪道:

  “师姐,这一路赶路且让小弟帮你拿着,你身体还没大好呢。”

  “谢谢师弟。”

  齐如雪的确感激夏侯雄的细心、关心、照料,以及对自己真挚的爱,但是自己从来都是把他当作弟弟看待,没有男女方面的一丝想法。她的一颗芳心已经系牢在韦言的身上,有时候她独自想起来对夏侯雄还是有所歉疚的。

  齐如雪抬头看看天色,对夏侯雄说道:

  “天色不早,还有一个时辰父亲就会醒过来了,咱们快走吧!”

  齐如雪和夏侯雄随即连夜择路下山。齐如雪对夏侯雄道:

  “咱们施展轻功吧!”

  夏侯雄惊喜地问:

  “师姐行吗?你的伤……”

  齐如雪答道:

  “我的伤我心里有数,只要不太累着就不妨事。咱们要抓紧时间,赶快脱出险境!”

  齐如雪和夏侯雄于是施展“踏雪无痕”的轻功,虽然齐如雪身形略显迟滞了一点,但仍可说是“风驰电掣”,比普通人的脚力不知道快了多少倍!不到一个时辰,眼看二人就下了华山。

  师姐弟又攀上了一座险峰,这时天刚刚亮。夏侯雄回头看了看,齐如雪离他距离有点远。他等着师姐跟上来,见她微微在喘息,就对她说道:

  “师姐,咱们在山头歇息一会吧。”

  “好的,我感觉累了,也饥了,吃点东西歇息一下。”

  齐如雪同意了。

  夏侯雄找到一个避风之处,安置齐如雪坐下,然后关心地问她:

  “师姐,师弟是否运功为你疗疗伤?”

  齐如雪摇摇头道:

  “谢谢师弟。现在不用了,我只要自己每日运功治疗,每日坚持吃药,不多日就会大好了!”

  二人吃了点干粮,喝了几口水,又扯了几句闲话。夏侯雄见齐如雪精神焕发了,即对她说道:

  “师姐,咱们赶快赶路吧,这里毕竟离华山比较近,我心里还不踏实。”

  齐如雪点头,她从夏侯雄手里接过宝剑插在背后。他们收拾好行装,继续赶路了。

  二人刚刚转过山口,正要择路下山,忽然远远看见一个人坐在悬崖边抱着酒坛在喝酒。

  他们走到跟前,待那人放下酒坛,他们一看见那张阴森森的脸不由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脚下都定住了,那人分明是他们的父亲和师父齐啸岳!

  齐啸岳钢牙紧咬,好半晌终于从牙齿缝里蹦出了一句话:

  “你们两个小贼,两个不孝的儿女,你们倒是逃呀,看看能否逃出如来佛祖的手掌心也!”

  这才是:

  

  满心欢喜,挣脱樊笼,两只黄雀欲冲天;

  十分忿恨,竭力阻拦,一块巨石拦去路。

  

  欲知齐如雪和夏侯雄能否逃得出齐啸岳的掌控,且听下回再为看官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