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回  苦无计故人相助     来投军壮怀激烈
81/435

第八十回  苦无计故人相助     来投军壮怀激烈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韦言奉马耀宇将令,率五千人马为第二路西征军的先锋,一路西行,被西征路上的第一道关隘天隘关拦住去路。天隘关据险而建,城高墙厚,大齐守将司马虹骁勇且多智,与韦言首日交战略受挫后,即闭关不出,欲使鄂军缺粮自乱。

  入夜,韦言带二卫士夜巡营房,听见了军士们的议论,知道军心有些不稳。回到中军帐后,心中不免有点焦躁,竟思量是否凭自己一身的绝世武功,夤夜去独取司马虹的项上人头。

  韦言正踌躇间,闻报帐外有自称故人来访。韦言惊喜:

  “难道是我结义的齐飘然、夏侯雄二位贤弟来助我?”

  韦言连忙命卫士:

  “赶快有请!”

  稍顷,帷幕被掀开,一位年约三十余岁的黑塔般的大汉,后腰插两柄短斧,进入帐内,对韦言拱手为礼道:

  “草民龚亮拜见韦将军!”

  “龚亮?”

  韦言一愣,他搜索记忆,自己从未认识过此人呀,如何称为“故人”?“”

  韦言沉吟时,自称龚亮的人抬起头,韦言这才猛然记起,二十多天前,在吴县郊区的校武场上,参加向飞的比武招贤,自己力挫群雄,最后独剩下这个大汉。面对他的双斧力大势猛,自己巧施“九转神功”,以柔克刚,使他弃斧认输掩面而走(见拙文第十二回《美侠女痴心系情郎   勇剑客艺高占鳌头》)。

  韦言虚抬抬手,微笑道:

  “原来是足下,可真乃故人也。”

  龚亮道:

  “韦将军终于记起草民了。草民此来有二:一是感激那日在校武场将军的不杀之恩,深有武德,只点到为止;二是今日来想投于将军麾下,以圆草民从军之梦也!”

  韦言没想到龚亮看上去似一粗鲁之人,但说起话来如此有条理。他忍不住多问龚亮几句道:

  “足下年轻力壮,武功高强,何不凭一身本事开山收徒、护财走镖、看家护院,还能江湖扬名,图个酒饭充足,娶妻养子,何必要走喋血沙场、马革裹尸这条路呢?”

  龚亮闻言一脸激愤,慨然道:

  “韦将军此言差矣!当今乱世,男子汉大丈夫当挺身而出,仗剑执钩,驰马天下,建功立业,博一个封妻荫子,青史留名!何如一家雀,只图己身安逸乎?愧有男子之身也!若将军有此念,是草民错看将军了,当告辞!”

  韦言闻言肃然起敬,连忙拉住他的衣袖道:

  “韦某刚才之言是试足下,有污足下之耳,韦某致歉了,请足下就座!”

  龚亮此时脸上怒色方消,二人随即就座。韦言问龚亮道:

  “足下如何在此处现身耶?”

  龚亮答道:

  “那日草民吴县与将军比武后,不仅钦佩将军的武功,更钦佩将军的为人,知将军绝非久居人下者。所以草民一直关注将军的行踪,一直关注到此处。而此处天隘城乃草民的家乡,数年前因不堪家乡豪强的欺诈,一斧头砍死他后上了附近的天隘山,开山创立了斧头帮。今闻将军率军攻关,草民算定将军肯定会遇到疑难,所以特地赶来相助!”

  韦言闻言大喜,离座重新要与龚亮见礼,慌得龚亮连忙拦住韦言。

  龚亮问道:

  “我想韦将军一定是在为天隘关城高墙厚、久攻不下烦恼吧?”

  韦言抚掌道:

  “知我者龚亮也!请问足下有何良策?”

  龚亮回道:

  “我们斧头帮数十人盘踞的天隘山在天隘关的背面,离关约四五十里,我们常在这里出没,知道从天隘山到天隘关有一条难行的羊肠小道相通。草民我立即赶回天隘山,率我手下的门徒从背后奇袭天隘关,我与将军约定明日天亮辰时(早晨7点)燃烟为号,将军看见烽烟后即率军攻击关门,我率人力争杀散守关军士,打开关门,我们里应外合,定能成功!”

  韦言闻言大喜,连叫“好计策”!

  时已午夜三更,龚亮当即辞别回山。韦言便命卫士传令下去,命全军悄悄埋锅造饭,吃饱后准备天亮攻关。

  有一首《如梦令》曰:

  

  峻岭削峰险要,雄关盘踞拦道。空有啸天剑,难劈龙渊虎牢!莫愁,莫愁,天降故人驾到!

  

  欲知天亮后韦言如何与龚亮里应外合拿下天隘关,且听下回为看官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