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回  猫戏鼠惺惺作态      借怪风反客为主
76/435

第七十五回  猫戏鼠惺惺作态      借怪风反客为主

  列位看官,话说夏侯雄在师姐齐如雪的屋门口听师父齐啸岳讲述到,当年齐啸岳偷听了魏杰与师母薛韵梅的谈话后,怀疑二人还有旧情,竟假托第二日是自己的诞辰,欲在寿宴上药倒魏杰,然后取其性命。

  却说齐啸岳对齐如雪叙述道:

  “父亲我知道当时自己的武功略逊魏杰一筹,而且魏杰尤其机敏狡诈,我要对他贸然发难,胜算不太大,所以父亲我决意智取他!于是我假说第二日是我的诞辰,邀他当日夜晚来赴寿宴。

  为了防你母亲与魏杰通消息,我一天都严密监视着你母亲。我将'酥软散'藏于指甲中,准备伺机弹入魏杰的酒杯里。

  我以为我的计划天衣无缝,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天助魏杰那厮,加上那厮极度狡诈,父亲我最后功败垂成了!”

  齐如雪讥诮她父亲道:

  “也许是父亲您的所作所为有违天意,上天在惩罚您吧!”

  齐啸岳又在咆哮:

  “非也!老夫不信什么天意,只信人力、智力!只是父亲我当时的人力、智力稍不如魏杰罢了!”

  夏侯雄这是听到在这之前目空一切的齐啸岳,今天彻底认输的话。

  齐啸岳似乎喝了一口水,他润了润嗓子继续说道:

  “夜幕降临,父亲我当时和魏杰都在草棚中的酒桌前坐定。你母亲当时假作逗弄睡在摇篮中的女儿你和雄儿,目光却焦虑地斜睨着我和魏杰。我知道你母亲在为魏杰着急,却又不敢发声来救魏杰。我当时心里十分得意,我就是喜欢玩这猫戏耗子的游戏,我感到满心愉悦!”

  “父亲,您真是有点变态,虐待狂!”

  齐啸岳没有理睬齐如雪的指责,继续说道:

  “我端起面前满满的一杯酒,魏杰见状也端起了他面前的酒杯,我对他道:

  '魏杰师弟,我们共同来为在华山上开创新事业,为华山剑派的开山创立以及愚兄的生辰,干一杯!”

  魏杰也举起酒杯祝道:

  '属下也为太子殿下的生辰寿诞干一杯!'

  就在魏杰酒杯欲沾唇时,偏偏在这时忽然刮起一阵怪风,呼啸着从外卷进草棚,顿时迷住了我的双眼。我赶快放下酒杯去揉眼,我瞥见魏杰似乎也放下了酒杯揉眼。过了片刻,风方停歇,魏杰对我笑笑说:

  '华山高峻,入夜常刮怪风,殿下受惊了。'

  我又端起面前的酒杯,强笑着说:

  '不管它怪风,咱俩喝酒!干杯!'

  '喝酒!干杯!'

  魏杰端起酒杯,对我微微一示意,仰脖一饮而尽!我不禁在心里暗暗地冷笑!

  我也略喝了几口酒。你母亲这时走过来,给魏杰又斟上一杯。我在心里说:姓魏的,你就喝吧,你越喝得多,药性发作得越快!

  酒过三巡,我估摸酒中'酥软散'的药性即将发作,我想尽情地羞辱魏杰一番,故意招手命你母亲过来,然后让她另倒了一杯酒,我命你母亲说:

  '你不是与魏杰情投意合了十几年吗?本太子今夜特许你去与你的杰哥喝合欢酒,你意下如何?'

  你母亲的脸顿时变得煞白,她端着酒杯的手在颤抖。然而坐在我对面的魏杰似乎没有听见,一杯又一杯地自酌自饮。

  我继续对你母亲发泄我的怨恨说道:

  '薛韵梅,你这贱婢,我堂堂大齐太子,你嫁给我辱没了你吗?你却常与这个姓魏的小伴读眉来眼去,自甘堕落,无耻!'

  '是吗?'

  魏杰闻言站起身,一把夺过你母亲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他嗤笑地盯着我道:

  '姓齐的,你现在是太子吗?你只不过是拔了毛的凤凰,狗屁不是!你心胸狭窄,阴险狠毒,用卑鄙无耻的手段霸占了韵梅妹妹,你才真正的自甘堕落,极其卑鄙无耻!我魏杰恨自己没有早下决心离开你!'

  我嘲笑他道:

  '你有本事现在离开呀,你离得开吗?'

  魏杰'哈哈'地一阵狂笑,笑声震动得草棚簌簌发抖!

  魏杰笑罢朗声说道:

  '小爷我若想离开,量你也拦不住我!'

  '是吗?'

  我说着用手去拔剑,却无论如何也拔不动,只觉剑好沉重!我顿时感觉全身酥软无力,一股真气在丹田怎样也聚不拢来!我意识到:哎呀不好,我着了魏杰的道了!

  魏杰又是'哈哈'地一通狂笑,笑罢,他竟然用筷子点着我的鼻子道:

  '齐抚啊齐抚,有道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生命。你想用'酥软散'来算计小爷我,却反而算计了你自己!'”

  我这时目瞪口呆,不知事情怎么会发展到了这一步!

  有分教:

  

  计划周密,垂下金钩钓大鱼;

  斗智斗勇,布下罗网兜燕雀!

  

  欲知齐抚精心安排的计策如何被魏杰及时识破,魏杰后来又如何对待齐啸岳,且听在下下回给你细细分解。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