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回 假说生日暗藏杀机    威逼利诱酒中下毒
75/435

第七十四回 假说生日暗藏杀机    威逼利诱酒中下毒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夏侯雄在师姐齐如雪的房门外听到,师父齐啸岳下山订购建屋材料回山,偶然撞见魏杰与自己的妻子薛韵梅在一起诉说衷肠。心胸极度狭窄、阴暗的他认为二人旧情未了,他对魏杰顿起杀心!

  却说夏侯雄听见齐如雪正在厉声斥责她父亲:

  “父亲,您……您太阴暗,太残忍了,女儿我对你实在感到失望!”

  “可是我更对你母亲感到失望啊!”

  夏侯雄听见齐啸岳在咆哮。

  “女儿呀,父亲我当时以太子之尊娶了她,她不以此为荣,她的那颗心始终都不属意于我,却属意于我身边的一个小小的伴读魏杰!她既然无情,我也要无义!我一定要当着她的面羞辱她的情郎,杀死她的情郎!”

  “父亲,您真是太可怕了!”

  齐如雪绝望地在呼号。夏侯雄的心也感到一阵阵冰冷!

  屋子里沉默了好久。夏侯雄听齐如雪问齐啸岳:

  “父亲,您后来是怎么……杀死魏杰的?”

  门外的夏侯雄明白,魏杰并没有被齐啸岳给害死,齐如雪这是想把她父母亲与魏杰的恩怨情仇弄清楚。

  夏侯雄听见齐啸岳咬牙切齿地说:

  “魏杰,提到这个人的名字我就好恨,我真恨我当初没有亲手杀死他!

  那天父亲我偷听到了你母亲与魏杰的谈话后,平时我表面上丝毫没有表露对你母亲和魏杰的气恨,我把怨恨深埋在心底!相反地我对魏杰更和蔼了。第二天早上他向我问安时,叫我'师兄'而没有称'太子殿下',我都没有在意。我当时微笑着对他说:

  '师弟呀,今天是师兄我的生日,师兄与你韵梅妹妹今晚特备了几杯薄酒请师弟光临。'

  魏杰听了后十分惊喜地说:

  '啊,今天是师兄……太子殿下的诞辰,微臣理当前来祝贺,今晚微臣一定前来叨唠!'

  父亲我当时心里在暗暗地冷笑:哼,你来吧,我要亲手送你上黄泉路!

  我回去吩咐你母亲准备酒菜,说我今晚要与魏杰庆贺我的生日。你母亲有点吃惊,她迟疑着问我:

  '太子殿下,您的生日不是……'

  我阴沉着脸对她说:

  '你不许费话,按我说的办!'

  你母亲赶紧去忙去了,我盯着她婀娜的身影,心里又在冷笑:哼,薛韵梅贱婢,今晚让你亲眼看我怎样折磨死你的情郎!

  当夜,在进入临时搭建的草棚之前,我把当初征服你母亲的'酥软散'的粉末藏在我的指甲里,到时候我只要轻轻地朝酒杯里一弹,那魏杰就会着了我的道,他纵有上天入地的本事也没辙,看我到时怎样仔细地收拾他!

  为了防范你母亲与魏杰通消息,我几乎整整一天都让你母亲在我的视线以内,她在灶间做饭时,我抱着女儿你走到她身边暗示她说道:

  '如果你让我不高兴,我将让你一辈子见不到你女儿!'”

  “你真是一个狠毒的父亲啊!”

  夏侯雄听齐如雪在悲愤地斥责齐啸岳。齐啸岳却“哈哈”狂笑道: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父亲我一生最欣赏这句话!”

  他停住了笑,随后恨声说道:

  “父亲我恨自己太不狠毒了,否则我就不会失去太子位,不会失去今天的皇位,更不会与魏杰这个下贱的伴读斗智斗勇!”

  停了片刻,齐啸岳继续叙述道:

  “入夜,你母亲把酒菜上齐,父亲我坐定,你母亲在桌上放上一双一模一样的翡翠酒杯,并给两个杯子斟满血红的果子酒,恰好这时那魏杰进入了草棚。

  '对不起,让太子殿下久等了!'

  魏杰对我拱手说道。

  '师兄弟,不要讲这些虚礼罢。'

  我假意地与他拱手回礼,轻轻地一弹手指,把指甲中的'酥软散'神不知鬼不觉地弹进了魏杰面前的酒杯里!”

  这正是:

  

  美酒佳肴,却充满凶险;

  欢声笑语,更暗藏杀机!

  

  欲知齐啸岳机关算尽,能否杀得了魏杰,却听在下下回再为你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