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回  陈说秘事太后忍辱   潜心谋位暗中下毒
50/434

第四十九回  陈说秘事太后忍辱   潜心谋位暗中下毒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夏侯雄在秘道里听闻齐啸岳向齐如雪叙述到,那年在金殿之上,齐太祖震怒,废黜了齐啸岳(原名齐抚)的太子之位,忽然口吐鲜血昏倒。新太子齐远当即指挥御林侍卫入殿弹压百官,拘捕了齐抚、魏杰,并把二人投入了天牢。

  在天牢里,齐抚和魏杰遇到先行被捕投入到此地的薛韵梅,这时才明白此一切皆是齐远的精心布署,太子府已被血洗,他们三人被打入天牢后已中了“散功香”之毒,武功暂失,看来他们三人如刀俎下的鱼肉,任齐远宰割,凶多吉少了!

  就在齐抚、魏杰思索脱身之策时,天牢内外忽然火把通明,齐远竟然恭引当今太后娘娘下到天牢。

  齐啸岳继续对齐如雪叙述道:

  “当母后满脸凝重地站在牢门口时,我们三人不由自主地拜伏在地,我颤声言道:

  '孩儿齐抚叩见母后,乞母后为孩儿作主!'

  母后“哼哼”冷笑了几声道:

  '齐抚,哀家告诉你,其一,你的父皇刚才在金殿上已经被你活活气死了!其二,你不必叫哀家母后,你出身卑贱,完全配不上哀家的高贵身份!'

  母后的这句话无异于旱天惊雷,震撼得我目瞪口呆!我喃喃地道:

  '母后……您气糊涂了……'

  '哼哼,哀家丝毫没有糊涂,是你的父皇糊涂!

  哀家告诉你一个事实:你并非哀家亲生!

  你今年二十五岁了吧?二十六年前,你父皇当时是诸侯国大齐国的王子,哀家身为王妃,当时你的先皇爷爷身染重疾,眼看灯油熬尽,你父皇即将承继王位!

  可是就在此关键当口,你父皇鬼迷心窍,在大齐都鲁城微服外出时春心萌动,竟然临幸了一稍有姿色的民女,使她身怀六甲!此事若传入王宮中,必会引起轩然大波!那些觊觎王位的众多王子会趁机诋毁你父皇,那些铁笔御史们就会弹劾你父皇,剥夺你父皇的王子封号,你父皇后来能否登上王位未可知也!

  当时你父皇本来是要毒杀你,为堵众生的嘴!可就在他亲手要毒杀你时,他忽然看见你粉琢玉团,望着他微笑,十分可爱,他一时心软,决定留下你。

  你父皇当即与哀家约定:对外谎称你是哀家所生,命哀家如待亲生儿子一样精心待你,你不能出一点意外,否则他随时会废了哀家的王妃位,更不必说即将登上的王后位。哀家只好答应了你父皇。

  齐抚呀齐抚,哀家这么多年多么不容易啊!哀家每天如履薄冰,生怕你有病有灾,因为按你父皇嗜血的本性绝不会轻饶哀家!哀家就这样忍辱精心抚养了你二十五年啊!'

  我当时听了母后的叙述大吃一惊,没有想到你父亲我的身世如此坎坷!我当时极力定住心神,对母后道:

  '孩儿齐抚即使不是母后您亲生,仍然万分感激母后二十五年的养育之恩,仍然把你视作我的亲生母后!请问母后,宫中难道没有一个人知道孩儿的身世吗?二十五年来,孩儿可没有听见一丝风声啊!'

  '哼哼哼,看来你真的还不十分了解你的父皇!他当时为了守住这个秘密,除了哀家一个人外,所有知情的奶娘、使女、太监等全部毒杀,五十多人啊!可以这样说:你是吮吸着这五十多人的鲜血长大的!'

  父亲我当时听了母后的话没有怜惜,没有悲哀,只有怨恨,怨恨老天不公,竟然给我齐抚这样一个身世!

  我问母后:

  '你今天来就是告诉我这些的吗?'

  母后冷笑着说:

  '哼哼,是的,因为你和魏杰、姓薛的贱婢都是将死之人,哀家今天把憋屈在心里二十五年的话倾吐出来,再看着你们被零剐碎割,哀家心里会十分痛快!'

  我此时想:反正难逃一死,索性与母后把话说开!我问道:

  '母后,今天的事都是你与齐远精心设计安排的吧?'

  母后又冷笑着说道:

  '哼哼哼,是的又如何?在你五岁、哀家的亲生儿子齐远一岁,你父皇扫平诸国,建立大齐王朝的那一年,你父皇竟然立你为太子,不顾他与我生的嫡子齐远,就是因为你从小就比齐远长得可爱,比齐远聪明伶俐!哀家当时就暗下决心,一定要除掉你,为我的儿子夺回太子之位乃至皇帝之位!

  齐抚呀,二十五年来,你知道哀家有多少个夜晚未眠吗?哀家机关算尽,平时既要常在你父皇耳边说你的坏话,还得让他听不出是哀家有意说的!可恨的是他一直欣赏你的聪明伶俐,哀家就要改变他的心智!

  近些年来,哀家就在指尖里藏入一味无色无味的药粉,每当他饮参汤或香茶时,哀家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撒入,此药服用时间长了后就会改变一个人的脾性!

  你齐抚不是自认为聪明机智吗?今天在金殿上你难道没有看出来,你的父皇已经脾性大改,更加易怒嗜血,彻底改变了以前对一些事情的看法!他不是当众否定了他以前曾推崇过的古人圣贤之道吗?今日更让哀家高兴的是,你父皇按我和你弟弟事先预计的,恰在今日毒发呕血而亡!

  哀家今日高兴的是,哀家的儿子齐远今日已经晋太子位,明日就登上皇帝之位了!哈哈哈哈,哀家好高兴,二十余年的心血没有白费哪!'

  我惨笑着说:

  '母后,儿子平时自以为心肠狠毒,不料想母后的心肠毒甚儿子百倍,真是蛇蝎心肠!谋夫篡位,你不怕一旦天下人知晓了,千夫所指吗!'

  母后语气阴森森地说:

  '母后会像你父皇一样,凡是知晓皇家秘密的都得死!包括现在听见哀家说话的武士们!'

  母后的话音刚落,肃立在牢房里的十几个武士突然扔下手里的刀剑,手抓咽喉,然后猝然倒地,口吐鲜血而亡,看来他们事先已经身中剧毒!紧接着,又进来十几个膘悍的武士。

  '哈哈哈哈!'母后仰天狂笑!笑罢,她对我说:

  '你们三个人也准备死吧,每人享受三千刀!事后哀家会诏告天下:废太子不肖,当庭气死父皇,罪该万死,千刀万剐!齐远吾儿,动手吧!'

  父亲我当时完全绝望了,仰天长啸:

  '啊呀,可叹我齐抚死于此地!'

  谁知父亲我的话音刚落,一位黑衣蒙面大汉用剑刺倒了门口若干个武士,只身闯进了牢房,朗声说道:

  '未必,微臣我来救驾也!'

  有《十六字令》三首咏叹此事:

  

  权,自古一座黄金山,想登攀,何惧千万难。

  权,历来一道虎牢关,欲执掌,无论黑心肝。

  权,最终一丛乱坟茔,惊回首,黄粱梦一场!

  

  欲知来者究竟是谁,齐抚、魏杰、薛韵梅三人是否能逃脱樊笼,且听下回分解。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