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姐弟评论乐中见忧   风雷万钧难撼伟岳
16/430

第十五回  姐弟评论乐中见忧   风雷万钧难撼伟岳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威名显赫的向飞大将军在万众注目下力举千斤之鼎,并抛鼎、砸鼎,充分展示了他超人的神力,满场人尽皆惊骇!他接着施展了横扫天下的两招戟法,最后手扶巨鼎,慨然高吟,把全场的气氛推向最高潮!

  这时在场的无论是诸侯、王公、将军,还是一般的士卒、江湖豪客、平民百姓,几乎人人皆是眼噙泪珠,浑身热血沸腾,都从心底发出豪迈的呐喊:

  “男子汉大丈夫当如斯顶天立地!”

  随军的乐队奏响了豪壮的音乐,鼓手敲起了激越的鼓点,所有的军士高举手里的刀枪和盾牌,一遍又一遍地高呼:

  “威武!大将军威武!”

  壮哉!人们深信:如此的虎狼之师,今后定当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也!

  ……

  站在场边生平第一次有幸睹这壮观场面的夏侯雄亦是感动得涕泗横流,齐如雪在他身边笑话他:

  “夏侯师弟,看你如与我孩童时受委屈啼哭的模样,男儿应有泪不轻弹哪!”

  夏侯雄自觉有些失态,连忙举袖擦尽涕泗。他奇怪地问齐如雪道:

  “师姐呀,你难道是铁石心肠,不为这震撼人心的场面所动?”

  齐如雪摇摇头,思虑着道:

  “非也。我是有些隐忧,古人曰:'盛极而衰'。我从眼前表面的无比强盛嗅出了丝毫危机,比如向飞大将军勇则勇矣,但似乎太恃匹夫之勇;还有林开山那样的公侯将军,何曾有韦大哥所推崇的孟夫子提倡的'民贵君轻'之念?对我们草野平民完全不放在眼里,极其鄙夷!一旦他们称王为相,重蹈大齐之覆辙也未可知!”

  夏侯雄闻言后略思忖了一下,觉得齐如雪的话有些道理,他迟疑着说:

  “不过,师弟我看向大将军的身边有樊城那样的的饱读诗书、足智多谋之士的辅弼……”

  夏侯雄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听见场上那位主持将军宣布:

  “下面由向大将军亲自指教今日招贤比武最后的胜者韦言武功!”

  一颗芳心都系在韦言身上的齐如雪哪还有心情听夏侯雄在耳边聒噪,她抛下夏侯雄尽力往前挤,踮起脚尖只管向校武场中间望去——

  只见这时韦言独自一人伫立在场中,他的长剑早已入鞘,此刻手按剑柄,脸色凝重,正静候向大将军驾临。滑场而过的秋风在场地里打着旋儿,不时掀起他的雪白长衫,更增添他儒雅飘逸之感。

  向飞大将军刚才在场上一展神力,现在进帐稍歇息并更衣。他进帐后,帐中在座的诸侯王公及他麾下文臣武将,莫不起身称颂他的盖世神力、绝世武功,谄媚之词不绝于耳。他脸上也颇有得意之色。

  向飞进入后帐更衣,再进入大帐之时,众人只觉眼前一亮:只见他一身征战时戎装,黄金盔甲,青铜护肩,软甲护腰,高筒战靴,威势逼人!

  向飞走向正中座位,美丽的余夫人起身恭迎,帐中诸人也皆起身离座,躬身对向飞致礼道:

  “我等拜见大将军!”

  向飞坐上铺有虎兽皮的镶金红木椅,满意地对众人点点头道:

  “诸位免礼!”

  诸人归座。这时,在帐中一直被身世显赫的诸侯王公们冷落的、小吏出身的一方枭雄马耀宇对向飞禀道:

  “禀大将军,等会儿大将军亲自向那名韦言的的草野小民面授武功,实在是大大地抬举了他。在下从今日对他的文策武功的测试看来,认为他是一个难得的人才,现在多事之秋,正是用人之际,乞望大将军手下留情。”

  樊成也捻着颔下的山羊小胡子,对向飞点头说道:

  “马将军说的是,望大将军纳谏。”

  在座的陈书文、程风、林开山却纷纷不屑地道:“大将军,那刁民何敢妄称为人才?口舌如簧,雕虫小技,大将军等会教训他就是,以免此等草野莽夫轻看了我等!”

  在大将军身旁的千娇百媚的余夫人轻轻地在向飞耳边道:

  “大将军千金之躯,妾身以为不必在武场上太较真,点到即止,人才难得!”

  向飞对余夫人道:“夫人的意思本大将军明白了,本大将军一定遂夫人的意思。”

  他接着朗声对众人道:

  “诸位不必多议此等小事了,本将军呆会儿自会把握。刚才马耀宇将军的话也深合我意,我等现在的确要珍惜人才,否则本大将军今日的比武招贤就会贻笑大方了!”

  樊成、马耀宇、章潇等为大将军的深明大义微笑点头。

  向飞对帐外猛地一挥手,鼓乐声重新奏响。向飞离座起身,气宇轩昂地走出帐外,诸侯王公及大将军麾下的文臣武将们都簇拥在向飞的身后。紧接着,一个军士牵来向大将军的坐骑,两个军士抬来大将军的兵器重达八十斤的方天画戟。

  大将军的坐骑尤为引人注目。只见它身高体长,四肢关节筋腱十分发达,通体毛色油亮漆黑,犹如一幅柔软的缎面,而四个蹄子则如雪似的白,这匹马名唤为“踏云乌骓”。

  向飞从军士肩上轻轻绰起方天画戟,踩蹬翻身上马,用力一夹马,乌骓马猛地一甩粗长的尾巴,奋力前奔!

  众人望去:人威武,马精神,人与马浑然一体,犹如腾云驾雾。众人齐齐喊了一声“好”!

  向飞纵马绕场奔了三圈,然后一勒缰绳,驱马来到伫立在场中许久的韦言的身前。韦言赶紧对向飞一躬到底,请安道:

  “大将军安!”

  向飞从马背上轻轻纵身跳了下地,傲然地对韦言道:

  “韦言,本大将军若骑马与你交手,恐会被人耻笑以大欺小,凭强凌弱!本大将军今日也似你步战,看你能否在本大将军手里走上一到两招!”

  韦言拱手道:“小民不胜荣幸,请大将军赐招!”

  这时一个军士跑上场,牵走了乌骓马。

  向飞缓缓把戟指向韦言,运起“乾元内力”,整个人如风暴的中心,发出的内力就像卷起一股巨大的风暴扑向韦言,韦言就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飘摇起伏,似乎要被风浪吞噬!

  场外的齐如雪看到这里,一颗芳心“扑通”乱跳,十分紧张,她恨不得冲上场去,运起她华山师门独有的“九转神功”去帮助韦言全力抗衡!

  齐如雪刚想到这里,这时的韦言缓缓拔剑出鞘,真的运起“九转神功”,发出的内力源源而出,在他周围形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铁壁铜墙!

  齐如雪不禁怔住了,因为她爹爹“一柱擎天”齐啸岳曾告诉过她多次:“九转神功”是华山师门秘传绝技,从不外传,韦言怎么会呢?

  场上这时的向飞没有想到自己从来都是无坚不摧的神功内力,今天却遇到了强有力的对手,自己要想短时间内突破那道无形的“墙”不太可能。他不觉有点恼羞成怒。

  向飞突然大喝一声:“看戟!”

  随着喝声,“风雷三招”赫然出手!第一招“潜龙出渊”,锋利的戟尖已经刺到韦言的胸前!

  以前在战场上,向飞的对手遇到这一招都是用手里的兵器去拨,但是没想到向飞这一招是把几乎全部的“乾元神功”倾注在戟上,力大势猛,寻常人哪里拨得动?所以最终的结果是被戟尖贯心而亡!

  “啊!”

  齐如雪随着千万观众呐喊了起来,她去拔剑,欲上场救心上人哪!

  没有想到的奇迹却发生了!你看好韦言,危急时刻,身子轻盈地腾起,180度翻转,头朝下,脚朝上,左手剑鞘支在向飞的戟尖上,右手长剑则“唰唰”三五一十五剑,居高临下剑剑攻击向飞的头脸要穴!

  向飞也不愧久经沙场,临危不乱,左手也闪电般地抽出腰间长剑,二人的剑倾刻间在空中火花四溅地交击!

  向飞一抖长戟,韦言空中倒翻,轻盈地落地,二人山岳对峙,向飞狞笑道:

  “哈哈,姓韦的,本大将军欣赏你,能接本大将军一招的江湖草民,你是第一人呢!”

  话音未落,向飞的第二招“力劈昆仑”已瞬间使出,巨戟挟着漫天风雷之声向韦言临头砍下!

  以前的对手在战场上好不容易接住了向飞的第一招“潜龙出渊”后,体力已经消耗了大半,遇到这一招,都是用手中兵器倾余力去架,但如何架得住向飞所聚的“乾元”神力?往往是连兵器带人的身子被生生劈成两半!

  有一曲《清江引》赞向飞:

  

  乾元神功力满把,风雷呼啸大。

  戟重宝剑花,昆仑巨峰塌。无数英魂战靴下!

  

  欲知韦言能否在向飞的风雷第二招面前堪堪留得性命,且听下回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