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美侠女痴心系情郎   勇剑客艺高占鳌头
13/430

第十二回  美侠女痴心系情郎   勇剑客艺高占鳌头

  列位看官,在下的上回书说到韦言在大帐之内回答向飞大将军的谋士樊成和马耀宇将军的谋士章潇的策问时,口若悬河,振振有词,有理有据,大部分诸侯王公觉得中肯,但向大将军、林开山等人则听出了讥讽之意。好在向大将军没有见罪,只是激励韦言必须在接下来的比武中取得全胜。

  这时,经过第一轮的“问策”文比,实在有许多草莽英雄答非所问,胸无点墨,只有惨遭淘汰,最后参加招贤应试者只剩下十余人。真刀实枪的比武即将开始。

  齐如雪和夏侯雄在下面一直都在为韦言担着心。当韦言分别回答樊成和章潇提出的问题时,他俩都为韦言的深刻雄辩而暗暗喝采,佩服他的睿智和远见卓识。他俩同时也为韦言紧紧捏一把汗,担心韦言的言词太过激烈,会触怒向大将军及那班诸侯、王公。

  他俩也注意到,刚才幸亏有余夫人、马耀宇、樊成等人对韦言的相助,向大将军才没有怪罪韦言,他俩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一颗芳心都系在韦言的身上的齐如雪更注意到,刚才向飞对韦言是姓韦还是姓魏的疑问,余夫人初见韦言的神情变化,以及余夫人有意无意对韦言的关心和保护,使齐如雪猜测他们三个人之间似乎存在某种神秘的关系。而余夫人是那么貌美如花,倾城倾国,她对韦言的关心更让齐如雪的心里泛起了一丝丝酸意。

  正当齐如雪芳心纷乱的同时,这时校武场上的局势几乎明朗,场上还剩下两位武林高手。刚才韦言没花多少气力就战胜了两位峨嵋派的剑客和一位使戒刀的少林俗家第子。

  当韦言在场上时,博得了场外众武林豪客及看热闹的百姓们的热烈喝采。他面庞清秀,神情凝重,身着一袭白衣,风流倜傥,使起剑来一招一式颇有风韵,让人看了忘却了剑这种凶器的嗜血功能,只见到剑的技艺美。

  而在帐中,陈书文、程风、林开山等都对韦言的剑术指指点点,也说不出多少所以然,因为他们虽然都是一等一的绝世高手,此时也十分拿不准,竟然看不出韦言的剑法属于何门何派。而正中上座的向飞大将军脸上似乎有些恍惚之色,好像极力在回忆着什么。紧倚在他身旁的美丽如花的余夫人紧紧盯着场上的韦言,脸上的神情有点紧张。

  韦言现在场上面对的是一位手使两柄短斧的中年人。中年人有着黑塔般的身体,威风凛凛,一看就知道他擅用力量。

  中年人的豹眼瞪着韦言轻蔑地哼了一声,不客气地道:“年轻人,爷爷我看你一表人才,不忍心伤到你,爷爷的斧下曾倒下了许多你这样年轻的亡魂!你要是害怕爷爷的话,比划几招应应景,爷爷就放你走!”

  韦言闻言并没发怒,他微微一笑,剑尖朝下,声音从容地说:“韦某不才,请前辈指教。”

  中年人见状大怒,大吼一声,两把蘸钢短斧猛地相互一敲击,火星四溅,煞地好大威势!这时中年人所在的那个门派的门徒一齐为他喝一声采,震天动地!

  好一个韦言不惊不惧,仍然双手抱拳神色自然地道:“前辈先出招!”

  韦言这神态似乎把中年人没放在眼里。中年人完全被韦言激怒,他大喝一声道:“小辈,别怪爷爷无情了!”

  他怒喝着舞动两把钢斧挟着风雷之声猛地劈了过来!

  齐如雪在人群中瞥见这一幕,一颗芳心急剧跳动,忍不住“啊”地一声,握住了身旁夏侯雄的手,尽露女儿之怯弱之态!不过她迅速警觉,打量了一眼四周,还好,此刻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校武场上,没有人听出齐如雪的女儿声。只是苦了一旁的夏侯雄,手腕被齐如雪的纤纤玉手轻握了一下,那滑腻温柔的感觉一直深入到心底!

  却说此时中年人的两把钢斧堪堪劈到韦言的面门,你看那韦言不躲不闪,右手撩起剑尖,一招“横槊过江”,迅速横剑一架,只听“哐啷”一声巨响,火花飞溅!

  中年人欲大力下压,却见韦言全身稳如磐石,纹丝不动;中年人想抽回斧子,斧子却似被沾住一般,这时才明白韦言的功力深不可测!

  韦言这时左手形成剑指,点向中年人胸口檀中穴,但并不发力,说了声:

  “英雄承让了!”

  中年人此时才感觉到韦言剑上的力道已经撤去,他失望之机,一把扔掉手里的双斧,仰天干嚎了一声:

  “罢了,我的投军梦罢了!”

  干嚎罢,他竟然掩面飞奔离场而去!

  场上静寂了一瞬间,忽然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这时主持的将军走上场,拉住韦言的胳膊,刚准备向全场宣布韦言是最终的取胜者时,旁边一个阴森森的声音道:

  “且慢,这姓韦的贱民还得过本将军一关!”

  有分教:

  

  剑起风雷,扫平校场无敌手;

  怒从心起,欲拔草根践萌芽

  

  欲知来挑战韦言者是何许人也,且听下回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