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遇夫人心生疑窦    答策问暗自惊叹
12/393

第十一回 遇夫人心生疑窦    答策问暗自惊叹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韦言进帐应试时事策论,在报了自己的姓名后,向飞大将军的面色瞬间有异。他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走下座位,来到韦言身边逼问。

  向飞左手紧按剑柄,目光如炬,明显充满了杀气!他紧盯在韦言的脸上问:

  “你真的姓韦?不姓魏?”

  这时帐上、帐下的人们都感到迷惑,不知大将军为何有此一问,而且他脸上的神情颇让人不解。

  “回大将军话,草民的确贱姓韦,非魏也。”

  韦言的回答还是那么肯定,面对向飞的脸色依然那么自然、从容、镇定。

  正在这时,帐内如忽起和煦的春风,又似沐浴温暖的阳光,引起极大的骚动,一位绝色女子掀起帐后帷幕娉婷飘至向飞的身前,用黄莺出谷般娇媚的声音对向飞说:

  “大将军安好。”

  韦言微抬头觑见女子容貌:一头漆黑自然卷曲的长发,肤白如雪;杏眼漾波,桃腮泛霞,顾盼生情;最动人的那樱桃红唇,还有她眉宇间那一颗美人痣,让人自然心生怜爱。韦言身体微微一颤,但随即恢复如常。

  美女也瞧见了韦言,娇躯也略一抖,盈盈的眼波中闪过一似惊异,但很快镇定下来。

  美女一手挽住向飞按剑的左臂,娇声道:“大将军请上坐。”

  平时叱咤风云、威风八面的向大将军此时似雪人被艳阳融化,在美人面前软绵成一团。他也挽起美人的玉臂,用他那只不知杀死过多少生命的手,爱怜地轻轻摩莎美人的如雪皓腕,嘴里喃喃道:

  “夫人请,也上坐。”

  向飞似乎完全忘记了韦言,挽着美人走向自己居中的座位。这时,一旁的侍从赶快又抬来一张锦绣靠椅紧挨着摆在大将军座位的旁边。

  二人上坐后,向飞向美人略示意,然后虎目扫视了全帐的人,嘴含笑意地说:

  “这是本大将军新娶的余夫人。”

  帐中所有的诸侯王公、文臣武将皆起身深深一躬,都朗声道:

  “贺喜大将军新婚,见过余夫人!”

  刚才那些还用轻佻、倾慕的目光打量余夫人的诸侯王公们,此刻都整肃面容,不敢有一丝造次。

  向飞满意地用手指轻捋一捋唇边的短须,道:“招贤继续吧,请在座的各位出题策论。”

  大将军的谋士樊成手捋山羊胡,沉吟着问道:“韦壮士刚才既然言到你出生书香门第,那老夫有一问题你可不许像前面诸人漫无边际的泛泛而谈,须一语切中要害。”

  韦言从容地拱手道:“请出题。”

  樊成道:“前齐曾横扫宇内,一统天下,不可一世,但仅十数载就轰然土崩瓦解,即将覆灭。请壮士你指出导致它瓦解的最致命症结为何也。”

  韦言不加思索地朗声道:

  “小民窃以为前齐即将覆灭的致命症结是轻民也。”

  韦言一语似在死水中投入一石子,激起微澜。前蔡国大将军林开山霍地站起身,洪钟般的声音在大帐内“嗡嗡”作响:

  “非也,非也,乃是我等列国英雄戮力同心,奋力推翻所致!尤其是向大将军锋芒所至,所向披靡,居功至伟!”

  韦言对林开山拱拱手,侃侃而谈:

  “向大将军和在座的诸位王爷、侯爷、将军大人的确在灭齐壮举中功不可没,但此只是外因也。孟亚圣曾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民是社稷江山之根本。前齐则本末倒置,不施仁政,君为重,如刀俎;民为轻,如鱼肉。君王任意宰割之。横征暴敛,大兴土木,保甲连坐,严刑峻法,焚书坑儒,废除百家之言,使得民怨鼎沸,民不聊生,此是前齐即将覆灭的根本原因。根本动摇,大厦焉能久长乎?”

  听了韦言的一番话,樊成频频点头,连座上的向飞也面露嘉许之色。林开山似乎不服气,但又想不出反驳之词,有些忿忿。

  这时坐在马耀宇身旁的谋士章潇开言道:“韦壮士刚才的一番宏论直中要害,章某佩服。听壮士说喜读兵书,兵无常态,当审时度势灵活运用之。那我问你,依照当前的局势,我们当如何用兵?”

  章潇的这个问题与在座的每一个人息息相关,而且在此之前久议未决,帐中的诸人全都屏息以听。

  韦言也向章潇拱拱手道:

  “既然章先生考查,那小民就斗胆进言了,也请先生指教。按当前的局势,向大将军率各路义军浴血奋战,已经横扫了大半个前齐,歼灭了齐军绝大部分主力,前齐岌岌可危。但是百足之虫,死而未僵,他们的小朝廷还在,苟延残喘,还有反击的能力!所以小民窃以为,诸位大人不宜只满足于在此妄议复国,贪图一时太平,享受风花雪月,而不思进取;应当一股作气,提虎狼之师,寻找齐军主力决战,再派一支生力军直捣他们的都城西京,则天下大势定矣!”

  韦言铮铮数语,回荡在帐上帐下,瞬间一片肃敬。俄而,林开山忽然震怒拍案而起道:

  “大胆贱民,敢在此妄言军国大事!”

  前徐国上将军之子程风也插言道:

  “此等草野小民,刚才语中竟然敢对大将军也含有讥讽之意,含沙射影。”

  他向上座的向飞道:

  “秉大将军,把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贱民乱棍打了出去!”

  向飞也听出了韦言语中的讥讽之意,脸有愠色,刚欲张嘴发威,坐在一旁的美人余夫人用纤纤手指喂了一枚荔枝肉在他嘴里,娇声劝道:

  “大将军啊,不要发怒,怒伤贵体啊!”

  一直没有说话的马耀宇这时也起身拱手道:

  “禀大将军,在下认为适才韦言草民之言虽然狂妄,但颇中肯!若大将军今天降罪于他,有悖于'招贤'的本意,会凉了天下贤才之心的!请大将军三思。”

  向飞又看看他的谋士樊成,樊成神色自然地对他摇摇头,他此刻脸上的愠意方褪。他伸了伸脖子咽下荔枝肉,用手拂了拂余夫人的皓腕,这才朗声说道:

  “本大将军胸怀宽广,以贤为念,可不追究韦言语言轻侮之罪,但罚他接下来在比武中必须像本大将军在沙场一般所向披靡,如若不胜,本大将军今后永不录用!”

  韦言感激涕零,连忙匍匐在地;樊成、马耀宇、章潇、林开山等一起对向飞躬身致谢道:

  “大将军英明!”

  有诗为证:

  

  龙虎争日月,剑光掩啸尘;

  秋风不相待 先发西京城。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