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定策论难倒众豪客  问来历将军起疑心
11/372

第十回  定策论难倒众豪客  问来历将军起疑心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韦言一大早就带着齐如雪和夏侯雄来到城南边的校武场,看见了大帐内名震天下的向飞大将军的风采,也看见了诸侯王公的真容。说话间,主持将军出帐宣布将令。

  那位将军内力浑厚,看上去练过“狮吼功”,他向全场大声喊道:

  “奉大将军令:招贤比武现在开始!”

  他的喊声震得校武场上所有的人的耳膜嗡嗡作响呢。

  他首先宣布了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大将军颇有兴致,他决定今天要亲自登场展示盖世神功,并向今天比武的最后胜者面授一二招武功招式!”

  主持将军的一番话激起了全场热烈的反响,能面对名扬天下的大将军,并承他亲授武功,将是光宗耀祖的莫大荣耀啊!在场的江湖豪客们抑制不住满脸的兴奋!而校武场东、西两端的马、步军士兵们则高举手里的兵器齐声呐喊:

  “威武!威武!大将军威武!”

  呐喊声如山呼海啸,久久回荡在校武场上空!

  将军等声音平静下来,接着宣布了三项比武规定:“奉大将军令:因为大将军及各诸侯王公日理万机,戎马倥偬,本次比武特规定每个武术门派或团体只能公推一二文才、武功最杰出者参赛。

  其二,本此比武旨在招纳文武兼备的贤才,凡参加比武者,先进帐接受大将军、诸公侯大人等的征询、问策,回答合格者才能进入下一轮比武。

  其三,大将军又特别爱惜人才,特令各位比武者比武时点到为止,不可以伤人性命,若有违反,必将严惩不贷!”

  将军令一出,难倒了帐前诸多的英雄豪客们。其一,他们许多人很早就胸怀凌云志,巴不得早日凭本事征战沙场,建功立业,博个封妻荫子,青史留名!不想今日千里迢迢赶来,却因名额有限而难以施展抱负及本事。

  其二,这些英雄好汉从小开始练功习武,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二三十年勤练不辍。若论各种气功内力、点击穴位、飞檐走壁、少林威猛、武当绵柔乃至十八般兵器等,他们几乎样样精通;江湖上拼命、沙场上拼搏,他们连眼睛都不会眨!

  但是有一点,这些江湖侠客却忽略了读书习文,对天下大事知之甚少,若等会儿被帐上的大将军和诸侯王公问得张口结舌,在天下英雄们前丢脸,那甚是令人尴尬之事。大丈夫丢命事小,丟脸事大啊,何况还关系本门派之荣耀呢!

  因此,主持将军宣布的三条规定,尤其是第二条,难倒了众多英雄豪客,他们只好知难而退了,最后大帐前剩下的人三停去了两停。临去时,有的人虎目含泪,有的人满怀惆怅,有的人唉声叹气。

  如果按韦言的本意,两位拜弟林飘然(如雪)、夏侯雄都是文武全才,自己昨晚目睹了二人的绝世武功,他们出场肯定是稳操胜券,所以想推举他们二人上场。但是林如雪、夏侯雄已经略知韦言之才,更知韦言胸中抱负,所以他们极力谢绝韦言的好意而怂恿韦言出场比试,林如雪还振振有词地说:

  “你是我们的大哥,此等冲锋陷阵之事应当仁不让,为我二位小弟的表率!再说你的文才武功都在我二人之上,场上夺魁犹如探囊取物,还是仁兄去吧!”

  实际上韦言哪里明白林如雪的一颗芳心,她是想自己的心上人儿尽快让大将军、诸侯王公们青睐,早日展示才华,谋个出身,扬名天下!

  夏侯雄也深知师姐之意,虽然心中有一丝丝不舒坦,但是他还是极力赞同师姐的说法。

  韦言拂不过二位拜弟的好意,决定上场一试身手。

  参与比武的二三十位英雄开始进帐报名了,韦言排在这些人的最后。不参加上场比试的人们此时都排列在帐前不远,所以帐中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他们都能详辨,齐如雪、夏侯雄也在他们中间。

  帐外的江湖侠客们注意到了,一般报名的人若报到自己是某某故国的某某显族之后,帐上的诸侯王公们都会多问几句,若报到自己出身民间,那些诸侯王公们就会明显地流露出不屑、鄙夷的神色,这些江湖侠客们的心中此时都有了些许失望。

  最后轮到韦言进帐了。可能是前面那些江湖豪客的作答让诸侯王公们大失所望,他们的脸上或有厌倦之色,或有疲态;他们或者相互眉飞色舞地私下聊天,或者色迷迷地打量着在一旁歌舞的舞女们的妙曼的身材,还有两个王爷竟然头枕在红檀案几上打起了呼噜。

  当韦言站在帐中时,向飞大将军正张口咬住身旁一位歌伎喂给他的红艳艳的荔枝,他用眼睛斜睨了韦言一眼。

  这时刚才主持的那位将军瞪着韦言厉声喝道:“先向大将军和诸侯王公报上姓名、出身,有何擅长!”

  韦言先向高踞正中的大将军深深一躬,然后再向在座的诸侯王公拱拱手致礼,从容地道:

  “草民韦言,鄂国江夏人氏,今年痴长22岁,出身书香之家,自小熟读四书、五经,尤爱读兵书。平时为强健筋骨练剑,也随时为天下社稷苍生投笔从戎!”

  “你是鄂国人氏?”向大将军问。

  因为向大将军是鄂国贵族,难得遇见同乡,他停住了正在咀嚼的嘴,目光如炬,多打量了韦言几眼。

  韦言又是一躬道:“草民鄂国江夏人氏。”

  向飞吐出嘴里的荔枝皮核,用大拇指捋一捋嘴角的两瞥短须,目光紧盯着韦言,又问道:

  “你姓韦?姓魏?”向飞发问,紧盯韦言的目光似乎有些狐疑。

  “回大将军话,草民姓孔圣人'韦编三绝'之韦,非孙膑武圣'围魏救赵'之魏也。”

  向飞的目光里一瞬间有了一丝空洞,他似乎想起很久以前的什么事。不过他迅速收回思绪,又问韦言道:

  “哦。你擅长使剑?”

  “回大将军话,只略会些皮毛。”

  向飞一把推开歌伎刚刚伸到胸前的玉腕,起身离开座位,径直走到韦言的面前,一手按剑,一双精光充沛的虎目紧紧盯在韦言的脸上,他问:

  “你真的是姓韦吗?”

  有分教:

  

  恩怨分明男儿真性,情仇无端世事难料。

  

  欲知韦言如何作答,且听下回书给看官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