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乍见情郎心潮涌  神剑无影展英姿
8/430

第七回  乍见情郎心潮涌  神剑无影展英姿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齐如雪力邀师弟夏侯雄去小客栈外的树林里展示钩法,夏侯雄在自己敬仰的师姐面前十分尽心,把一套钩法使得神出鬼没,博得了师姐的连声赞叹。

  正在这时,齐如雪和夏侯雄忽然听得旁边也有人在大声地夸赞夏侯雄的吴钩神技,二人回头一看,见来者是韦言。

  齐如雪乍一看见韦言,禁不住心潮涌动,只不过脸上的一张面皮遮挡住了俏脸上的害羞。

  齐如雪自从与韦言青云山一别已经有数月,自己虽一路追踪、跟随韦言,但只能远远一瞥他伟岸的身形,不敢离他太近,因为她知道韦言也是绝顶高手,如果自己的行藏被他察觉,二人相见难免有些尴尬。

  夏侯雄在一旁已经看出了齐如雪乍见韦言的不自然的神台,于是用“传音入密”的功法在齐如雪的耳边说:

  “师姐,你现在应该忘了是齐如雪,而是我的师兄齐飘然呀!”

  夏侯雄说着,一只手握住了齐如雪的纤手,齐如雪刚想生气挣脱,猛然想起了自己易容后的新身份,因而就没有任性,她还冲夏侯雄勉强一笑。

  这时韦言已经来到二人身前。韦言先夸赞夏侯雄道:“愚兄刚才在店内听得此处小树林内传出惊天动地的啸声,特地寻声来观看,果然令我看见了夏侯贤弟的一套惊天动地的吴钩钩法,短兵器此番功力已到极致,愚兄真是大开眼界了!”

  夏侯雄赶紧拱拱手谦逊道:“哪里,哪里,小弟的钩法与兄长的剑法相比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韦言向齐如雪微颔首道:“请问这位仁兄是……”

  齐如雪刚想回答,夏侯雄怕齐如雪出纰漏,抢着向韦言介绍道道:

  “韦兄长,小弟忘了介绍,这位是小弟的华山同门师兄,姓齐名飘然,年长小弟一岁,人称'无影神剑',他此番刚从青云山来。”

  别看夏侯雄学艺有点木讷,但是此刻的几句谎词却也编排得滴水不漏,神色自若,连齐如雪这时在心里也暗暗喝采。

  齐如雪拱拱手道:“小弟飘然也见过兄长。”

  “贤弟从青云山来?”

  齐如雪点点头,一双妙目眨也不眨地看定韦言。

  韦言倒没发觉什么异样,他问齐如雪道:“贤弟你从青云山来,可曾识得一位张姓的漂母,和她身边的女儿村姑阿雪姑娘?”

  “……抱歉,小弟未曾遇见。”

  齐如雪犹疑着答道。

  韦言闻言表情十分失望。他凝视着西天边的晚霞余晖,神往地喃喃道:

  “愚兄从青云山与义母、义妹一别数月,也不知她们母女现在是否安好。”

  齐如雪闻言十分感动,声音几近哽咽,她勉强言道:

  “兄长重情重义,苍天必佑她母女安好,兄长当以天下为念啊!”

  “贤弟所言极是。”韦言收回怅惘的目光,脸色回复到平时的凝重、刚毅,他铿锵有力地说:

  “男子汉大丈夫当以天下为重!”

  “好!”齐如雪和夏侯雄不由而同地发声称道。

  韦言虎目望定齐如雪道:“贤弟使剑,愚兄也使剑,愚兄爱剑若痴,也几乎会尽天下的用剑高手。贤弟既然号称'无影剑',愚兄不是考究贤弟,只是一时好奇,不知贤弟的剑术是如何的无影法,你能否在愚兄眼前演示几招,让愚兄再度开眼?”

  齐如雪见韦言的心情急迫,她也为了向师弟夏侯雄演示本门华山剑法的精髓,欣然应允了韦言的要求。

  你看齐如雪,她从腰间解下长剑,“唰”地从剑鞘中抽出三尺青锋,两个纤纤手指运用本门的“华山霹雳”指力,清叱一声,把一柄长剑凌空弹上云空,无影无踪!

  这时再见齐如雪的身体腾空而起,像一道流星在空中划过,她的脚轻点眼前的树枝,借势纵身再蹿上树梢。她的一只脚轻钩树梢,整个身子仰面与树梢平行,微微摇荡,只见刚才飞上了天的长剑忽然辉映着晚霞的红光从空中疾落,锋刃朝下“唰”地斩断了齐如雪脚钩的树梢,齐如雪的身体从空中坠落!

  韦言和夏侯雄这时都禁不住惊“啊呀”了一声。说时迟那时快,齐如雪的身子在空中一个翻身,顺势伸出左手的剑鞘,只听“铛啷”一声,青锋入鞘,毫厘不差!然后她的脚再一点树枝,眨眼手持带鞘的长剑现身在韦言与夏侯雄面前,气不喘,面不改色,一切的发生都在电光火石般的一瞬间,韦言与夏侯雄看得眼花缭乱,目瞪口呆!

  齐如雪微笑着对韦言道:“韦兄,小弟献丑了!”

  韦言定了定神赞道:“好!妙!贤弟真不愧是华山的无影神剑,来无影去无踪也!贤弟这招式不仅有剑法,还揉有指力,兼具绝世的轻功身法,愚兄衷心佩服!”

  夏侯雄以前在华山时也见师父施展过与师姐齐如雪刚才一样的招式,但是少了剑削树梢的环节,而齐如雪自创增添了这个环节后更加惊险、精绝,令人叹为观止!齐如雪真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风范!

  齐如雪向韦言拱拱手道:“哪里,小弟的剑法可比仁兄的差远了!仁兄可否一展身手让我两个小弟开开眼啊?”

  “贤弟过奖了,愚兄的剑法自以为比贤弟你差得太远。”

  韦言看看天色又道:“今天天色已晚,难以尽兴,咱们三兄弟今后有的是时间在一起切磋剑法,咱们先回客栈吧,愚兄还得与齐贤弟重新结拜,然后还有一件事与二位贤弟商议。”

  三人这一去,有一首伪《减字木兰花》为证:

  

  三尺青锋,铮铮啸鸣九云天。一缕情丝,脉脉紧系妹心间。

  英雄聚首,铁马金戈鼓声骤。豪气万丈,功名镌刻凌烟楼!

  

  欲知三“兄弟”结义后之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