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说合璧语重心长  奋神威钩落斜阳
7/410

第六回  说合璧语重心长  奋神威钩落斜阳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夏侯雄与师姐齐如雪在吴县小客栈重逢,齐如雪对夏侯雄叙述了自己下山后的一段经历。

  夏侯雄听了师姐齐如雪关于她与韦言近一年深山相处的叙述,心中不禁感慨万分,五味杂陈:从齐如雪叙述时的脉脉含情的一双美眸,夏侯雄已经看出了她爱韦言爱得颇深,而自己也对齐如雪一往情深啊!自己怎么就没有深山中瘴毒被如雪相救的遭遇呢?

  夏侯雄真后悔两年多前没有跟随齐如雪一起下山!现在齐如雪如此深爱韦言,韦言却又是自己刚义结金兰的盟兄、志同道合的挚友,自己今后该如何与他二人相处呢?自己就挥剑斩断对如雪的情思吗?谈何容易啊!十几年的朝夕相处,最近几年的深情暗恋,何况以后遵师命要与她常在一起耳鬓厮磨的练功,岂是说放弃即是轻易能放弃的啊!

  夏侯雄此时的心情真正是“剪不断,理还乱”,许多愁!

  齐如雪此时却丝毫未看出夏侯雄异常复杂的心情,还以为自己的这位师弟又年长了两岁,而且下山有了许多经历,人稍变深沉老成了,美丽的姑娘此刻的一缕芳心全都系在韦言的身上啊!

  齐如雪收敛情思,正色问夏侯雄道:“师弟,那张'钩剑合璧'图是我爹爹交给你的吗?”

  夏侯雄也赶快收敛心神正色回答道:“是,我下山之前,师父亲授于我,叮嘱我寻得师姐你后,你我在一起切磋练功、练剑,早日练成师父独创的'钩剑合璧'的神功,师父一再强调'钩剑合璧,天下无敌',期望你我师姐弟能光大我华山武功的门楣!”

  齐如雪沉吟道:“我昨晚从你处取来图后仔细研习了一夜,我爹爹不愧是江湖的顶尖高手,独创的'钩剑合璧'的武功博大精深!我看它表面上有三十招式,实际上每一招式里都包含长剑主攻、短钩主防的两小招式,所以共有六十招式,它把长剑和短钩的特点发挥到了极致,须得你我潜心参透后再共同练习。我正在对一些细节和关节之处细细琢磨呢!”

  夏侯雄郑重地道:“师姐冰雪聪明,师弟我愚钝,一切听师姐的指教!”

  齐如雪道:“师弟呀,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师姐我理解这个修行呀,不仅仅是把师傅教你的本领练好,还需要练的时候细心体会琢磨,融进自己的理解,有所创新。我觉得你在这方面有所欠缺,所以十几年你的功力和武艺虽然在江湖可以说是鲜有敌手,但我爹爹新创的'钩剑合璧'讲究钩与剑默契的配合,你我必须是在功力和武艺相当的前提下方能进入钩剑合璧的至臻境界!”

  夏侯雄听出了齐如雪对自己的功力和武艺必须要提高的希冀,是她的肺腑之言。他想起齐如雪昨晚盗图,今天还图,自己亲眼又目睹了她的轻功、指力,自己与她同出一个师们,同时学艺,自己的确差她太远啊!夏侯雄感觉脸颊火辣辣的,但是年轻人特有的自尊心和傲气使他从心底产生了一股不服气,不过面对自己心仪的绝世佳人他可不敢表露,所以他只得唯唯喏喏地说:

  “是,是,师姐教训的是,师弟今后须当潜心努力,也望师姐多加指教。”

  齐如雪兴致勃勃地道:“我看见客栈不远处有一个小树林,是个练功的好去处,现在趁着天色尚不算晚,我们一起去那里,你把你的钩法好好地演出来,容我开开眼,我们再仔细琢磨'钩剑合璧'的几个招式。”

  夏侯雄心里无限欣喜,因为自己不仅能一睹师姐的高超武艺的绝世风采,还因为自己又可与心爱的人耳鬓厮磨,她的一息一语、一颦一笑都令自己沉醉不已啊!他这时暂时忘记了义兄韦言,深陷情潭难以自拔了!

  齐如雪未知夏侯雄一瞬间的心理变化,她虽冰雪聪明,但也单纯至真。她令夏侯雄转过身去,自己在他身后易容。片刻后,她叫夏侯雄再转过身来,此刻出现在夏侯雄眼前的却是一个年轻的男子,虽不如韦言那么儒雅潇洒,也略缺夏侯雄这般阳刚俊朗,但也是风度翩翩,若不仔细察颜观色,根本就难以看出是一绝美女儿身!

  “师弟,师姐这番装扮如何?”齐如雪连声音都改变了,用几乎乱真的男子腔调问夏侯雄。

  “妙!妙!”夏侯雄对齐如雪的聪明佩服得五体投地,心中对她的爱慕更增添了一分。

  “从此刻起,你我在人前当以华山同门师兄弟相称,我为兄,名齐飘然,你为弟,千万记住了。”

  “飘然?如雪片从天外飘然而至,好名,我记住了!”

  这一对师姐弟来到了客栈外的小树林。夕阳西下,草地殷红,夏侯雄要在自己的心上人面前展现武功,所以特别用心。你看他一声清啸,人腾身而起,两手挥开吴钩,盾、刺、劈、钩、拐、截,尽显“一分短一分险”的威力。夏侯雄使得兴发,只听他一声大喝,俯身一挥,齐如雪放眼看去也不禁惊骇:,面前草地上所有的草尖都被齐展展地削去!

  夏侯雄一套钩法使罢,从容收功,然后微笑着问齐如雪:

  “师……哥,我这一套钩法如何?”

  “好!好!不愧为我爹爹的得意弟子!”齐如雪也情不自禁地连声夸赞。

  得到美丽的师姐的赞扬,夏侯雄如沐春风,连每一个毛孔都感觉到温馨熨贴,他禁不住神采飞扬。

  “不过……”齐如雪正要向夏侯雄指出一点瑕疵,只听一个洪亮的声音在林间回荡:

  “好,好钩法,愚兄我算是大开眼界了!”

  齐如雪和夏侯雄回头望去,来者韦言是也!

  一首《如梦令》为证:

  

  烽火连天日暮,斜阳一扫沉雾。英雄齐聚首,共展天下宏图。剑钩,剑钩,荡开一条血路!

  

  欲知韦言来后之事,且听下回细细分解。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