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暗香浓师姐现身  赏美色心猿意马
5/372

第四回    暗香浓师姐现身  赏美色心猿意马

  列位看官,在下的上回书说道韦言与夏侯雄萍水相逢,志趣相投,结拜为异姓兄弟。二人纵论天下大势,更觉相见恨晚。二人不禁开怀畅饮。饮罢夏侯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发现枕头下昨夜被盗的“钩剑合璧”图居然被盗者放回了枕头下面。

  夏侯雄目睹失而复得的“钩剑合璧”图,不觉十分诧异,也心有余悸:对方武功高过自己太多,来去神出鬼没,若他怀有敌意,自己的项上人头早就不保!他展开图仔细察看,的确是原图,心里方松了一口气。忽然,身后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

  “年轻人,你的图画完璧归赵,不向老身说声谢谢么?”

  夏侯雄迅速转过身来,只见一位白发老婆婆坐在椅子上,笑吟吟地望着自己。

  夏侯雄见对方精光内敛,知道对方是一位绝世高手。看对方年纪,应该与师父差不多。他极力回忆往年在华山时,师父反复向他介绍的几位与他师父齐名的前辈高手:东海“九翅大鹏”单天庭,西山“浑天惊雷”许世曜,南疆“无敌银枪”李再兴,北地“销魂一剑”陈浩劫。这几位前辈都是男性,与师父一样,早已从江湖绝迹,却从未听师父言过有女性前辈高手。他正沉吟间,老婆婆脸一沉,斥道:

  “小辈,见了前辈还不跪下么?”

  夏侯雄腿一软,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并低头:

  “晚辈夏侯雄见过老前辈!”

  “呵呵——”老婆婆梟鸣般地笑着,忽然声音一变,却是少女银铃般的笑声:

  “师弟请起,师姐不敢受此大礼!”

  夏侯雄闻言抬头一看,啊呀,坐在那里的哪里是什么老太婆,居然是一位笑靥如花、美丽得不可方物的少女——师父齐啸岳的宝贝独生女儿、他的师姐齐如雪!

  齐如雪已经摘去了头上的头套,揭掉了脸上的面皮,脱下了一身老妇的装束,坐在那里指着夏侯雄“格格”地娇笑,如秋风中的花枝似地乱颤!

  夏侯雄跳起身着急得一跺脚:“不来了,师姐你又捉弄阿雄了!”

  夏侯雄是个孤儿,襁褓中即失去父母,后来被师父齐啸岳抱上华山抚养。那时师娘“梅香女侠”薛韵梅还在,齐如雪也不到一岁,还是哺乳期,所以夏侯雄也吮吸了师娘的许多奶水。夏侯雄与比他大仅几个月的齐如雪从小一起长大,随师娘一起读书,跟师父一起习武,端的是耳鬓厮磨,青梅竹马。

  只不过是齐如雪遗传了母亲薛韵梅的秉性,冰雪聪明,精灵古怪,无论是读书还是习武,一点即透,自己还善于创造发挥;夏侯雄则天性淳厚,资质平常,读书、习武虽认真刻苦,但只局限于按部就班,墨守成规,不善于琢磨创新。所以二人虽同出师门,齐如雪无论是书本知识还是武功造诣,都高出夏侯雄甚多。以至于昨晚夏侯雄习图被窥,又见轻功卓绝,盗图还图,还以为遇见了前辈高手,实际上都是齐如雪所为。

  夏侯雄与齐如雪二人近二十年亲密无间,读书习武之余嬉闹玩笑着长大,齐如雪从小就极喜欢淳朴墩厚的夏侯雄,把他视作自己的亲弟弟,时不时设计一个小恶作剧,捉弄夏侯雄一番,但绝无恶意。而夏侯雄也喜欢齐如雪这样的捉弄,看见美丽的齐如雪开心畅怀的娇笑,夏侯雄每次从心底都充满了快乐感、幸福感,他们二人的童年、少年就在这无忧无虑的童真时光中度过的。

  两年前齐啸岳与爱女、爱徒有一次中秋在月下饮酒论英雄,齐啸岳多饮了几杯,无意中数落了爱女一句“你不要目高于顶,沾沾自喜,山外有山,天下英雄甚多”,刺痛了齐如雪的自尊心,因此她一赌气连夜仗剑下山,不辞而别。虽然是一时赌气,但是经历两年多的江湖实际磨炼,齐如雪即使年轻,她的武功造诣却更加炉火纯青,为人处事更加老练。

  齐如雪下山后,除了勤练琢磨父亲亲授的高深武功之外,还不断研习早年母亲教给她的易容之术,现在也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所以刚才她妆老妇容、发苍老声,都被夏侯雄信以为真。

  两年多未见,夏侯雄情不自禁与齐如雪相处近二十年来,第一次认真地打量齐如雪:她一头漆黑的长发,此刻被挽成一个高髻,更衬得肌肤如雪,吹弹可破。一张瓜子脸,上面嵌有一双水汪汪、灵动的凤目,鲜红柔润的小嘴唇,两边镶有一对又圆又深的小涡,里面似乎蕴藏醉人的酒香。她的身材高挑,胸脯高耸,细腰丰臀,犹如画中仙子临凡,真个是倾国倾城!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无不展现摄人心魄的魅力!

  齐如雪见夏侯雄不停地打量着她,满脸红霞,小嘴一撅娇嗔道:

  “师弟呀,除了我父亲外,你是第一个见到我真容的男人,你还这么仔细地看我。告诉你,我自下山两年多来,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见过我的真面目呢,我平时都是易容出行的。”

  “啊,对不起师姐,师弟得罪了!”

  夏侯雄赶快收回目光,深施一礼。

  “罢了,罢了。”齐如雪站起身,也收敛笑容,略伸皓白如雪的手腕,虚扶一扶夏侯雄。

  夏侯雄虽然资质平常,但情商却不低,与如此热情聪慧的绝世佳人朝夕相处,情窦早开,心生暗恋。那些与齐如雪在华山之巅耳鬓厮磨的日子里,就心存美好的梦想:希望自己今后能与师姐比翼双飞,此一生足矣!他曾经在梦想中念着“如雪”的芳名,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啊!他不知道齐如雪这么多年是否知道自己对她的一往深情。

  然而此刻齐如雪这么嗔怪,夏侯雄不敢孟浪,赶快收紧心猿意马,正色问齐如雪:

  “师姐,你下山这两年,师父日日思念。能告诉师弟我你这两年的行藏吗?”

  齐如雪轻启樱唇,说出一番话来。

  有分教,一首《南乡子》为证:

  

  情深深,雨濛濛,有缘与君喜相逢。

  妹意情思哥可知,寄秋风,飘叶尽栖梧桐枝。

  

  欲知齐如雪说出如何一番话,且听下回由在下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