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论天下惺惺相惜  图复得暗暗心惊
4/410

第三回    论天下惺惺相惜  图复得暗暗心惊

  列位看官,在下的上回书说道,夏侯雄的“钩剑合璧”图被盗,百思难解盗者为何人,如何晓得消息。心里正烦恼间,与韦言相遇,二人志趣相投,谈得入港,相见恨晚,由韦言提议,二人遂结拜为异姓兄弟。

  夏侯雄与韦言结拜后按长幼序齿重新入座,韦言坐了上首,夏侯雄下首相陪。

  二人酒过三巡,夏侯雄正欲启齿开言,忽然听见客店外面人喊马嘶,喧闹了好半天。俄而店小二手里提着一挂血淋淋的物事进屋,夏侯雄问他:

  “店家,店外何事如此喧哗?”

  店小二笑吟吟地道:

  “这下好了,向飞将军的大军今日进驻吴县周围,听说向将军的帅府就设在县城里,百姓们再也不惧散兵游勇、流寇、盗贼的骚扰与欺侮了!”

  店小二又掂掂手里的物事说:

  “刚才有位军爷杀了一条到处乱窜的流浪狗,小人花二十个铜钱买下了一条腿,待会儿小人在厨下给二位客官整治得下酒。”

  韦言道:“有谢店家上心了,住店饮食等的银两一文也不会少了你的。”

  店小二满脸堆笑,捣蒜般点头说:

  “多谢,多谢,这年月做点生意十分不易,一看二位客官就是叱咤风云的英雄豪杰……”

  夏侯雄赶紧止住店家的话头,摆摆手说:“你赶快去治菜吧,我们兄弟有话要说。”

  “是,是。”店家答应着下去了。

  夏侯雄问韦言道:“请问兄长,此来作何打算?”

  韦言反问夏侯雄道:“愚兄一路来,见昔日诸侯列国趁当今大齐衰微之时纷纷复国,大有重回列国鼎立之日。不知贤弟作何感想?”

  夏侯雄霍然立起慨然道:“此大大不可取也!想我华夏民族,自古生长于黄河、长江之南北两岸,泰山、秦岭之东西沃野,本就是一国一家,何为四分五裂,相互攻伐耶?一旦复为列国,必定常为土地金帛连年攻战,黎民百姓苦无宁日,此岂是我辈生于世愿所见也!”

  韦言也起身道:“好!贤弟所言极是,高瞻远瞩,以社稷、人民为念,不失为男子汉大丈夫之豪气!想我华夏民族三皇五帝当年开疆拓土,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历经夏、商、周诸朝,人民团圆,其乐融融!不曾想后来分崩离析,分裂为诸多小国,连年战火不息,人民涂炭。我辈绝不能目睹此惨景延续,应如大齐王朝一统天下,使社稷完整,人民安居乐业!”

  夏侯雄与韦言志同道合,相见恨晚,边互相频频举杯,谈论甚是欢娱。这时店家送上一大盆热气腾腾的红烧狗肉,喷香扑鼻,二人又换大碗饮酒,举箸大块吃肉,好不惬意!

  韦言对夏侯雄言道:“我二人几日已义结金兰,也确立了今后奋斗之大志,只不过时下各路兵马众多,鱼龙混杂,我二人当谨慎选择。”

  夏侯雄道:“小弟常年随师尊在华山读书、练武,与世隔绝,对当下时事缺乏了解,一切听兄长定夺。”

  韦言沉吟道:“现进驻吴县的向飞大将军,是大齐统一之前鄂国重臣向旌之子,听说他骁勇善战,自起兵以来,与大齐王朝的军队交战几乎是百战百胜。他现在已经麾下猛将如云,谋臣如雨,兵强马壮,人马号称三十万,是目前各路反齐人马中实力最强的。我与你可先投他。”

  夏侯雄道:“是,谨遵兄命。”

  韦言又道:“夏侯贤弟,愚兄通过昨晚、今晨对你的了解,知道贤弟胸怀大志,熟读兵书,武功卓绝。但今后遇事不可太逞强,当韬光养晦,深藏不露。”

  夏侯雄道:“谢兄长教诲。”

  二人谈得十分高兴,饮得也十分尽兴,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相见恨晚啊!二人直到中午才回到各自的房间歇息。

  夏侯雄酒饮多了几碗,微有醺意。他关上房门,略作洗漱欲上床小憩一会儿,忽觉枕头下鼓鼓囊囊有物件。他掀开枕头,发现昨晚失窃的“钩剑合璧”图赫然在目!

  他不禁愣住了。这正是:

  

  云外仙楼有悬阁,海市蜃楼蔚奇观。

  强中自有强中手,盗图送图为哪番?

  

  欲知盗图者为系何人,又因何送回来,个中缘由且看下回为看官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