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心感慨满目苍凉  住客栈夜失宝图
2/372

第一回 心感慨满目苍凉  住客栈夜失宝图

  列位看官,上回书说到夏侯雄在华山拜别师尊下山,少不得餐风露宿,日夜兼程。

  他一路耳闻目睹世事,感慨万千。

  曾经是多么锦绣画儿一般的大好河山啊,现在却哀鸿遍野,风雨飘摇!

  想当年大齐王朝的开国皇帝齐太祖,年轻时胸怀大志,雄才伟略。登上王位后励精图治,不惧亲旧王公贵族的反对,重用人才,施行新法,硬是把一个偏僻贫瘠的诸侯小国齐国治理得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民富国强,雄踞列国之首。

  时值诸侯列国纷争,战火连连,老百姓人心思治,人心思安。齐太祖把握天下大势,率齐国虎狼之师直指中原,仅用十年的功夫,逐一灭掉诸侯列强,扫平宇内,一统天下,终于登上九五之尊,开大齐王朝之基业。

  但是不曾想齐太祖登位后却严刑峻法,禁锢思想。又不使百姓休养生息,大兴土木,横征暴敛,致使百姓怨声载道,民不聊生。齐太祖驾崩后,齐高宗继位,统治上竟比其父尤过之而不及,百姓们更是釜上加薪,水深火热!于是有志士登高振臂一呼,天下的百姓们争相响应,起义大军顿时汇聚了百万,震撼这大齐王朝摇摇欲坠!

  这时当年被齐太祖灭掉的诸侯列国死灰复燃,他们的贵族王侯的后代趁机招兵买马,打造兵器,囤居粮草,或者复国,或者与其它复国的诸侯争夺地盘。一时天下狼烟四起,只是苦了那些黎民百姓,纷纷扔掉手里的农具,扶老携幼,为逃避战乱背井离乡。

  前面就是吴县县城了。残阳映照着城墙垛口,一片血红。

  夏侯雄举目四望:城外金黄的稻谷这时已经成熟,却不见一个农人开镰收割。偶尔见到几个人从城里出来,都是臂缠包袱、扶老携幼的难民。他们惊惶地从稻田里的阡陌上走过,惊起一群鸦雀忽拉拉飞起,瞬间遮蔽了半边天。

  夏侯雄长叹了一声,信步走进了县城。

  县城的街道上行人稀少,街道两旁的店铺许多都关了门,开门的店铺寥寥。夏侯雄找到了一家客栈,大声喊着要住店。

  店小二从里面出来打量了几眼夏侯雄,狐疑地问:

  “看客官风尘仆仆,似走了很远的路,请问客官住店是一个人吗?”

  夏侯雄反问道:“是一个人,有何不妥吗?”

  店小二陪着笑说:“小人有点为客官担心,现在兵荒马乱的,孤身一人在外行走十分危险哪!”

  店小二说着,觑一眼夏侯雄腰间的吴钩,似乎明白了夏侯雄敢只身在外行走的原因。

  恰在这时,店里又进来一个客人喊着要住店。夏侯雄一眼看过去,见来客与自己一般,也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他白脸膛,剑锋眉毛,一双黑亮的眼睛,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他肩上背着书囊,腰里挂着一柄长剑,一看就身负武功。

  夏侯雄很自然地对这位年轻人产生了好感。那年轻人见夏侯雄不眨眼地打量着他,他也回头打量了夏侯雄几眼,二人相视一笑,看来年轻人对夏侯雄亦有好感。

  店小二把夏侯雄和那个年轻人安歇的房间都安排在客栈的楼上,两个人的房间相隔不甚远。二人跟随店小二上楼,临回各自房间前,相互寒暄了几句。年轻人首先拱手问夏侯雄:

  “请问这位兄台尊姓大名,贵府在何宝地?”

  夏侯雄连忙也拱拱手答道:

  “小弟免尊复姓夏侯,单名雄,来自秦地华山。请问兄台尊姓大名?”

  年轻人答道:“小弟免尊姓韦,单名一个言字,来自楚地阳县。”

  夏侯雄道:

  “旅途劳顿,望仁兄早早安歇。”

  年轻人也微笑着道:

  “多谢,仁兄也是如此。”

  二人寒暄后进了各自的房间。

  子夜,清月透棂,万籁俱寂。夏侯雄盘腿而踞,先温习一遍师门独创的“九转神功”,打通任、督二脉,一身真气在体内生生不息,只觉得神清气爽,真力充沛。然后再取出下山前恩师交给自己的“钩剑合璧”图研习,一招一式地比划,顿觉有鬼斧神工之妙。

  夏侯雄正入神间,忽觉窗前有人偷窥,他忽地一长身,顺手拔出吴钩旋风般地扑向窗前,只见面前人影一闪。夏侯雄随即穿窗而出,跟前面人影追下。谁知前面那人的轻功高出夏侯雄许多,在几个屋脊上腾挪了几下就不见了踪影。

  夏侯雄有点气馁,自己平时自以为已经得到师父的全部真传,足可以傲视天下,所以此行奉师命信心十足,没想到才出师门即逢劲敌!

  夏侯雄由窗口回到房间,更让他吃惊的是:他刚才穿窗而出前匆忙间把师父交给他的“钩剑合璧”图塞在枕头下面,现在却已没有踪影!盗图的人还用手指在桌子上写下八个大字:

  

  雏鸟出巢,仍须历练!

  

  每个字力透桌面!

  夏侯雄回到窗前,只看见窗外清月冷寂……

  这正是:

  

  茅庐初出,雄心壮志冲云天;

  危机乍现,山外高楼更巍峨!

  

  欲知盗图者系何人,与夏侯雄有何干系,且听在下下回文给看官细细道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