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一样痛过
2/740

死一样痛过

  你在孤儿院生活过吗?你懂孤儿院孩子们的感受吗?你明白被欺负时孩子们的痛苦难忍吗?

  是的,他和她,就是这毫不起眼的孤儿院里相依为命的人。

  凌江,这个用生命守护安七夏的少年。

  刚步入初中,就成了众矢之的的安七夏,她还只是个稚气未脱的女孩,却无意间成了整个校园的“风云人物。”

  “知道初一刚来的一学妹,美得真是惊心动魄!”

  一男生故作吃惊状,好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女孩的容貌,只能感叹。其实,他丝毫不存在任何夸张手法,小女孩,的确长相非凡。

  “你说的是那个叫安七夏的吧?”

  另一个黄发男生将腿高高摆在桌子上,背靠椅子,像个领导般,目中无人的试问道。

  他们是这所乡镇学校的leader,俗话就叫扛把子。虽是几个初三男生,却在这所相对中等的学校有了一番自己的天地。

  这个名叫安七夏的女孩,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作为初三的他们,撩妹已经成了必要的功课。

  要问这些“有权有势”的男生把过多少学妹学姐,我想,那是计算不出的数字。

  “可不是吗,那女娃娃的脸精致的我他妈想毁了。”

  围在一起的,一只手揣裤袋里,一手握着圆珠笔的男生咬牙说道,好像手中的圆珠笔,就是他想要摧毁的,他眼中的“女娃娃。”

  “就冲你这句话,我们就会会这精致的‘女娃娃’。”

  男生将腿从桌子上拿下,挺直身板,手指摸索着自己的下颚,饶有兴趣的说道。

  他们在这所学校拥有一定的话语权,说一没人敢说二的势力拿下这“稚气”的女孩,倒是件掐掐手指就成了的事情。

  所有女生几乎都对这种拥有着“权利”“颜值”的男生有着迷一样的兴趣,因为女孩的心底,喜欢极其有安全感的男生,有能力保护自己的男生。

  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在他们没有动手之前,这个所谓的“女娃娃,”自己摧毁了自己。

  一切来的毫无防备……

  

  “喏,棒棒糖。”

  骑着单车,男生从背包袋里掏出一支草莓棒棒糖递给单车后坐着的小小女孩。

  女孩虽已步入了初中,看上去却比实际的年龄小上好几岁。

  白皙的脸蛋,淡淡的柳叶眉,眼睛不大却把她的内心世界展露无遗,小鼻子小嘴巴也显得极为标志。

  这分明是一朵美丽的茉莉花,洁白无暇,清新淡雅,芬芳扑鼻。

  这是所有男生的心魔,因为女孩脸蛋精致到挑不出一丝不完美。

  而男生呢?他拥有仿佛精雕细琢般的脸庞,英挺、秀美的鼻子和樱花般的唇色。他嘴唇的弧角相当完美,似乎随时都带着笑容。这种微笑,似乎能让阳光猛地从云层里拨开阴暗,一下子就照射进来,温和而又自若。

  放眼望去,柔和的阳光轻洒女孩肩膀,骑着单车的男孩优雅的不似人间之物。

  这便是行走在路上,盖过一切风景的,像是画家精心琢磨,小心落笔的唯美艺术画。

  “谢谢凌江哥哥。”

  女孩轻轻搂住男生的腰,仍旧可以腾出一只手来剥开糖果纸。

  如果问女孩为什么喜欢吃草莓棒棒糖?我想说,那是种习惯,一种需要棒棒糖来填补上内心空缺的某一部分。

  男生的白色衬衫让人看上去心旷神怡,干净的他,优雅的他,温柔的他,一点不像孤儿院出身的孩子,举手投足倒像是个贵族人家遗失的少爷。

  “糖吃多了可不好。”

  蹬着脚踏板,速度均匀的行驶着,心里却惦记这小丫头的生活习惯。他这样劝说着。

  “我当然知道了,可是……”

  听到后座发出的些许声音,男生没有太在意,反而想听听这小丫头未说完的话,直到,一只可爱的小手从他的腋下伸到面前,白皙的手中握着被剥开纸的另一支糖果。

  “这样的话,凌江哥哥就不用让七夏戒糖了吧。”

  刚刚发出的声音,便是这精灵般的女孩悄悄剥开糖果纸的声音,她的凌江哥哥已经劝她好多次了,可是,习惯了,就改不掉了。

  前座的男生用女孩看不到的笑容将糖咬进了嘴里,原来,这丫头自己还私藏了糖果。但是看在她还算诚实的份上,自己也不计较这么多了。

  只要她开心就好。

  自己生存的目的,不就是守护这个女孩的纯真和善良,守护她的每一份快乐,催着她慢慢成长,这样,就够了。

  “下车吧,小丫头。”

  只见男生将车停在了一条小道上,女孩从车座上跳下来,嘴里早不见了那喜爱的棒棒糖。

  这是他们约好的,每周的周五放过学,都要来的大海。由于路程较远,一路过来,已经入夜了。

  昏昏沉沉的天空,眯着它想要闭上的眼睛,伴随着阵阵凉爽的海风,男生牵着女生的小手踏过沙滩,一路径直走到海边。

  海风吹着女生柔顺的小辫子,双手打开,感受海风带来的清凉、自由和浮沉。

  “爸爸妈妈!千万不要担心七夏!因为七夏生活的很好!很快乐!”

  用着她还未成熟的嗓音,声嘶力竭的对着黑蒙蒙的天空嚎啕着每一句话,她以为,大点声,就可以让远在天国的他们听到自己的呼喊和来自心底的浓浓想念。

  她想告诉他们,千万不要为七夏担心……

  不知是海风太凉,还是心底太过浓重的情绪,泪水从女孩眼眶涌出,一滴一滴,面庞滑下,落在被海水浸湿的湿润的沙滩上。

  凌江扯唇一笑,覆上女孩洁净的面庞,眼里深重无比,“小丫头,这一生,于我而言,你最重要,所以不管走了多少人,失去多少人,只要我在,你永远不会孤单一个人,明白吗?”

  他说的轻巧,他却知这句话的繁重,他要守护她。对于他来说,那个从未谋面的父母还不如这女孩的一滴眼泪来的重要。

  当这女孩第一次进入孤儿院时,她的怯懦,恐惧,无助,他尽收眼底。

  于是,平凡又伟大的念头在男生心底萌生。

  “凌江哥哥也是七夏最重要的人。”

  最重要的人,没有之一。

  她的每一次成长,都由他来守护。尽管她什么也不说,心里对这个素未谋面却守护自己至此的男孩感激不尽。

  彼此守护,愿为对方付出一切的感情。在这个经不起考验,弱肉强食,残忍冷酷的社会里,说不得空前绝后,却也算是凤毛麟角吧。

  与对父母的感情不相上下的他,早已占据了整个内心。失去一切,不可以失去眼前将自己搂在怀中的男孩。

  而上天偏偏喜欢开这样大的玩笑,那个至亲到不能失去的男孩,它却不由分说,一丝不剩的将他带走了。

  新的一周,男生照旧在楼下等他的丫头,单脚踩着脚踏车,看上去极有耐心。

  拉了下书包带,女孩从院中跑出来,二话不说,直接坐到男孩的车上,搂紧他的腰。

  “糖在书包里。”

  男生习惯性的说了句,然后踩着脚踏车,向学校前行着。

  女孩熟练的将糖果剥开塞进嘴里,糖果将女孩的嘴巴撑得圆圆的,看上去,可爱极了。

  “唔……”

  塞着糖果的嘴发不出清晰的声音,突然的停车,让女孩猝不及防的撞到了男生的肩膀,闷哼一声。

  “怎么了?凌江哥哥。”

  女孩探出脑袋,这才看到车的前方站着的几个彪形大汉,纹着刺青,裸露着胸膛,眼神不善的看着他们。

  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不是普通的预感,而是一种强烈的,可怕的预感。

  “早听说你这小丫头的名声了,如今一见,还真是让人吃惊的脸蛋啊!”

  他们是这片街区的混混,并且,是极有胆量的恶霸,他们弄死过人,却不用偿命。不知是怎样躲过警察的,以至于,整个街区的人怕他们,也恨极了他们。

  凌江有种不安在心底滋生,他习惯了这种为了身后丫头慕名而来的人,他从不将他们放在眼中,没人能在他眼前动这个女孩,可这次不一样,这,是群不怕死的混混。

  “来,小丫头,哥哥跟你聊聊。”

  大汉走近女生,伸出他邪恶的手蹭上女孩极致的脸蛋,女孩很明显讨厌他的触碰,扭过脸去。

  “呦,还不让碰?”

  许是大汉看出这丫头眼底的嫌弃,反而伸手一把捏住她的下颚。

  “滚!”

  女孩未动之前,男生一把握住大汉的手腕,用力一甩。禁不住突如其来的力气,大汉控制不住的身体向后退去。

  若不是身后的小弟眼疾手快的接住他,他早就摔了个狼狈的跤了。

  这下,大汉眼中燃起浓浓怒火,一改之前的好脸色,对身后的人吩咐道:“把她给我拉过来!”

  几人一听,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就去拽女孩,女孩明显有着无力的反抗,她才多大,怎么抵得住这群男人的力气。而凌江呢,一边护着女孩,一边阻挡着这些来者。

  终究,寡不敌众。

  女孩被扯到大汉身前。

  刚想去碰这张清秀的脸时,另一边,被三人控制住的男生眼底充血的放着狠话:“你他妈敢碰她,我杀了你!”

  本就有意要碰,听到这话,大汉更是嘴角一撇,不讲话放进耳中的蔑视,用力握住女孩想要别开的脸:“我碰了,你能怎么着?”

  充了血的眼睛,看上去极其恐怖,男生此刻如同失控的恶虎,挣开束缚,朝大汉奔去。他将他扑倒,骑在他身上,握紧拳头,用尽全身的力量朝大汉的脸砸去,每一拳都砸在大汉的鼻梁骨上,那无非是人体最薄弱的地方之一。

  大汉的惨叫还未出声,就被另一拳给堵住了嘴。

  男生双手捏紧大汉的脖子,用尽力气,想要将他置于死地般的爆发。

  “碰她!我杀了你!”

  此刻的凌江,再无了往日的温柔,狠厉的双眼,充满杀心。

  “凌江哥哥,不要!”

  女孩惊呼着,她虽小,可不是不懂法律,杀人偿命,她不要凌江哥哥的一生沾上污点。

  无奈,身后的男人死死的抓住女孩,她想上前拉住他的凌江哥哥……

  大汉的脸色铁青,望着男生杀心极重的眼睛,他一点点失去知觉,微微侧过头,向早已吓得呆滞的手下们投去最后的求助。

  手下好像这才回过神来,他们以为骑在身上的男人应该是他们的老大……

  凌江猛的失去重力,因为身后的其他人死死的拽住了他,将他从他们老大的身上拉开。可眼中的杀心,丝毫不减。

  大汉这才得到了一丝喘息的空间,大口呼着来自生命的气息。睁着红血丝的双眼,他从腰间摸出匕首,毫不犹豫的向被拉住的男生捅去。

  “不!”这是,女孩的惊呼。

  “我他妈让你牛×,给我去死吧!”这是,大汉的愤怒和复仇。

  说着狠厉的话,做着狠厉的事。当血像流水般从男生腹中涌出,那一刻,那个名叫安七夏的女孩,生命中最后的希望在一点点幻灭。

  男生的嘴角不停地抽搐着,他听到了地狱的呼唤,看到了,女孩惨白的面容。

  而大汉已经疯了,将匕首插进男生腹中,深了又深。

  他不死,就会弄死自己,所以,你,给我去死。

  “警察来了!”

  恍如梦中惊醒,大汉将男生向后一推,带着错乱的步伐,逃离了人群。

  是谁报的警呢?

  是那些被下破了胆,不想惹祸上身,冷血观看的路人吗?

  倾盆的大雨毫无预兆的落下来,留下呆滞的人儿和血泊中的男生。

  迈着沉重的步伐,女孩向躺在地下的男生走去。

  她是个失去灵魂的躯壳?还是爱吃棒棒糖的人呢?

  雨水夹杂泪水在女孩脸上肆意流淌,她抱起血泊中男生的身子,想要将他从血水中拉出,她知道的,他那么爱干净。

  “七夏……”

  这是男生第一次叫她的名字,也是最后一次。

  “我在啊。”女孩轻轻应允着,努力不让他看出脸上泪水,还好,有雨水替她撒谎。

  “以后…自己,照顾好自己……”

  男生哽咽着用尽最后的力气,对女孩嘱咐道。这个世界上,他早就没了留恋,死,一个名词而已。而眼前的女孩,要谁来守护呢?

  “凌江哥哥,你在说什么呢?你难道想抛弃丫头,让丫头一个人去看大海吗?”

  雨水浸湿了女孩的衣衫,带着男生腹中血水,一地腥红,极其刺目。

  躺在女孩怀中,男生望着她,露出轻轻的笑意。

  “不要,丫头一个人会迷路的凌江哥哥。”

  她撒着娇,如果细听,你可听得到那颤抖的尾音?

  仿佛看到了黑白无常的影子在向他招手,他咬牙不肯闭上早该闭上的双眼。

  摸向她的脸,他想把这张脸做上标记,让他下辈子还能见到她,守护她,喜欢她。

  撑住最后的一口气,他抽搐着的嘴角轻起:“我…喜…喜…”

  一句完整的话,从他口中都极难说出。

  “不要凌江哥哥!丫头答应你再也不吃棒棒糖了,你不要睡觉好不好……”

  纯白的连衣裙被鲜血浸透,泪水布满的双颊微微颤抖着,因她感到了生命中的最后一丝希望在渐渐消失,远去。

  血泊中的少年艰难的扯出一抹笑容,撕裂的疼痛感也阻挡不了。给她留下最后的笑颜时,带着他未完成的承诺,未完成的嘱咐,未完成的重要的话,闭上了他沉重的双眸。

  女孩只是微微一颤,然后轻笑,笑的有些苦,有些撕心。

  她轻轻擦拭他脸上的雨珠,将他散乱的头发一一梳理好,抱紧他冰冷的身躯……

  

  人生就像列车,总有人上来,总有人下去,当然,也会有人选择中途退出。

  雨过天晴,一周后,当人们回归正常的生活后,走在街上,你不难发现,一位引得众人频频回头的女生。

  一头及腰的长发浓密顺滑,披在肩上,漂亮的瞳孔里闪着不食人间烟火的秋波,小巧精致的脸上铺着一层又一层的浓妆,化得刚好的眼影,那水水的红唇性感而妖媚;露背长裙将少女稚嫩的腰背展现人前,让经过的男人不由的放长了他们的眼球看着。

  她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的白嫩,而紧致的长裙,将她那小蛮'腰修饰的很是完美。

  正是应了李延年的那首诗句: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说她13岁?

  13岁少女,因老师的认可而开心,因父母的宠爱而幸福,因有趣的朋友而快乐。

  而她呢,眼前的这个女孩,或许应该称为女人。

  她的浓妆太过艳丽,压制了她内心小小的孩子气,纯真、可爱、善良、一切……都不复存在。

  纤细的玉腿终于在一个地下室般的地方停住,随着呼喊,仓库中走出了熟悉的影子。

  “眼哥,美女!”小弟呼喊着。

  那大汉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看的她好是爽快。

  见到来者,大汉明显眼睛一亮,猥琐的笑容和不安分的手碰上女孩。

  “呦,小美人,和那天完全不同的风格,还他妈这个样子性感啊!”搂上女生不盈一握的腰肢,大汉在女孩脸上吹着气。

  女孩只是莞尔一笑,却甚是美艳,撒娇道:“眼哥夺去人家的哥哥,要赔人家……”

  女孩的声音酥麻了在场所有男人的心,她随着他的小弟一样称呼着他。大汉手向上伸去,摸上女孩裸露的脊背,陪笑道:“你说那个男生?他能给你什么?你只要好好跟着我,服侍好了,你也得过着好日子不是?”

  他能给我什么?他能给我你们所有人都不懂的东西。

  旁边的其他人都看的心里痒痒,可碍于老大在此,谁也不敢对这女孩造次。

  女孩默许的样子乐坏了大汉,大汉将女孩向房中引去,突然碰到的坚硬,让女生驻下了脚步。

  “好漂亮的匕首,可以送给我吗?”

  大汉这才发现女孩对他腰间的匕首感兴趣,早说,他还费那些功夫,将匕首从腰间拔出,放下所有防备的他亮着匕首,说道:“这可是上好的匕首,能拿得起这个的,可都不是好惹的角色,你若喜欢,我就送你。”

  一边抬高着自己的身份,一边宠溺着怀中美人。大汉早就被这丫头迷的神魂颠倒,第一次见这女生,也不知怎的,魂都飞了。他本不对这种13岁的小丫头来兴趣,可眼前的女孩,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她的绝世容貌。

  拿到匕首的女生,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只有一瞬间而已。

  女孩对大汉露出莫名的笑容,随后……

  “啊——”

  整个地下室充斥着这恐怖的惨叫声。

  来自大汉的,惨叫。

  所有人都楞住了,定睛的看着不可思议的一幕。

  女孩手中的匕首已经插入大汉腹中,直击那个叫心脏的地方。

  此刻的眼神,似乎写着“去死。”

  “用自己的刀捅了自己,是不是很好玩?”

  加重了手中力道,她像个死神般的存在,鲜血染红了女孩素净的小手,从她手掌滴落而下,血色的连衣裙似乎早已经揭示了这样的结局。

  那般的艳红。

  “拉开这疯女人!照死里打!”

  悲痛之际,还能如此有闲心来惩罚人,大汉也是个,锱铢必较之人。

  刚想上前阻止的小弟,听到了室外的警笛,喊了声:警察!便通通跑开了。

  他们可以不要主子,但不能不要性命。

  率先进入室内的警察举着手枪,却看到这出人意料的血腥场面,不得心下一惊。

  收拾好情绪,为首的警官说了句:“带上她!”

  另一个警察将手铐拷上女生带血的手腕,女生也没打算反抗,空洞的眼睛跟着警察向室外走去。

  没人能把她怎么样,就像警察从她口中什么也问不出。所有的事都是从被抢救过来的大汉口中得知。

  他们如何也想不通,究竟怎样的仇恨,能让一个13岁的女孩成长成这个样子。

  本该被判处死刑或无期徒刑的她,因为未成年的规定,而被缩减到牢狱一年即可。

  其实谁都不想让这样一个美妙的女孩忍受牢狱之灾,可她一副毫不在意的神情,没有丝毫悔心的昭告着世人,我要他死!

  警察给了她一次又一次机会,她毕竟是个孩子,大家希望她能改变口供,改变心态,可她却说:只要有机会,我就杀了他!

  说这句话时,她总是在笑,笑的猖狂,笑的残忍,笑的痛彻心扉……

  为什么恶人没有被碎尸万段?为什么呢?她想不明白。

  可是,谁又能给她答案呢?

  这样的念头已经不再是少管所能够控制的,她必须进入牢狱,忍受痛苦,消磨戾气。

  大汉便没那么幸运,获上故意杀人罪,他被判上无期徒刑的重责。

  那一年,那朵纯洁美好的茉莉花,凋零了。

  多年后,如果你问我,当年惨烈的少女杀人案,警察怎么会知道?并且将位置找的如此准确呢?

  我想,那样的安七夏,本就没打算活着出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