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
5/610

第1章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

  

  南阳。

  

  孤儿院。

  

  就在孤儿院的湖畔,竟然盛放着大片大片的金色花朵,就像一颗颗金色的星星躺在碧绿的叶片之间,但没有一种星,可以如此璀璨夺目,流光溢彩,妖艳得仿佛可以夺去人的呼吸。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生命中来了又换

  可这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偌大的孤儿院又响起悠扬的歌声,让人听着心醉又感伤。谁会知道这样的歌词是一个18岁女孩的依靠与守护。

  

  “丫头。”

  

  远处传来慈爱的呼唤。只是女孩似乎并没有听见,还在轻声吟唱着。直到温暖的衣服盖到自己身上时。

  

  她转头,露出甜美无邪的笑容。那笑容,仿佛能将冰雪融化,太甜了,太美了。

  

  “傻丫头,夏天的晚上容易着凉,怎么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呢?爷爷老了,总不能让爷爷照顾你一辈子吧。”

  

  女孩舔了舔唇,笑了笑。其实她想说,除了这个老人,她还剩下些什么?

  

  固然再多的美景,陷入女孩眼里时泛起却是淡淡的忧伤。

  

  望着高空的辰星,女孩闪着眼睛,手在秋千上摩挲着,“爷爷有什么愿望吗?”

  

  有什么愿望,她会替他实现,这是,她报答的方式。

  

  老人裹紧身上的衣服,摸上女孩的脑袋,充满希望的嗓音:“爷爷希望,丫头一辈子快乐。”

  

  女孩似乎不满这个答案,若有所思,摆动着双腿,秋千随着她的动作晃动起来。

  

  这该是多么难以办到的事情啊,爷爷。

  

  她不会再快乐了。

  她快乐的来源,都一一离开了啊。

  

  刺骨的夜风穿透老人的身躯,他捏紧了衣服,对女孩说道:“风大了,爷爷身子骨受不住了。”

  

  说罢,便作势要离开。

  

  听到脚步声渐远,或许是自言自语,或许是无心之言,她低沉着嗓音,不知说给谁听:“可丫头早不该活在这个世上了。”

  

  她从秋千上起来,寒夜的冷风刺穿了她凉薄如水的身子,她似是没有知觉,毫无反应的向屋子走去。却不曾发现,身后的老人并未走远。

  

  老人站在原地木讷了。

  

  这么些年,原来,她未曾忘记过。

  

  她一如既往的,对世界失去了信心和勇气。

  

  恍如14年前的情景再现。

  

  14年前,南阳的高速公路禁止人群通过,在这里,刚刚发生了大型车祸,人群密集,警察们有序的指挥着,救护车如火如荼的奔着,叫着。起火的保时捷里母亲深深的搂着女孩。只听“轰!”车毁人亡。如果不是他,那个女孩会死的吧,院长想着。车子在漏油,他救出一个女孩,还没有回头,车子已经爆炸了。他知道,随着那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这个女孩的人生也如车一样——毁了。

  

  后经多次调查,才知道,自己救下了一个雨城商业精英的女儿,他的父亲安瑾国是雨城知名的商业人士,不过,再高贵的身世都随着那声巨响消失了。14年后的今天,人们早已不记得什么富家千金,恐怕连那场车祸也忘记了。

  

  渐渐的,院长又陪着女孩走完了六年的初高中生活。如今的女孩,出落的越发漂亮了,一头及腰的长发像是特意为了女孩的美而定制的,眼睛里的东西从失望慢慢有了希望的存在。

  

  一段时间后,令人激动的高考已经结束,当红色通知书递到女孩手中……

  

  “爷爷,我……考上圣风了。”

  

  女孩话说的小心。本该是值得高呼的事情,从她口中说出来却满是为难。

  

  为什么?

  因为高额的学费。

  因为要离开孤儿院。

  因为要带走这里的记忆。

  

  在她平静之际,从屋内蹦哒出许多孩童,替她惊呼着:“姐姐好棒!”

  

  虽然他们并不懂,但圣风却是如雷贯耳的名称。是院长告诉他们,以圣风为目标。

  

  “真的吗?快让我看看!”院长拿起那红色的录取通知书,手有些许的发抖。“好孩子啊,出息了!不过,圣风是雨城的第一贵族学校,考上了是好事啊,这学费……”

  

  贵族学院圣风,是所有家长望子成龙的最佳教育和圣地,因为里面的设施环境教育,都是数一数二的。

  

  圣风是国际贵族学院,考上了,是这丫头有出息,至于高额学费……

  

  “你等等。”院长冲进屋里又跑了出来,把手中的卡递给女孩,“这个你拿着”。

  

  女孩看了看手中的东西,将它塞了回去,拒绝道:“我不要。”

  

  她深知这些钱对爷爷有多么重要,这是这个老人这么多年的积蓄,她没有拿的理由。

  

  “我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又不是白给你的,以后可要给我养老啊。进了大城市,一定要常回来看看我老头子,啊。”院长沧桑的两颊泛起两行清泪。女孩抬手抚去老人脸上的泪水。

  

  她爱他,爱孤儿院每个人。

  

  他养了这丫头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离开过他身边,如今,却要一个人踏上遥远的征途。

  

  他不放心。

  

  一种自凌江离开,表面平静,心如死灰的她,要他如何安心?

  

  但他知道,她在努力。

  在努力寻找希望。

  

  终于,他忍不住揭开了女孩封印的记忆。

  

  “孩子,凌江的事情要学会放下,开始你自己的生活好吗?”

  

  他知道这丫头对凌江的事有着怎样的心情,就像当初听到凌江死亡的消息,经不住打击的他,被送进了医院抢救。可等他出来,这丫头也离开了自己,进了监狱。

  

  那一年,是他的噩梦,也是她的。

  

  五年了,谁会懂得她是如何在学校受尽鄙夷,受尽嘲讽,受尽欺辱?

  

  女孩没有做任何回答,只是轻微的点着头。看不出她是真平静,还是假装。

  

  但他们都知道,她不会忘记他,永远不会。

  

  她不知自己是如何从孤儿院离开的?如何从熟悉的小屋走到孤儿院的大门前?如何从挚爱的孩童以及爷爷的身边一步步远去?

  

  此刻坐在火车上的她,轻告白靠着窗,窗外的景色从她眼前流失,流失。

  

  一滴泪水滴落,从脸颊到玻璃窗,她哭了。

  

  无声的哭泣中,她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为你流泪。我要把你,封尘在我的记忆里,永不开启。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