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0章  爱心如潮(二)
370/401

第三七0章  爱心如潮(二)

  第二天是周六,胡诚早早地坐公交车回家了。

  胡诚回到家里首先碰见了她的继母林文阿姨。

  胡诚的父亲名叫胡宏达,是本市一家很大规模的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在胡诚读初中的时候,胡宏达与胡诚的生母离了婚,娶了小他十余岁的林文。

  胡诚在整个上初中的时候是十分抵触这个林阿姨的。她为了故意气她的爸爸,她当时再也不好好读书,跑上社会与一些不三不四的青少年混在一起,变成了“问题”少女。

  过了不久,胡诚遇到了同学黄叶,黄叶主动地接近她,想了解她、影响她、帮助她。

  胡诚开始也是很抵触黄叶,但是随后发生了一件令胡诚一辈子都难忘的事——胡诚和黄叶两个人一起被一个叫涛哥的歹徒劫持,是黄叶在危急关头的机智、勇敢救了胡诚,胡诚也和她的爸爸胡宏达冰释前嫌(请读第三十八——四十二章)。从那以后,也是在黄叶的关注下,胡诚终于接受了林文阿姨。

  胡诚现在一看见林文阿姨,把肩上的书包朝地上一扔,叫了一声“阿姨”,猛地扑在林文阿姨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林文阿姨则被胡诚的痛哭吓得大惊失色,连忙边轻轻地拍着胡诚的后背,边着急地问胡诚说:

  “女儿呀,是你在学校发生啥事了吗?有人欺负你了吗?”

  林文为人善良、真诚。当初胡诚的爸爸胡宏达娶林文时,为了怕自己的女儿胡诚受委屈,与林文约定结婚以后再也不生育孩子,林文爽快地答应了胡宏达。而且她婚后一直都是十分真诚地对待胡诚,把胡诚完全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即使以前胡诚没有接受她的时候,她也不曾有过一句怨言。

  林文现在怀抱着胡诚喊出的声声“女儿”完全是由衷的。胡诚在林文的怀抱里哭够了,把眼泪一抹,她没有回答林阿姨的问话,带着哭声反问道:

  “阿姨,我爸呢?”

  林文指指楼上说:

  “你爸还在睡觉,昨天晚上公司开会开到半夜呢!”

  胡诚可不管这些,她嘟着嘴撒娇说:

  “麻烦阿姨上去把我爸给叫下来!”

  胡诚家住的是三层楼的豪华别墅,一楼是胡董待客聚会的,二楼是胡董办公用的,三楼是胡就三口人居住的。

  林文知道胡诚的任性的脾性,也知道胡宏达是有名的“女儿奴”,把女儿胡诚宠到了天上。所以林文要对胡宏达说他的女儿叫他,哪怕他三天三夜没睡觉也会赶快下来见女儿的。林文于是连忙上三楼去叫胡宏达。

  果然过了不大一会儿,胡宏达穿着睡衣就跟随着林文下楼,一路边叫嚷着说:

  “是谁欺负我的宝贝女儿了,啊?”

  胡宏达和林文下楼来,胡宏达看胡诚美丽的脸庞上泪水未干,连忙伸手来擦拭。胡诚则对林文说:

  “阿姨,我要跟爸爸说一些话,您先回避一下。”

  林文看了胡诚一眼,答应着离开胡诚父女俩,独自上楼去了。

  胡宏达拉着胡诚坐在沙发上,对胡诚说:

  “好了,女儿你有啥委屈就跟爸说吧。”

  胡诚眼眶里的泪水忍不住又流淌出来了,她拉住胡宏达的胳膊哽咽着说:

  “爸爸,不是女儿有委屈,是女儿最好的朋友叶子现在有难,只有您才能救她!”

  胡宏达听了一愣,着急地问胡诚说:

  “你说啥?你说的叶子是黄叶吗?她遇到了啥灾难了?”

  胡宏达对黄叶的记忆是很深刻的,他永远记得女儿胡诚读初中时被歹人劫持,是黄叶机智勇敢地救了女儿;更记得女儿胡诚读高中时有一段时间学习成绩掉队,是黄叶带着冯军、吴轩等几个好友每天晚上来给女儿胡诚辅导补习,终于使女儿胡诚赶上了大家,最终考上了这所名牌医科大学,胡宏达早已把黄叶当成了自己和女儿生命中的“贵人”、恩人。

  胡诚于是把黄叶被诊断为急性白血病的不幸的消息告诉了父亲。

  胡宏达听了感到十分的震惊、十分的痛惜。他沉默了一下,问胡诚说:

  “啊呀,黄叶这么好的一位姑娘……可是女儿呀,爸爸不是医生,只是一个做房地生意的商人,爸爸怎么能救她呀?”

  胡诚说:

  “爸爸你一定能救她!她得了这样重的病,面临着化疗、放疗、骨髓移植等,需要大笔的治疗费和手术费,所以我希望爸爸伸手帮助她!”

  胡宏达终于明白了女儿所说的“救”黄叶的含义。他对胡诚说:

  “哦,女儿是要我捐助黄叶治病呀?女儿你放心,爸爸我知道了黄叶的病情,既使女儿不说,爸爸我也会捐助她的,至少她的骨髓移植费爸爸包付!何况黄叶对女儿你、对爸爸我、对咱们全家都有恩,知恩必报是爸爸做人的信条呢!”

  “我的好爸爸,女儿好爱你啊!”

  胡诚一把搂住胡宏达的脖子,在爸爸满是胡茬的两边脸上亲了又亲。

  胡宏达的眼眶里面漾满了笑意,他笑着说:

  “哦,哦,好了,别亲了,爸承受不起……你已经是二十几岁的大姑娘了……”

  胡诚撅着小嘴说:

  “大姑娘乍啦?再大也是爸的女儿呢!我就是要亲,谁让你是我的好爸爸!”

  胡诚撅着嘴又在爸爸的脸颊上亲了几口才放开爸爸。

  胡宏达向胡诚关心地询问了黄叶的情况,胡诚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了爸爸。

  胡诚忽然想了起来,她对胡宏达说:

  “爸爸,我与叶子一家人交往了近十年,我太了解他们一家人了,他们如果知道是我们捐助叶子,他们是不会轻易接受的。爸爸,我建议用匿名的方式捐助行吗?”

  胡宏达爽快地说:

  “行,这件事爸爸完全听女儿的!”

  “好爸爸……”

  胡诚依偎在了亲爱的爸爸的肩头……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