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九章  情思绵长
329/401

第三二九章  情思绵长

  黄叶、肖艳丽、罗曼三位姑娘陪伴着孙老师在昏黄的白炽灯的下面为学生们缝好了鞋子,孙老师又手执手电带着她们巡视了另外一个女学生的寝室,也给寝室里的煤炉加足了煤,两个寝室里都是暖烘烘的,四位老师才各回寝室去安睡。

  山村的冬夜格外寂静,静得连天上的雪片儿落在房顶的“簌簌”声似乎都能听见。

  黄叶睡到半夜被冻醒了,她想应该是屋子里的煤炉应该加煤了。

  黄叶穿好衣服起床,怕影响两个室友的休息,就轻手轻脚地去打开煤炉察看,果然看见是煤炉里的煤快燃尽了。

  黄叶往里面加足煤,轻轻地掏出下面的煤灰,让空气进入炉心,不一会儿,炉上飘起了绿色的火苗,屋子里有了暖意。黄叶再封好炉门,安妥抽烟筒,这才轻轻地拂着手掌长舒了一口气。

  黄叶烧煤炉子的技艺十分娴熟。

  的确,黄叶对烧煤炉子一点都不陌生和外行,她四岁的时候父亲因为一场车祸去世了,妈妈黄淑英带着她生活。那时的妈妈黄淑英精神比较颓唐,沉浸在悲伤之中不能自拔,很少管顾黄叶。可怜五六岁的小黄叶就每天在家里摇摇晃晃地生煤炉子,由妈妈黄淑英在炉子上做点儿简单的饭菜度日。

  往事已矣,现在二十黄金青春妙龄的黄叶美丽、善良、大爱、自立,自强,正阳光向上,茁壮成长。

  黄叶上床前先察看一下睡梦中的两个室友,她把罗曼的被子掖好,再去看肖艳丽,忽然发现床上没有人,肖艳丽没有睡在床上。

  黄叶心里吃了一惊,这样寒冷的冬夜肖艳丽去哪儿了?千万别出了学校,外面有觅食的恶狼呀!

  黄叶推开寝室的门走出去,发现肖艳丽正站在走廊昏黄的路灯下面低头摆弄着什么。黄叶走过去一看,原来是肖艳丽在摆弄着手机,一会儿拨号,一会儿发短信,口里还不时在念叨:

  “郭毅你个没良心的,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为什么不回我的短信?我恨死你了!”

  黄叶禁不住“噗嗤”一笑地说:

  “我的个傻妹妹呀,我早就跟你说这是在大山里,手机没有信号,你打不出去,他也接不着。”

  肖艳丽抬头满脸泪涟涟地说:

  “可是我好想他呀!来之前我跟他约定每天夜晚打电话、看视频、发短信,可是一个多月了,我们两个人一次联系也没有,我心里都空荡荡的。我就是不死心呀,呜——”

  肖艳丽说着,伏在黄叶的肩头痛哭起来。

  肖艳丽的哭诉也激起了黄叶对吴轩的思念。黄叶不知道吴轩的工作是否顺利,又创作了什么样的画,吴轩的眼睛别太累着了,他是否现在也思念着黄叶……

  黄叶想着,她的心里也有点酸楚,不过她比肖艳丽要坚强、成熟得多,不会像肖艳丽表现得这么外露。

  黄叶用纸巾给肖艳丽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对她说:

  “你看你,这么冷的天在外面,脸和手都冰冷的,小心冻着了。万一冻坏了,到时候郭毅一定会向我兴师问罪的咧!”

  黄叶的话把肖艳丽“噗嗤”逗乐了,她说:

  “哼,他那个没良心的,才不会管我的死活呢!”

  黄叶笑着继续逗弄肖艳丽说:

  “哼哼,小丫头片子,刀子嘴豆腐心,嘴里咬牙切齿,心里不知道有多想!”

  肖艳丽把她的冰凉的俏脸紧挨着黄叶滚烫的俏脸上,问黄叶说:

  “叶子,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想你的吴轩哥哥吗?”

  “想呀。”黄叶用自己的嫩脸蹭着肖艳丽的嫩脸说,“不过我也许比较理性一点,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不近人情吧,把思念深深地放在心底,先做好手边的事情。”

  “我可没有你理性,我这是第一次谈恋爱,初恋哪!”

  肖艳丽撅着小嘴撒娇。

  黄叶也撅着小嘴怼她说:

  “你这样说,就好像谴责我谈了许多恋爱似的,我也是第一次初恋……不,顶多是第二次……我第一次初恋懵懵懂懂刚开始就结束了,我都一点没有体验到它的美好呢!”

  黄叶说的“第一次初恋”是指一年多前,她的表哥黄明亮的同学齐玉阳对她的猛烈的追求,过程很短,黄叶因为发现两个人在精神追求方面的差距太大,她就毅然地拒绝了齐玉阳的追求。

  肖艳丽向黄叶要求道:

  “叶子,把你的初恋的故事讲给我听吧,一定很浪漫。”

  黄叶则笑着说: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咱不回头看,咱只向前看。回头看都是冷霜冰雪,会把咱们两个人冻在这里成为冰雕的,咱们还是进屋睡觉吧,明天还要上课哪!”

  两个好友携手走进了寝室。

  ……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