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六章   难舍难分
236/401

第二三六章   难舍难分

  冯军和郭毅买了今天晚上八点赴安徽的火车票,他们两个人比黄叶和胡诚提前一天去学校报到。

  四个好友即将分开两地,此时此刻难舍难分。

  胡诚毫不讲理地对冯军和郭毅:

  “我不管,我今天要报复你们两个人,今天白天我们四个人最后相聚的时刻,今天都由我说了算,我要拍许多许多的照片留念!”

  胡诚所说的“报复”冯军,是指两天前他们四个人在横渡长江最后快到达江北岸的时候,胡诚的右小腿忽然抽筋了,黄叶赶紧上前施救,与冯军把她扶上车轮胎上,然后黄叶再给她排除抽筋,细心地按摩。

  黄叶和胡诚却没想到那个“鬼机灵”冯军居然与郭毅私下“串通”,从另外一个车轮胎上的大塑料袋子里偷偷地拿出手机,把黄叶施救胡诚的全过程都拍下来了。其中有几张照片照下了胡诚惊慌地在水中大喊“救命”、抱着腿在轮胎上呲牙咧嘴痛哭的狼狈相,使胡诚事后看到自己的“美容”尴尬不已。

  不过胡诚也挺大度的,说照片就不强迫命令冯军和郭毅删了,就保留着吧,毕竟它是很真实的记录了我们的青春和我们的友谊。

  今天黄叶、冯军和郭毅都得听胡诚的指挥。胡诚首先把三个好友带到“南维高拱”的黄鹤楼拍照,下黄鹤楼再上长江第一桥,四个好友或单人或组合站在大桥护栏边拍照。拍照完了,胡诚建议说从大桥南端步行到北端,下桥后再去汉阳古琴台拍照,四位现实中的知音好友致意两千多年前的俞伯牙和钟子期两位知音。

  下午,四位好友来到了风景旖旎的东湖,在伫立的屈原像前、古色古香的楚城里、绿树花香的磨山上、袅袅娜娜的垂柳旁……都留下了他们青春的靓影。他们然后泛舟在碧波荡漾的东湖上,四个人一起划着小船,共同高唱他们最喜爱的那首歌:《让我们荡起双桨》……

  从东湖回来,胡诚说要请三位好友吃一顿最好的“最后的晚餐”。黄叶和冯军、郭毅私下里嘀咕:胡诚是不是要请他们去享誉江城的“三五大酒店”去大快朵颐?谁知道胡诚却把三个人带进了黄鹤楼下的一家“蔡林记热干面馆”里,给每个人上了一碗香喷喷的热干面,一杯鸡蛋花清米酒。

  胡诚眼里噙着泪珠对三个人说:

  “我为什么要带你们吃最后一次热干面,喝最后一次清米酒?我是希望我们四个人永远不忘我们的家乡江城,不忘我们比热干面还要绵长、比清米酒还要清纯的友情!”

  “胡诚说的好!创意更好!”

  黄叶等三个人一阵欢呼,大家都大口大口地吃起了热干面、喝起了清米酒……

  入夜,黄叶和胡诚把冯军和郭毅送到了火车站。

  一路上,黄叶和胡诚硬是要给冯军和郭毅提着行李,拉着行李箱,说是尽最后一次心意,以致于沿途遇见的青年男性见了都愤愤不平的:这两个小子凭什么摆这么大的谱?居然让两个这么如花似玉的美女为他们拿行李?天理何在!

  在火车站外,黄叶像老大姐(黄叶实际上比冯军和郭毅小一岁)似地在他们两个人耳边絮叨:学习固然第一,但是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不要常熬夜,每天不许过12点;吃饭不能对付,每餐一定要吃饱,就在学校的食堂里吃,尽量少光顾街头的小摊;常洗澡,讲究个人卫生,尤其是在打完篮球、踢了一场足球以后,最后是每天泡泡脚……

  胡诚则叮嘱他们俩:

  “冯军、郭毅,你们两个人曾经答应过我,如果我和你们不在一座城市,不在一个学校,你们俩每天晚上都要给我发视频、聊天,我不管,你们一定要兑现你们的承诺,我和黄叶每天晚上都等着。如果你们失信,我胡诚今后一辈子都不理你们了!”

  胡诚说着喉咙管里有点哽咽了,冯军和郭毅对望了一眼,他们的眼眶也湿润了,他们对胡诚使劲儿地点头。

  冯军和郭毅要上月台了,黄叶和胡诚分别地拥抱了他们,作了最后的告别。冯军和郭毅一步三回头地向她们两个挥着手,万般不舍。

  “他们走了!他们走了!”

  平时一向表现坚强、倔犟的胡诚这会儿再也忍不住了,扑在黄叶的胸前嚎啕大哭,黄叶也轻轻地啜泣起来。她还是轻轻地抚摸着胡诚的后背安慰着好友说:

  “別伤心,我们和他们很快会再见的,一学期顶多四个月……”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