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四章  生日献礼
164/401

第一六四章  生日献礼

  第二天就是黄叶十八岁的生日。

  黄叶在舅妈家里一大早还没有起床,她的电话铃声就不断地响起,首先是妈妈和刘强叔叔以及刘莎莎打来的,刘莎莎还在电话里给她唱了生日歌;然后是吴奶奶和沈轩哥哥,吴奶奶说她今天要亲自给黄叶下寿面;接着是黄明亮、齐玉阳两个哥哥从北京打来祝福的电话。再是方珂和她的妈妈、郭毅和他的爸爸、胡诚和她的爸爸以及冯军等。其中一个人黄叶没有想到,是教过她小学、初中的沈荷老师,虽然师生两个人都忙,有三年没有联系了,沈老师却记得黄叶十八岁的生日,黄叶感动得热泪盈眶。

  这些打来电话的亲人朋友们绝大部分想上门来为黄叶祝福,尤其是黄叶的几个好友:沈轩、冯军、胡诚、郭毅,但是黄叶都婉言谢绝了。她昨天已经想好了,今天她要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度过十八岁的生日。

  待黄叶洗漱罢,舅妈姚爱珍推着舅舅黄江在客厅里等着她。舅舅和舅妈都满面笑容地祝贺黄叶生日快乐,然后端给黄叶香喷喷的长寿面,舅舅和舅妈陪着她吃完。黄叶说她想一个人出去过生日,舅舅和舅妈都点头同意,他们从小都尊重黄叶的决定。

  黄叶买了一束花,坐了很远的公交,来到了市郊的公墓,找到了爸爸的陵墓。

  因为爸爸的生命在黄叶四岁的时候戛然而止,所以黄叶对爸爸也只有三四岁时的零星记忆,印象最深的是在医院里,爸爸临终前紧紧地拉住她的手,疼爱地盯着她。但是黄叶对记忆不多的爸爸充满了感激之心,她感激爸爸把她带进了这个无限美好的世界,让她有了这么多疼爱她的亲人们和关心她的朋友们,使她充分地感受到了生活的温馨。

  黄叶读初中到现在六七年,每年的清明都独自来看一回爸爸。她没有别的啥想法,更不是与继父刘强有什么隔阂的,她只是不想因为爸爸而去打扰妈妈和刘强叔叔现在的生活,也不想让舅舅、舅妈增添啥烦恼。今天是她十八岁的生日,她成年了,应该来告诉一声给了她宝贵生命的爸爸。

  爸爸仍然在墓碑上深情地凝视着自己的女儿。黄叶把鲜花放在墓前,再跪下向爸爸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然后站起身喃喃地对爸爸说:

  “亲爱的爸爸,您的女儿叶子今年成为大人了,她特地来告诉您一声。女儿衷心感谢您给了她生命,女儿明白您临终前凝视着女儿的含义:您肯定希望女儿幸福。爸爸您放心,女儿现在十分幸福,亲人们和朋友们都爱着女儿!您肯定希望女儿成为一个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爸爸也放心,女儿从今天起就由人生的港口扬帆启航了,女儿会战胜前行道路上的任何困难险阻,成为您希望的人!”

  黄叶最后深情地注视了爸爸一眼,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黄叶在自己十八岁生日的这一天,用向在天堂上默默地关注着自己的最亲爱的人倾诉的这种独特的方式,充分地释放自己的激情,坚定自己的信念,告别昨天的青涩,抖尽身上和心灵上的尘土,坦然地走向明天的成熟。

  ……

  黄叶回到城里已经是下午,妈妈黄淑英给她来过一个电话,问她晚上回来是回舅舅、舅妈家里还是来妈妈这里。黄叶想了想,虽然舅舅、舅妈辛苦地养育了自己十二年,但是今天毕竟是自己的生日,也是妈妈十八年前受苦的日子,自己还是应该陪伴在妈妈的身边,她知道善良的舅舅黄江、舅妈姚爱珍会理解的。

  黄叶来到一个大广场的“爱心献血车”上献血。当她化验血合格后抽完了200CC血,她请求护士再给她抽200CC,护士笑着告诉她:

  “美丽的小妹妹,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为了你的身体健康,第一次献血不能太多,以200CC为宜,以后你再献就可以稍多一点了。”

  “好的。”

  黄叶愉快地离开了献血点,来到了区红十字会,她向工作人员拿出了昨天晚上妈妈黄淑英和继父刘强亲手签名的《遗体捐献申请表》,并交上有关证明、身份证、户口本和三张2吋的彩色照片,要求登记。

  接待黄叶登记的是一位和蔼可亲的戴着眼镜的阿姨。阿姨看了黄叶的各种材料,端详了黄叶许久。黄叶觉得奇怪,生怕自己还缺啥材料,问道:

  “阿姨,我还缺什么吗?”

  阿姨摇摇头。她取下眼镜擦了擦湿润的眼眶,说:

  “小姑娘,阿姨是看到你就想到了我的女儿,她和你一样大,也是十八岁,但是没有你漂亮,也没有你懂事……我以前接待多个遗体捐献者登记,他们或者是老人,或者是重病患者,像你这样正在青春、美丽健康的小姑娘来登记,我是见到的第一个——真是时代在前进,人们的观念也在不断更新啊!”

  黄叶笑着说:

  “我是第一个,但肯定不是最后一个,以后有一天,越来越多的青年会到您这儿来登记的!”

  “说得好。”

  阿姨点头,重新戴上了眼镜。她告诉黄叶,此申请可以自行撤销,也可以变更捐献内容。黄叶毫不犹豫地说:

  “阿姨,我既然来登记,就是经过了深思熟虑,慎重决定的,我今后绝不会撤销的。”

  黄叶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特地在申请表格里附了一句话:

  

  如果我以后身患不治之症,我愿意捐献我身体上所有还健康的器官。

  

  阿姨收起了表格,郑重地发给黄叶一张《遗体捐献登记卡》,敬佩地望着这位美丽的小姑娘告辞离开。

  ……

  冬天的傍晚,天边还有几缕夕阳的斜晖。风停了,雪住了,空气中似乎能嗅到一丝春的气息。

  黄叶又接到妈妈的电话,问她在哪儿,什么时候能够回家,黄叶对妈妈说:

  “妈妈,我就在回家的路上,最多十分钟。您今天怎么了?催问了我两次。”

  妈妈黄淑英说:

  “今天是你的生日,妈妈特想和你在一起。”

  黄叶心里感到无限的温暖,她对妈妈说:

  “女儿也想和您在一起呢!我马上就回来了。”

  几分钟后,黄叶终于回到家。当她打开房门,刚才还是一片漆黑的客厅里忽然亮起了许多彩灯,响起了热情洋溢的《生日歌》,刘莎莎穿着舞蹈服跑上来挽住了黄叶的胳膊,黄叶惊讶地发现:客厅正中摆着一块硕大的蛋糕,蛋糕的周围有许多她熟悉的亲人和朋友们笑着向她鼓掌,有妈妈黄淑英和刘强叔叔,有坐在轮椅上的舅舅黄江、舅妈姚爱珍,有吴奶奶和扶着老人家的沈轩,有干妈方兰和干姐方珂,有胡诚和她的爸爸胡宏达,还有好朋友冯军、郭毅。啊呀,她还看见了沈荷老师、舞蹈学校的林媛校长,老年福利院的刘院长,英俊的高枫警官……

  黄叶热泪奔涌,一下哭出了声,她感觉太幸福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