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章  风雨同舟
127/401

第一二七章  风雨同舟

  二十余天过去了,舅舅黄江没有从昏迷中醒过来。

  黄家在集贸市场门口经营的小饮食店必须还得撑下去,因为这个店铺毕竟是全家的主要经济来源。

  小店以前都是黄江掌勺,他的厨艺获得了许多食客们的赞誉。也许就是因为他每天十几个小时站立在炉灶前的辛苦操劳,种下了今天脑梗的病灶。现在他躺下了,姚爱珍只有接过他的锅勺。

  在这二十几天里,黄叶和黄明亮轮换着在医院里护理黄江。

  黄江现在没醒过来,进食主要是靠鼻伺。黄叶和黄明亮每天则不断地给黄江接排泄物、擦拭身体、按摩,偶尔给他翻转身子。黄叶因为长期在老人福利院做这类的事,所以显得熟练轻松一些,而黄明亮这么多天下来感觉很累。眼看黄明亮明天就要远赴北京上学了,今天晚上对黄叶忧虑地说:

  “叶子妹妹呀,我明天就要走了。我才护理了爸爸这么几天就觉得受不了,等我走了以后,你一个人护理怎么受得了呀?你还要上学,而且是高三,面临高考……我真不想去北京上学了!”

  黄叶对黄明亮的体贴十分感动,但是又对他想放弃上学十分担心,她对黄亮说:

  “明亮哥哥,你别担心我,我能受得了的!再说,舅舅不会老是这样,会一天天好起来的。你好不容易考上这么一所名牌大学,怎么轻易放弃呢?你安心上学吧,家里有我哪!明亮哥哥你一定要明白,舅舅生病对舅妈的打击就很大了,如果你再不安心上学,对舅妈的打击会更大啊!”

  黄明亮仔细想想黄叶的话,的确是这个道理,爸爸和妈妈对自己寄予了莫大的期望,尤其是现在的妈妈,可以说自己已经是妈妈的全部希望,自己绝不能让妈妈伤心失望!

  黄明亮却又十分心疼黄叶妹妹,自己这一走,家里的生活重担有一半会落在妹妹的肩上,她的身世已经够不幸了,而现在她纤弱的身子又得承受新的不幸,黄明亮心里感到阵阵疼痛!

  黄叶似乎猜到黄明亮心里想的什么,她笑着说:

  “哥哥尽管放心,我们这个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悲剧,舅妈十分坚强、能干,再加上还有我妈妈、刘强叔叔,还有吴奶奶、沈轩哥哥,还有我的好朋友胡诚、冯军等许多人的帮助支持,我和舅妈会挺过暂时的困难的,我就把这次与困难作斗争当成自己成长过程中的一次历练吧!”

  黄明亮彻底无语了。面对这么一个坚强、乐观、豁达的妹妹,自己说什么也是多余。

  第二天一大早,黄叶和姚爱珍把黄明亮送到了火车站。临别前,姚爱珍反复地对黄明亮说:

  “明亮呀,你在北京就一心好好地学习,不要惦记家里,家里有妈妈,有你的妹妹,我们一定会照料好你的爸爸,一定要让他醒过来、站起来!”

  黄明亮不舍地望着母亲,望着妹妹,眼眶里饱含着热泪……

  当天的夜晚,姚爱珍来到了黄叶的房间里。黄叶看见了舅妈一副严肃、庄重的神色,知道舅妈一定会有重要的话对自己说。果然,舅妈一开口就让黄叶的心里暗暗发紧。她说:

  “叶子呀,你快十八岁、快成人了,应该很懂事,能够帮舅妈分担了。”

  “是的,妈妈放心,女儿一定帮妈妈分担!”

  黄叶不可置疑地说。她还是遵循以前与姚爱珍之间的约定:只有她们两个人的时候,以母女相称。

  姚爱珍说:

  “叶子你也知道,医院最后给你舅舅的诊断是急性脑梗,伴随脑中风,病得很重。我这几天思考了许多,作出了两个决定。”

  “哪两个决定?”

  “第一,我决定把我们家的小饮食店盘出去。”

  “啊?”

  黄叶睁大了眼睛。

  “我多次问过了医生,你舅舅要从昏迷中醒过来,从床上站起来,也许需要很长的时间,需要我们亲人精心的照料,更需要很多的医药费!我如果长时间把精力放在饮食店里,我就不能精心地照料你的舅舅。而卖了这个小店,可以缓解目前的经济压力,既有了给舅舅治病的医药费,又能腾出你明亮哥哥的学费,我也可以在医院一心一意地照料你舅舅了。”

  黄叶思考着说:

  “妈妈,这卖店的事您作主,女儿不能说什么。可是照料我舅舅的事,您怎么只想到您一个人,而没有想到女儿我呢?我完全可以每天下午、晚上,每个周六、周日照料舅舅呀!”

  “这就涉及到我要作出的第二个决定。”

  姚爱珍慈爱地抚摸着黄叶一头浓黑如丝绸般的秀发。

  “我的好女儿呀,我不能太自私了,我还要为你将来的前途考虑!你现在是高二,还有一年就要高考了。妈妈知道你的学习成绩比你的明亮哥哥还要优秀,你明年也能考上一所非常好的大学!我不能因为我自己的事耽搁了你,所以我决定明天把你送还给你的妈妈,你回去后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中去!”

  “啊?!”

  黄叶美丽的眼睛睁得更大了,霎时豆大的泪珠从她的眼眶里迸出,她忽然“扑通”一声双膝跪倒在姚爱珍的身前,嚎啕大哭:

  “呜呜,妈妈你不能这样,你不能不要女儿了,呜呜!”

  姚爱珍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决定激起了黄叶如此强烈的反应!她连忙弯腰去搀扶黄叶,可是黄叶坚持不起来,她哭着说:

  “呜呜,妈妈你不改变决定,女儿这一辈子都不起来!”

  姚爱珍抚养了黄叶十一年,这还是第一次看到黄叶哭得如此伤心,她心疼极了,弯腰把黄叶紧紧地搂在胸前,也情不自禁地泪如泉涌。她柔声说:

  “女儿起来,妈妈改变决定了。”

  “真的?”

  “真的!”

  黄叶一下子破涕为笑,抱住姚爱珍一阵狂吻:

  “唔,妈妈,我的好妈妈!我亲爱的妈妈!”

  黄叶起身,也把姚爱珍扶起身,两个人一起坐在床上。黄叶对姚爱珍说:

  “妈妈,您抚养了我十一年,在您现在最困难、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站在一边袖手旁观,您说我能这样做吗?您刚才说照料舅舅是您自己的事,说得不对,这应该是我的事,他是我的亲舅舅,十一年待我比我亲爸爸还亲,我怎么会抛下他不管呢?羔羊尚能跪乳,乌鸦更能反哺,何况我黄叶!”

  “可是,我十分担心你明年的高考……”

  黄叶坚定地表示:

  “妈妈,我也有一个决定,第一要照料好舅舅,第二才是高考!”

  “不行,妈妈不同意……”

  “不行也得行,我们母女俩风雨同舟,一定能够战胜眼前的困难!”

  母女俩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