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危机四伏
38/401

第三十八章  危机四伏

  黄叶下午放学回到家里,晚上特地等舅妈姚爱珍和舅舅黄江忙完小店的生意回来。等舅妈洗漱完了,她拦住舅妈撒娇,非要舅妈今天夜晚陪她睡,舅妈笑着答应了。

  黄叶上床后一头钻进舅妈的怀里,像个小幼儿,还么么哒地在舅妈的脸上KS了几下。舅妈也在黄叶的嫩脸上狠狠亲了几下,诧异地问:

  “小叶子呀,你今天表现不大正常啊,遇到什么事了吗?”

  “还是我亲爱的舅妈最了解我!”

  黄叶说着,又把脸埋进舅妈的怀里。好半天她才抬起头,脸上竟有几滴泪珠。

  舅妈捧起黄叶的美丽的脸仔细打量,柔声问她:

  “叶子怎么啦?”

  黄叶不好意思地用手抹去了脸上的泪珠,然后说:

  “我是想到舅妈待我这么好,而我的同学胡诚却没有我这么幸福。”

  “你呀,小小年纪多愁善感的。你那个同学她怎么啦?”

  黄叶于是把胡诚的事一五一十地讲给了舅妈听。

  舅妈听了沉吟了一会儿,然后对黄叶说:

  “叶子呀,这个叫胡诚的是很不幸的。舅妈同意你帮助她,不过你不能只凭你一个人的力量,明天跟沈老师汇报,学校的力量是最主要的。另外,听你说那个胡诚身上有些不良习气,她身边有不三不四的人,舅妈为你担心呢!”

  黄叶笑了,她撒着娇说:

  “妈妈,舅妈,我的好舅妈,叶子长大了,都十四了,会小心的,您放宽心吧!”

  夜深了,黄叶依偎着姚爱珍睡熟了,姚爱珍忍不住在黄叶芙蓉般美丽的脸上亲了又亲……

  第二天上学,黄叶一大早到办公室找沈老师,把昨天对胡诚了解的情况向沈老师做了详细汇报,并信心满满地表示一定能转变胡诚。

  沈老师听了后说:

  “黄叶你说的这些情况很重要,我也会向学校汇报的,我们一定要转变她,帮助她。我说她怎么成绩下滑得这么厉害,原来主要是家庭原因造成的。不过你这段时间与她接触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尽量多在学校里跟她接触。”

  黄叶点头称是,然后离开了办公室。她刚出办公室的门,看见冯军在不远处探头探脑的,她叫住了冯军,问他:

  “冯军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冯军不自然地看了一眼黄叶,好一会儿才说:

  “人家……是担心你哪!”

  “担心?担心我什么”

  黄叶觉得十分好笑。

  冯军一脸正经地说:

  “黄叶你别笑,以为挺好玩的,人家是真担心你!那个胡诚,身上的坏习气太多,班上同学的同学都躲着她,就只你最近老跟她黏乎,小心你被她拖下水了!我不放心,所以跟着你。”

  “下水?下什么水?”黄叶十分不乐意了。她在冯军这个“铁哥们”面前可从不讲什么“淑女”形象,常常对他呼来喝去的。这会儿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脸嘴角的圆酒涡都冲冯军虎起了脸!

  黄叶严厉地训斥冯军说:

  “冯军,我不许你把胡诚看得这么不好,你们是对她缺乏了解!你再这样看她,我们俩就绝交!还有,不许你跟着我!”

  “好,好,我错了!我不跟着你!”

  冯军最终永远是向黄叶举起白旗投降的。但是他还是不甘心地咕噜了一句:

  “狗咬吕洞宾,一点都不理解人家的好心!”

  冯军咕噜着赶快离开了,黄叶望着他的背影微笑了,实际上她为冯军对她小哥哥般的呵护,心里温暖着呢!

  下午放学,黄叶和胡诚一起走出了学校门。黄叶刚准备向胡诚告辞,胡诚一把挽住了她的胳膊,对她说:

  “黄叶姐们,你今天不许推辞!今天是我十四岁的生日,我老爸在市里最豪华的酒店订了酒席,我表面答应了他,但是我偏不去,让他丟面子!我今天约了几个朋友到酒吧里嗨去,你陪着我。”

  黄叶看了一眼一脸期待的胡诚,只好点头答应。她这时又看见了在不远处探头探脑的冯军,就喊他:

  “冯军你过来!”

  冯军连忙屁颠地跑过来,向忽然满脸堆笑的胡诚打了个招呼,然后问黄叶:

  “有什么事吗?”

  黄叶对他说:

  “冯军,胡诚今天过生日,我陪他去酒吧。你呆会儿路过我舅妈家小店时对我舅妈说一声,我晚一点儿回家。”

  “嗯……好吧。”

  冯军看了一眼胡诚,迟疑着答应了。

  胡诚也热情地邀请冯军:

  “冯军能赏赏光吗?”

  “我?”冯军一脸冰冷,“我回去要做作业,有许多数学题要解呢,没时间!”

  冯军转脸对黄叶说:

  “你可要早点回来,别让你家里人担心哪!”

  他说着就走了。

  胡诚痴痴地望着冯军的背影一会儿,叹了口气对黄叶说:

  “唉,黄叶我真羡慕你。冯军是我们班上最帅的,比我在外面认识的哥们还要帅,我平时老想找他讲话,可是他对我总是冷冰冷的。他对你可不一样了,满腔热情的,是因为你比我长得漂亮吗?”

  黄叶不乐意了,她严肃地对胡诚说:

  “胡诚,不许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你要再说我可就不陪你去了!”

  “好,好,我不说了。”

  胡诚连忙止住了话头。

  胡诚带着黄叶来到了一家名叫“嗨翻天”的酒吧。在酒吧门口,胡诚向早已等候在那儿的小青年打着招呼,两个小青年随即讪笑着走了过来。

  黄叶看那两个小青年十六七岁左右,打扮得油头粉脑的,嘴里都叼着烟,黄叶顿时觉得浑身不舒服。

  胡诚向黄叶介绍两个小青年:

  “这位叫刚刚,那位叫峰峰,他们现在都在职业学校里读书,是我这两年认识的铁哥们。”

  胡诚又向两个小青年介绍黄叶:

  “她叫黄叶,我最好的姐们。怎么样,够美、够萌的吧?”

  黄叶只得冲两个小青年勉强地笑笑,点点头。两个小青年盯住黄叶眼睛都快直了,讪笑着对黄叶说:

  “妹妹好漂亮,像仙女似的!”

  黄叶只觉得身上鸡皮疙瘩似乎都起来了,一阵恶心,恨不得马上逃掉,无奈胡诚紧紧地挽住她的胳膊,她只好忍住。

  胡诚问两个小青年:

  “你们来了,涛哥呢?”

  其中叫刚刚的答道:

  “涛哥有点事耽搁了,不过他留下话了,胡诚妹妹的生日他非来庆祝不可,他叫我们在酒吧里先嗨。”

  他们一行边说着话边走进了酒吧。

  黄叶这是十四年来第一次走进这样的场合。酒吧里灯红酒绿,许多青年男女坐在那里开怀畅饮、纵情说笑。不久,节奏激烈的音乐声响起,一些青年男女离座走进舞池随着音乐疯狂地嗨起来,肆意挥霍着青春的能量。

  胡诚拉着黄叶兴奋地说:

  “黄叶,我们也上去尽情地嗨吧!”

  旁边的两个小青年也怂恿着说:

  “是呀,我们都上去嗨去,挺刺激的!”

  黄叶拒绝了,她说:

  “你们去吧,我有点不舒服,我想坐着歇一会儿。”

  胡诚拗不过黄叶,只好答应她说:

  “那好,我们上去嗨,你就坐在这里,可不许走,否则我们就没有朋友做了!”

  黄叶点头答应了胡诚,胡诚才放心地与两个小青年上舞池嗨去了。

  黄叶在座位上坐下来,看着胡诚满脸兴奋地在舞池里随着音乐疯狂地扭动着身体,还不时地在那儿向黄叶抛飞吻。黄叶也冲她挥了挥手。

  这时,胡诚忽然朝黄叶旁边喊道:

  “涛哥,涛哥快来呀!”

  黄叶侧脸一看,身旁不远处一个二十几岁的大青年向胡诚挥着手,他就是胡诚他们说的涛哥了。胡诚从舞池里跑出来,拽住涛哥进舞池里去了。

  乐声震撼,节奏激烈,灯光炫耀。黄叶极端不适应,只觉得头昏脑胀。她刚想起身出去透透气,一瞟眼,忽然觉得不远处坐着的一个中年男子有些眼熟。那个中年男子见黄叶在打量他,他和善地冲黄叶咧嘴一笑。

  这个中年人是谁呢?自己在哪儿见过他呢?肯定见过!黄叶在极力地搜索自己的记忆。

  正在这时,酒吧里的灯光大亮,一曲终了。黄叶看见胡诚与那个涛哥及两个小青年说笑着走过来,黄叶偶然一回头,刚才那个自己似乎见过的中年人已经不见了。

  胡诚过来把黄叶介绍给了涛哥,涛哥连连说:“胡诚的好朋友,漂亮的小姑娘,好,好!”

  黄叶看见涛哥眼睛里的笑意有点诡异,她总觉得不大对,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胡诚兴奋地告诉黄叶,涛哥刚才在一家酒店里专门给她筹办了一个大型的生日party,涛哥现在就是带他们去那个酒店的。

  他们一行人离开了酒吧,刚出酒吧门,黄叶似乎看见了冯军的人影一闪,但很快就不见了。

  涛哥拦了两辆的士前往酒店。黄叶和胡诚坐一辆。路上黄叶问胡诚,涛哥是干什么的,胡诚怎么认识他的。

  胡诚说:“涛哥就是混江湖的,人缘挺好,挺仗义,许多人都靠他罩着。我也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他的,认识了一年了。”

  黄叶数落她:“你呀还是个孩子,怎么跟这样的人混在一起呢?挺危险的。”

  “危险什么?我跟他认识这么久都没有看出来,你才认识就看出来了?我觉得他比我老爸还好呢!”

  黄叶无语了。

  的士停在一家大酒店门口,涛哥把黄叶、胡诚等径直带上了三楼,打开了一间标有“306”房间的门,他们都进到房间里,涛哥吩咐两个小青年锁上了房门。

  胡诚在房间里四处看了看,然后问涛哥:

  “涛哥,party在哪儿呢?”

  涛哥没有回答,刚才脸上的笑容全部消失了。他的目光忽然像冰一样寒冷,紧盯住胡诚问:

  “胡诚我问你,你爸叫胡宏达,是无限房地产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吧?”

  “是,怎么啦?”胡诚还没弄明白。

  涛哥掏出一个手机说:

  “你马上给你老爸打电话,就说要他准备三十万,不,现在多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要他准备五十万,我就放你们俩回家!”

  绑架!

  黄叶的脑子里迅速闪出了这两个可怕的字眼!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