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卿心不悔(3)
3/3

一:卿心不悔(3)

  暮色沉沉,初夏的夜晚已有了些燥热。

  亭心一角,碧池之上,侍从已安置好琴台,晏卿亲手点上一炉安神香,将手中的瑶琴放在琴台之上,倚在雕花护栏上静静地看着池中模糊的鱼影,想着自己的心事,不禁莞尔一笑。

  身旁的侍女偷偷望了眼晏卿的侧颜,双手不禁抚上自己的脸蛋,只恨没生得如晏卿般的好相貌,这样的美丽当真让人嫉妒。

  “怎么又在等我,不是说过让你先休息吗?”晏卿颇为惊喜地转身,望着一日未见的范责,露给他一个笑:“我见你这几日都早出晚归的,虽不能为你排忧解难,也只好每夜谱上一曲为你略解愁绪了。”

  范责揉了揉眉心,不敢再看晏卿那足以倾城的笑颜又退了两步::“越燕两国大战,死伤无数。可最终,我大越,还是未能抢占先机……”

  晏卿见他又皱起了眉轻轻叹了声气,接过侍女沏好的香茗,轻轻递给范责,见他将杯盏放在桌上,仍是轻皱着眉,她还是没有说什么,遣退了侍女,晏卿坐在瑶琴旁,正欲扶曲一首,听得范责道:“卿儿,你可知大殿下已经登上王位?”

  晏卿微微乱了心神,但很快微微一笑:“我久不出户又怎么会知道呢?不过既然是大殿下登位,也算是众望所归了。”

  范责一声苦笑:“你在怪我不让你出门么?虽然我一直辅佐大殿下,如今他已称王,但他远比先王有野心。对于我国的这次战败,他不甘对燕国俯首称臣,将天下的霸权拱手让人,便企图用计日后吞并燕国。他想借此机会给燕王备上份‘大礼’假意称臣,实为祸端。”

  晏卿扶着琴弦,眼神漂浮不定,她总觉得范责话中有话:“你与我说这做什么?这定是宫中密召,怕是连朝中重臣也没有几个知道的你怎么……”“卿儿,你,你可知越王所备重礼中的头彩是什么?”晏卿望着范责,从他的眼中寻到了些异样的神色。

  仿佛明白了些什么,晏卿怔怔道:“功泽,那头彩,是我对么?你们所用的,莫不是‘美人计’?你们,是想让我去迷惑燕王,是想让我去祸乱燕国对不对?!”没有等到范责的言语,她只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回答,别无其他。

  原来,那日他来到迷月居,她以为找到了依靠;原来,他不过是让她陷入了更深的绝望。

  眼前浮起了水雾,她低头将心中的酸涩强制压下,再抬头时,已是倾城笑颜。

  晏卿走到范责面前,抬起手轻抚范责紧皱的眉头,轻启朱唇:“我答应入燕就是了,你别再皱眉了。”我只要你安好,不管你的目的,不论你的初衷,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会努力做到,不管自己是否喜欢,不管自己是否愿意,不管,你知不知道……

  落入一个怀抱,她听见范责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此生,我范责,定不再负晏卿。”她慌忙离开他的怀抱,正欲离开,听见范责近乎祈求的声音“卿儿,再为我奏上一曲吧。”

  “夜已深,民女还要去收拾行装,就此告别范大夫了。”

  范责看着她匆忙的背影是那样单薄,他的肩上有一片水泽。她走得那样匆忙,连她最爱的瑶琴都忘了带走。

  那一夜,他在凉亭中静坐了一夜,看着那杯香茗的最后一抹热度散失在夜幕中,他一次觉得,夜晚竟是如此冰凉。

  此后,他平步青云;此后,她荣宠后宫;最后,从此陌路。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