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叁』
3/4

冬至『叁』

  拖着沉重的箱子,顾安气喘吁吁跑进了家。抬眼看见自家老妈端坐着,对面是一位穿灰色中山装的男人。这架势,他难道是远方那个有钱有势的亲戚?

  她装作乖巧柔弱的叫了声妈,顾妈妈见顾安回来了,把她拉进门,朝那位先生介绍:“季先生,这就我家闺女,她从小啊手脚冰冷,怎么都不见好,这才请你过来帮我家闺女调理调理,麻烦你了。”

  “没事,姑娘你过来。”那位先生笑眯眯的,手搭上顾安的手腕。

  “嗯?这是把脉吗?”顾安见势想着,“啧啧,什么年头还有人把脉。”

  顾安心情微妙的看着那位先生,季先生把完脉后,跟顾妈妈说:“令女是因为阳气虚,冬天才手脚冰凉,平时要多揉手腕正中凹下的穴位,那是阳气聚集之地。另外,我再开几方药来配合,阳气虚要慢慢调养,每天坚持揉。”又递给顾妈妈一张名片,“下午过来拿药吧。”先生起身,顾妈妈将季先生送到门外,转身走进厨房。

  下午

  “顾安,去拿药!”顾妈妈催促着,给了顾安那张名片,“路上小心啊。”“知道了,妈。”顾安围上围巾,走出家门。

  “东风路103号?是这吗?”悉顾安看看古色古香的中药铺,却在其中发现一个熟悉的背影。

  “季清!”顾安叫出声来,季清站在柜台一看,是顾安?

  “嘿!季清。”顾安走进中药铺,学着季清初见顾安的语气问他:“你怎么在这?”

  “我周末帮我爸打打下手,那你呢?”季清自然靠在柜台上,修长的双腿交搭在一起。

  是今天的阳光太好了吗?顾安眯眯眼,这家伙好像还挺帅的。

  是啊,今天的阳光太明媚了,暖黄的光透过季清的碎发折射出五彩的光斑,零星的树影在脸上流转,还有微微的风啊扬起少年的衣袂。

  是个美好的冬曰午后,顾安想。

  季清却感到奇怪,顾安怎么渐渐没了声音,好像在入神的看什么,她还真像企鹅一样迷糊呢。他轻笑,到嘴边的话突突然变成了:“在看什么呢?企鹅。”

  “哈?”顾安条件反射清醒过来,“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她一脸茫然的样子,懵懂的可爱。

  季清心中笑意更深,他情不自禁的捏了捏她的脸,轻声说:“我是说,以后,我就叫你企鹅。”他的嘴角微勾,走到中药柜前,当什么没发生似的,拿起顾安放在柜台上的单子,一味一味的抓药。

  顾安摸摸自己的脸,嘟囔着:“这家伙啊,真奇怪。”

  空气中弥漫浓郁的中药味,顾安吸吸鼻子,注意力转向中药柜。“季清,我来帮忙!”好吧,实则是好奇的观察各类草药。

  “是吗?你的药单里可没有蒲公英啊。”季清识破顾安的小技俩,集中精力抓药,去还是忍不住地心情愉悦。

  “忍冬。”季清一行行的寻找,“找到了。”忍冬在蒲公英的上面,季清看看专注的盯着蒲公英的顾安 ,开口道:“顾安,你让让。”

  “哦 。”顾安随口应应,不经心的挪了挪,钻进了季清手臂以内的范围。季清够着忍冬的柜子抓药。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近了,她的长发还留有香氛的气味 ,季清有些不自在,低低的唤了声:“顾安。”

  “嗯?”顾安奇怪的转过身,发现他俩的姿势好像不太对。季清看着她 她的长睫轻轻扇动,她的眉眼如画,季清的眼里闪着明亮的光。

  顾安渐渐感到脸红,这好像是壁咚啊!他们靠的好近,季清的鼻息她都能感受的到,他狭长的眼就这样望着她,心跳的好快。

  季清感觉心要陷进什么,他看着顾安,放开了手。“不好意思。”季清后知后觉尴尬,顾安也不知道该接些什么。

  之间好像被尴尬阻挡了什么,又相连了什么。

  顾安一路奔跑,想起刚刚的情景就脸红不已。

  “顾安,回来了?”顾妈妈在沙发上看着肥皂剧,顾安匆匆回了声,溜进房间。

  “深呼吸,冷静。”顾安吸口气,“这只是个误会,不要大惊小怪。”她默念着,似乎这就足以令她信服。

  真的信了吗?      又相连了什么呢?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