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如若这只是一场梦
5/6

第五章   如若这只是一场梦

  冬季还未结束,六斤就准备出去打工,他不知道怎么面对所谓的媳妇,他知道她的病没有好,她怕她又病了,他想多挣些钱,带她去看好的医生,又怕他走了,她一个人生活会更艰难。那个年代他们的新房很破旧,连土坯房的样子都没有。

  

  村里人说她得了疯病,妖魔上身了,需要驱邪,大爸大妈花钱找了阴阳师。法师穿着很古怪,一只手拿着什么破布晃来晃去,嘴里念叨着,另一只手摇晃着铜铃,法师画了一个圈把她圈住,自己在外面不停地跳来跳去。他的脸很丑,让我觉得有病的倒是他,不是我的嫂子。

  

  大爸大妈往他的盘子里放了一些钱,法师开口了,他说这个妖怪很厉害,他已经抓住了妖怪,需要在南面动土,把妖怪镇压住。南面是他们的新房,我觉得大爸大妈也中邪了,他们挖了南面的房子,把她赶到了一个装杂货的屋子里。

  她的头发更乱了,双目无神。每天各种各样的法师在家里装神弄鬼,我好怕,哭得比她还厉害。那段时间是她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也是我记忆中最深刻的日子,忘不了她的眼神,对世界的绝望和仇恨。

  

  秋天,我考上了县城里的学校,六斤哥知道她生病了,向老板借了钱回来了,进城的那天我看见她在地里干活,她冲我笑了,我微笑着向她招手,也希望她的病可以根治。

  我没有看到六斤哥回来的时候焦虑的眼神,但我知道她跟着他,暂时是幸运的。六斤哥给她抓了草药,我觉得她没有病,可能是没有人陪吧。

  

  听说之前她是被疯狗咬了,受了惊吓。有的时候她不记得我是谁,一个人自言自语。我想起了萧红写的《呼兰河传》,小团圆媳妇的悲剧仿佛在重演,在偏远落后的西北地区,我的家乡,改革开放的80年代,人们还对鬼神之说深信不疑。

  只能说我是幸福的,我的爸爸是个老实人,一个光棍拉扯孩子确实不容易,我没有后妈,却有零花钱,当时1毛钱可以买5个糖。平时除了种地,我们养了一窝兔子,家也是有模有样的。我走了,他该是和旱烟为伴,从日出到日暮。

  

  秋去春来,再见她时她的身体有些浮肿,应该是西药的副作用。1982年,小月妹妹出嫁了,六斤哥在附近的煤矿上,每天挣的35块,我的嫂子也有了孩子。

  当时大爸是掌握经济大权的,大妈都不经常见到钱,六斤不愿意把挣的钱交给大爸保管,大爸让他自立门户,听说要分家他妥协了,赡养父母是应该的,况且他还有两个妹妹没有长大。后来大爸也同意分一半给他,他把钱给小青,让她买生活必需品。

  

  他们生的第一个孩子四肢健全,眼睛大大的,没有任何异常,一个月后却夭折了,听说大妈给孩子喝了什么糖汁,呕吐不停,没几天就软乎乎的了。

  这年冬天,小月妹妹生了一个男孩,大妈很喜欢他。我给嫂子买了补品,也不好说什么。过年的时候她也穿上了新衣服,年后她回娘家了。四娘对她的思念不得而知,毕竟就这一个女儿,小青也有了侄女,王春艳。还是嫂子的名字好听——玲珑。

  村里那些人听说她病好了,又说是她哥迁了祖坟的缘故,也许吧,毕竟这村子太偏僻………………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