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酱油的单身狗(五)
8/182

打酱油的单身狗(五)

  坑爹的选秀节目,真是苦了狗。在一档酷狗与我的节目里,主持人非让穿上蓝红相间的超人服,像个傻子似的,玩滑板。就这个,不知练了多少次鼻青脸肿,差点毁容,每次都是脸先着地。平衡不好掌握,这样耍狗玩很不好。

  滑板只是一个考验。骑小孩自行车才叫郁闷。身体半蹲,狗蹄左右倒着。想当年没学会自行车,在节目里学会了。沒办法不会,为学这个,我成了小区里著名的一千零一摔,那些熊孩子没事干,就搬小板凳坐在那儿,看我摔跌。他们乐的开个开心啊。让我都替他们肚子疼。可是,小区里的狗,包括流浪狗都不羡慕我的生活。它们看我摔的肉疼。四眼妹由小区著名温婉妹,愣训我变成了系老妈第二个咆哮姐。愣是让区里想给她介绍对象的大爷大妈望而却步。

  还有,酷狗与我里,主持人还得让我开摩托车,真是无语。为此,老妈给我买了儿童版摩托车和电动汽车。让我在舞台上撒欢。拜托,老妈,你这是为道具组省钱吧。这童年未曾享受过的待遇,现在让享受起来说不出来的难受。一下子感觉回到万里长征那年,我不得不忆苦思甜。

  四眼妹在电视里露了脸,却越来越寂寞。她超文艺地用狗语说,在人群里,感觉的永远是寂寞。我也觉得当自己还是人时,走在人群里,感到的是孤独。无论我,无论四眼妹,我们永远是异类,为许多人与事所不容。走在选秀舞台上,我们也沒觉的有多幸福。因为,四眼妹依旧是公司里打文件的小妹,我依旧是叫旺财的狗。幸福的是老妈,一雪前耻。

  可是,我和四眼妹快受不了变态的节目要求。为了提高收视率,他们竟想起跳水的馊招。四眼妹一口回绝,她不想用以前的肉体开玩笑。我也拒绝,如果我香消玉殒,那么多沒来的及看们帅哥怎么办?我在网上看准基哥的霸道戏还沒看完,专注舔屏一百年的事还做完,怎么可以出师为捷身先死。

  结果呢?我和四眼妹没战胜老妈。老妈一声令下,胳膊拧不过大腿。我在三米跳台上,闭上眼一跳,水花四溅。老妈说的对,带毛的东西,天生游泳,这是不用学的。我,金毛旺财很快地游到对岸,打了个大大约喷嚏。现场掌声四起,四眼妹面无表情地接过观众席上的鲜花,木讷地说了声:"谢谢。"

  这次视频传到网上,四眼妹成了评论主体。留口德的说她象周董一样沉默如金。不留口德的,那个评论惨不忍睹。有的说狗亮,人丑。有的说她是本山叔的妹子。有的说她长的太谦虚,长的样子放在门口避邪,放在床头避孕。还有的说她破相等于整容。林林总总调侃,归结为三点:一、丑,二、黑,三、挫。说她的样子之种种不好,我念给她听。她终于动气了。

  沉默啊,沉默,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死亡,四眼妹终于出手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