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蹲守
7/534

第七章  蹲守

  “蹲守,咱们必须蹲守!”彭剑斩钉截铁地说道。“你不是说舅妈逢午夜时分就病痛加剧吗,我估摸那个时候就是这邪祟作乱之时。当然,我不一定能对付它,但我至少要搞清楚它是个什么玩意,不是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吗?我倒要看看,它是何方神圣。”彭剑望着孙老师一本正经,仿若要排兵布阵。

  “那,那……那究竟要怎么个守法嘛?”孙老师一脸茫然。“这样,今晚吃过晚饭我就守舅妈房中,你呢,该怎么着怎么着,平常给舅妈喂食擦洗是怎么的你就怎么的,一切如常。但有一条,晚饭后,你无需和我讲话,该房也无需为我添加被褥、铺位,你就当我不存在,我自会安排!”

  “这,这不好吧,怎么说,你也是客,我不管你?这说不过去吧。”孙老师厚道,打心头里,他又觉得这失了待客的礼数。“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跟我客气个啥?你就按我说的做。”彭剑义正言辞,颇有不容置疑的气势。“那好吧,小六,那就有劳你了。”

  前面说过,孙师母是检察官,还是个中层领导,三天两头在外办案,基本上很少在家,于是在孙家基本形成了男主内,女主外的格局,好在孙老师儿子媳妇都在省城工作,无需操心,自家又住学校内,上下班也挺方便,所以照顾老母的任务就当仁不让的落到自个身上。这样也好,像今天这般,孙师母又在外出差,说是要三天后才回,彭剑意外的出现,正也好能给寂寞的孙老师做做伴。

  彭剑和孙老师退出孙老太太房间,开始制定蹲守计划。他要求,今晚饭食要尽量简单,最好不食荤腥,而且,自己的行李物件需全部放到楼下杂屋,不能拿入房内,且还要沐浴洗澡,换洗衣物也一并扔到屋外,身上需着孙老师的衣物。

  “小六,你这又是玩哪出,还这么多套路?”孙老师不解。“这都是必须的。有一句话不知你听到过没有:人不见风,龙不见石,鱼不见水,鬼不见地。我们人是看不到风的,鱼是看不见水的,我不知道这个邪祟是个什么东西,我担心它能看见我,所以我有必要遮掩一下自己,这和驱邪抓鬼的道士所采取的避阳是一个意思。另外,像我有阴阳眼的这种人本就是个半阴之人,如这邪祟真是恶鬼定能瞧见我,所以我穿你的衣服也可以提提阳气,平衡舅妈房中阴阳。还有,最重要的你一定要记住,那就是天一黑,你就真不要和我说话搭呛了,也不要看我,一定要造成家中只有你和舅妈两人这种假象。一定要切记,不到明日鸡鸣切切不可出声,否则,咱们就功亏一篑了!”

  彭剑一口气说完,孙老师又被惊呆了,他真没想到被他一直以来视为封建迷信的玩意还有这么多门道,唉,隔行如隔山,自己半毛钱都不懂,只能由着他了。

  两大老爷们好拾掇,趁天黑之前,二人便草草吃了晚饭。待天一擦黑,彭剑便进了孙老太太房间。

  只见他在房中央盘腿而坐,一声不吭,闭上了双眼。只是苦了这孙老师,跟着在一边练演技,明明自己是既紧张又害怕,还得装得没事人一样。

  “妈啊,我给您擦擦脸啊!妈啊,我给您喂口水啊!”孙老师一边伺候老母,一边还要对一旁的彭剑视而不见,那情形,颇有一点说不出来的滑稽。

  时间过去得很快,很快时针就指向了10点,以往这时候孙老师都要上床睡觉了,今天自然更不能例外,只是彭剑仍然呆坐着一动不动,仿佛入定。孙老师心中再急也没办法,还得配合好好把戏演下去,只好上床就位。

  按理孙老师今天心虑复杂,应该难以入眠,可他却偏偏一沾床垫就睡着了,而且睡得极为香甜,当他猛然睁开双眼,壁上的时钟已指到第二天清早七点。“怎么回事,我妈都没叫醒我?”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