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2 INDIFFERFNCE(7)
16/131

Chapter 02 INDIFFERFNCE(7)

  我啼笑皆非,正打算想办法脱身,正好阿满在外头敲门,问:“邹小姐,你在么?”

  我知道是陈规不放心,让他来的,于是连声答应让他进来,程子良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站起来不作声离去。我知道程子良的脾气,目前这一团糟的样子,只好由他去,但愿他明天酒醒就不再记得。

  大约是被程子良这么一搅和,搞得我也心神不宁。等到快下班的时候,忍不住给苏悦生发了个短信,问要不要给他带份宵夜。

  我很少主动找苏悦生,所以苏悦生很快回电话,问:“你在哪儿呢?”

  “快下班了。”

  “别吃宵夜了。”他稍顿了一下,又问,“是不是要司机去接你?”

  我跟苏悦生,都有点像老夫老妻了,说话也没那么多拐弯抹角,我问:“今晚上你有空?”

  苏悦生没回答我这个问题,只说:“去你家吧。”

  我还是带了两份宵夜回去,濯有莲的厨师非常不错,不然也侍候不了那群有钱的大爷。要是苏悦生不吃,我明天当午饭也好,至于早饭,我从来起不来床吃早饭。

  我错误地判断了形势,回到家一看苏悦生竟然穿着睡衣躺在我的床上看欧洲杯。他房间里没有电视,所以在我房里看。男人!遇上球赛用牛都拉不动的才是男人啊!多有洁癖的苏悦生,竟然都肯躺在我那不是每天换床单的床上。

  我殷勤地问他要不要吃宵夜,要不要喝水,冰箱里有冰啤酒要不要……他都含糊答应着,眼睛当然盯着屏幕,哪有工夫理我。

  我把打包盒送到他手上,他下意识就吃起来,像小朋友一样边看边吃。我心中大乐,恨不得拿手机拍下来,苏悦生会用手拿生煎包吃哦!吃得一手油哦!拍下来我一定可以勒索他终身吧?

  我去给他倒一杯冰啤酒,他吃得更爽快了,吃完将打包盒往我手上一递,两只手还伸在那里,我只好认命拿湿纸巾来给他擦手,擦完一只手他老老实实换另一只手给我擦,这时候苏悦生多乖多听话啊,简直像个小宝宝。可惜我没得意太久,就中场休息了。

  电视里开始放广告,苏悦生也恢复了常态,终于打量了我一眼,问:“晚上有什么事?”

  “没事。”我特别温柔地笑了笑,勾住他脖子,“就是突然想你了。”

  苏悦生嫌弃地把我胳膊拉下去:“学人家撒娇都不会。”

  球赛下半场很快开始了,我只好去洗澡,然后换了件最清凉的睡衣出来,反正我穿什么,苏悦生都会视而不见,果然我在他旁边躺了半天,都快睡着了,直到球赛终于结束,他估计打算回房睡觉去了,这才想起来问我:“你晚上到底有什么事?”

  我想了想,决定对他说实话:“程子良今天约我吃饭。”

  苏悦生“哦”了一声,未置可否。我爬起来,挺认真地对他说:“你别误会,有一大屋子人呢,齐全他们都在,我觉得不去也不太好,别人知道了,还真以为有什么。其实我跟他才没有什么呢。”

  苏悦生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你放心,我不会误会的。”

  我有点赌气,说:“要不是他跟我说了奇怪的话,我才不会来告诉你呢。”

  “他说什么了?”

  “他问我记不记得车祸的事,还说我开车撞在树上,我哪有开车撞在树上。”我当成笑话讲给苏悦生听,“程子良竟然喝醉了也胡说八道,幸好当时阿满来了,不然不知道他还会说些什么呢。”

  苏悦生仍旧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他没说他还爱你。”

  我突然觉得有些难过,不知道是为什么,大约是“爱”这个字触动了我。我说:“我跟他早就完蛋了,跟你讲也是因为没有芥蒂,我又没有别的朋友,只有你知道我们是怎么回事。”

  苏悦生没再说话,只是点燃一支烟。我床头没有烟灰缸,是他从客厅里拿来的,我也挺想抽一支烟的,但是懒得起身去拿。

  我说:“我这十年就喜欢过这么一个人,最后还是惨淡收场,唉,想想真是难过……苏悦生,你还是对晴晴好点,一个女人若是狠狠伤心一次,这辈子就完了,再不会喜欢旁人了。”

  苏悦生“嗯”了一声,意兴阑珊似的,说:“我会对她好的,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我这一辈子,算是完啦。”我语气特别轻松,“再过十年八年,我就收养个孤女——算了,也别害人家孤儿了,人家跟着清清白白的父母,比跟着我好多了。我还是孤老终身吧。”

  我忘了自己还胡说八道了一些什么话,明明没喝酒,却跟喝醉了似的饶嘴饶舌,反正到后来我一时兴起,还按着苏悦生逼他说爱我,他也没翻脸,但也不肯说,闹腾了一会儿,最后他拍了我几巴掌:“别发疯了,快睡吧。”

  “那说你喜欢我!”我退了一步,揪着他睡衣的带子,一副你不说我就不让你睡觉的劲头。

  “你今天真被旧情刺激大发了是么?”苏悦生真的放下脸来,字字句句都是诛心,“要发疯到一边儿疯去,你今年28岁又不是18岁,谁有工夫哄你玩儿?就算你只有18岁,也不捡个镜子看看,哪个男人会喜欢你?”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