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2 INDIFFERFNCE(4)
13/131

Chapter 02 INDIFFERFNCE(4)

  苏公子勃然大怒的时候,旁人大约很少见着,我其实也挺少见。他气得眼睛都红了,我都闹不懂他在生什么气,苹果也不吃,把茶杯重重往桌上一顿,差点连杯子都摔了。

  我连忙真心诚意地道歉,说:“你晓得我说话没轻没重的,你当我见着程子良所以抽风吧。”

  苏悦生挖苦我:“你原来还真对他余情未了?”

  “也不是余情未了。”我有点蔫蔫的,打不起精神来,“我是个小人物,你们高来高去,隔山打牛,随便捎带上一点儿,我就完蛋了。成天提心吊胆,也怪难受的。程子良为什么不继续在国外待着呢?他回来做什么?”

  苏悦生倒不生气了,跟平常一样,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声音也平静了:“他回来结婚。”

  我“哦”了一声,又削起苹果来。苏悦生提醒我:“刚削了一个。”

  “那个是给你的。”我赶紧将盘子放在苏悦生面前,“我特意挑过,最大,也最红,应该甜。”

  “别吃苹果了,今天补偿你。”

  我有点发愣:“什么?”

  苏公子不耐烦了:“不是说今年只上过一次床吗?今天补偿你,省得你枉担了虚名。”

  我不知道是哭是笑是受宠若惊还是含羞带怯才好,过了半晌只好冲苏公子傻笑了一下。

  跟苏悦生这种人上床,其实也不会太难受,反正技术干锤百炼,好得没话说。第一次跟他上床的时候我表现得不太好,大约让苏公子倒了胃口,从此就很少碰我。时间久了,真的是纯洁的男女朋友了。

  今天苏公子心情不好,发挥得很差,我虽然努力想取悦他,也没能让他有多高兴。两个人最后筋疲力尽地睡着了,而且是背对背。

  我在半梦半醒间,忽然听见苏悦生的声音,问:“你故意的吧?”

  我装睡,苏公子却踢了我一脚,正好踢在我刚刚消肿的脚踝上,疼得我龇牙咧嘴地坐起来,抱着脚直吸气:“我故意什么了?”

  苏公子仍旧背对着我,声音却冷静而透彻:“我的便宜,岂是那么好占的?”

  我不作声,我跟苏悦生的关系开始就别扭,他将我从绝境中救出来,苏太太是一座山,随时塌下来一块石头都能压死人,而苏悦生是一座更高的山,我有什么本事让那么高的山来帮我呢?一只小蚂蚁,任谁伸出根手指就碾死掉了。

  我哪里敢占苏悦生的便宜,只是时间太久,久得我觉得恐惧,他放弃我是分分钟的事,虽然他不见得喜欢我,但只要他承认我归他的势力笼罩,别人碾死我之前,就得先掂量一下。

  这是一种很可悲的活法,我自己心里也清楚。

  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选了这条路,再多的荆棘也只能走到底。

  我不说话,苏悦生倒又开腔了:“那要不是我想太多,你就是见了程子良所以心神大乱,急着随便逮个人上床,好定一定心?”

  这次我不辩白不行了,我只能傻笑了一下,说:“你真是想太多了,我跟程子良怎么回事,你不是一清二楚吗?我要还惦着他,天都不容我,连我妈死了都不得安宁。”

  提到我妈,苏悦生知道我是认真的,再没多说,只是冷笑了一声。

  我在床头坐了很久,一直到苏悦生真的睡着了,我才去洗澡。

  中学时代我挺恨我妈的,为什么她要跟有钱人不清不楚,钱就那么重要吗?那些人又不会娶她,不过是把她当成玩物而已。

  后来,后来我却比她更不要脸。

  我回自己的房间睡下,梦里又见到苏悦生,他冷笑着问我:“你有什么,值得我出手帮你?”

  苏悦生那次跟程子慧闹得不可开交,据说最后连苏悦生的父亲都惊动了,亲自出面调解,苏悦生一句话就将他亲爹噎了回去,他说:“我的女人,看谁敢动。”

  所以邹七巧这名字也曾经有那么一刹那,无限风光,气得苏家老爷子差点心脏病发。连程子慧都如临大敌,唯恐我真的登堂入室。她可做梦也不愿意有我这样一个“儿媳”。

  幸好,苏悦生也只是说说而已,程子慧终于也朗白我只是苏悦生用来扫她颜面的工具,但她也无可奈何。

  我睡得不好,醒来浑身冷汗,室内新风的出风口呼呼地吹着冷风,我裹紧了被子,天还没有亮,睡意却没有了。

  其实是饿了,下午没有吃饭,倒头就睡了。我爬起来去厨房,打开冰箱看有什么吃的,正好苏悦生也下来喝水。

  他喝柠檬水,还要加冰块的。我讨好地赶紧给他倒了一杯,问:“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什么?”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