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1 QUIETUDE(6)
7/128

Chapter 01 QUIETUDE(6)

  一直走到手术室外,我脚步还是虚的,有点踉跄,可是如果真是程子良,他才不会追上来呢。今时今日,相见何宜?

  我见到了阿满,他介绍主治医生给我认识,向晴被撞倒之后就近送到学校的附属医院,本来向晴自己觉得并无大碍,以为只是皮肤擦伤,后来阿满还是不放心,赶过去办了转院,一转院就检查发现内出血,脾脏破裂,刚刚做手术摘除了,幸好手术非常及时也非常顺利。

  我跟主治医生聊了一会儿,看了看时间,北美应该还没有天亮,我决定暂时不要打电话给苏悦生,他一定还没有起床。

  向晴麻醉没过还没有苏醒,我把病房什么的安顿好,又打电话给相熟的家政公司,要求安排一个有经验的做饭保姆,至于陪护,问护士长打听就可以了。等一切忙完,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我这才给苏悦生打了个电话,简单地告诉他事情的经过。

  苏悦生大约有事正忙着要出门,听完之后很简单地答:“知道了。”

  真是跟皇帝似的。

  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扭伤了脚,脚踝已经肿起老高,阿满诧异地询问,我说:“出电梯时摔了一跤。”

  阿满坚持找了外科医生来帮我诊视,确认只是软组织挫伤,医生开了一些软膏给我,又叮嘱我用冰块冷敷。阿满开车送我回濯有莲,路上他突然问我:“邹小姐,您今天晚上怎么了?”

  “啊?”

  “我看您一晚上心绪不宁似的。”阿满说,“这事苏先生也不能怨您,您把向小姐照顾得很周到,车祸是意外。”

  我还以为这些年江湖混下来,自己早就练出了干百层面具,甚至有时候面具戴得久了,还以为早就跟自己的脸皮浑然一体了,没想到身边的人还是一眼可以看透。我干巴巴笑了两声,说:“我不怕,苏悦生又不是老虎。”

  阿满大约觉得我欲盖弥彰,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语气里透着心虚,干脆闭上了嘴。

  濯有莲还是那般热闹,濯有莲的热闹是藏着的,内蕴的。偌大的大厅里,齐齐整整一排咨客迎宾,站在璀璨饱满的水晶灯下,个个都是玲珑剔透的人儿。客人们大多并不在大厅出入,相熟的客人都会提前预订好包厢,有的常常包下一幢小楼,自然而然一进大门就拐进了私密车道,外人通常连客人的车尾灯都见不着。

  今晚生意很好,暴雨骤歇,路上交通不便,客人们都到得晚,连主楼的包厢都是全满。

  说不自豪是假的,这里是我的王国,每晚流水般的花枝招展的美人们,看着就赏心悦目。

  我回到濯有莲,陈规早就接到阿满的电话,远远迎出来,看我一瘸一拐地进来,连忙扶住我,嘴里直抱怨。陈规的抱怨也是亲热的,他应酬惯了客人,对谁说话都带着几分娇嗔的劲儿,对我也习惯成自然,翘着兰花指戳一戳我的额头,差点没把我戳一跟斗,他恨恨地数落我:“都伤成这样了,还来干什么?好好歇两天不成么?幸亏你是老板,不然旁人该怎么看我们濯有莲,还以为我们刻薄到连受伤都不准请假!”

  我说:“上勤下效嘛,老板才不可以偷懒。”

  陈规抿着嘴直笑:“哟,幸好我是不偷懒的,不然还以为你这话是敲山震虎呢!”

  我顺手在陈规脸上拧了一把:“美人儿,我怎么舍得敲你?”

  陈规白了我一眼,推开我的手,说:“你以为我是山?我是老虎!”

  我哈哈大笑,扶着墙拐进办公室。

  几天没来,积下一堆工作。我们虽然是捞偏门的,做的却是正当生意,而且沿用的是最现代化的管理,OA系统里一堆我要批复的邮件。

  我头昏眼花回完所有的邮件,正打算在办公室沙发里盹一觉,陈规却又踱进来了,往我的办公桌前一坐,一手支颐,怔怔地看了我半晌,突然喟然长叹。

  我瞥了他一眼:“又怎么了?”

  陈规扭着身子,说:“七巧,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我心里一跳,陈规说:“见不着他的时候吧,心里跟猫抓似的,见着他了吧,心里更像猫抓了。明知道他不属于你,你还是要为他伤心落泪。哭也是因为他,笑也是因为他,好多次都发誓要真的忘掉他,一转眼见了他,又马上欢天喜地。真是前世冤孽。”

  我掸了掸胳膊肘上的鸡皮疙瘩,反问:“你又爱上谁了?”

  陈规白了我一眼,说:“什么叫‘又’?说得我朝秦暮楚似的!这么多年来,除了他我还爱过谁啊?”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