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5/5

4.

  上海本就不多姓陆的,以当下局势来说,但凡听见有个姓陆的人,都会不经意地留个心眼,给那人几分薄面。

  怕什么?怕的不就是这城中陆家么。

  陆家老爷子乃赫赫有名的老司令,即便是退了休,只要一声令下也足以翻复整个上海滩。而比他更传奇的是他小儿子,那个令他视为耻辱的小儿子,他的名号至今无人敢提及,他是上海黑势力的代表,早在十几年前便与陆老爷子断绝了父子关系,将势力脱离出了国外。

  陆老爷子承的是国恩,信奉的是老一辈的思想,兵权与黑道不得两立,自然见不得自家人涉黑。他出国后,给陆老爷子留了两个孙子,正是陆风涯与陆景珩兄弟。

  陆景珩继承了老爷子的衣钵,年纪轻轻的便是拥有军衔的大人物了。而陆风涯却不同,留洋三年回来之后,将目光停留在上海商业这一块,使的是资本主义的那一套,垄断了整个上海的经济,其实力不容小觑。

  如此一来,陆家这三代,可谓是黑、白、商三行通吃,也造就了陆家无人撼动的地位。

  ——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只有这同春楼还遗留着晚清的格调。在如今洋馆子泛滥的年代,倒别有一分韵味。

  沈梦珂一脚下了洋车,仰头欣赏着这番不俗,精致的五官被门前璀璨的灯光所照亮,美得惊人。

  不过,欣赏归欣赏,她此番前来,可是带着正事的。

  还未进门,门童便笑吟吟地迎了出来,连忙招呼道:“小姐,不好意思,同春楼今儿个被包场了,请您明日再来吧。”

  沈梦珂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包场?这还真是大手笔啊。她面无表情地道:“我是来赴约的。”

  赴约?那门童的眼中充满了疑惑,包下酒楼的那位贵客并没有交代过啊……

  于是便开口:“不好意思,贵宾没有交代过此事,小的也不敢贸然放您进去,请允许我上楼通报一下。”

  梦珂自然不会让他进去通报,此番她还真是不请自来的客,远道而来即是客,陆风涯不会小气到连一餐饭也不请客吧,他陆家虽大,可她沈家也不是吃素的。所以,她向他讨几分薄面吧,也不为过分吧。

  “你知道楼上那人是谁么?陆风涯啊,陆家听说过吗?”沈梦珂逼近着他道,仿若有种无形的压力,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只能愣愣地点了点头。

  “那你可知道我是谁?陆老爷子让我今日过来同他相亲的,你说我是谁?”

  她眉目如苏,眸里溢出点点笑意,可他切实地打了个寒颤。

  “你说,要是耽误了事,后果谁来负责?”

  能与陆少相亲的女人……无论哪个,都不是他能招惹的人物,门童终于感到一丝俱意,腿也不受使唤地直打哆嗦,面对梦珂的质问只能后知后觉地摇头。

  “还是个孩子,有眼不识泰山,小姐大人有大量,别和他一般见识,陆少还在阁楼末尾的雅厅等着小姐呢。”一个留着碎发的中年男人赔着笑脸道,知道她没什么耐心,寥寥几句话便道出了重点,倒是个有眼力见的。

  既然如此,她也不再刻意为难。她不紧不慢地踏上阶梯,雪亮的皮鞋摩擦着光滑的地板,发出清脆的声音,她一步一步地走了上去,这一次,无人敢拦。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