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沈家
3/5

2.沈家

  宴会仍在继续,沈梦珂却被一通电话喊回了沈家。

  沈家大院,落脚于城郊。老爷子年事已高,心脏不好,这一处,最合适静养。

  洋车后拥前驱地驶进了大院,一直到大厅前俩人才缓缓下车,管家陈伯鞠了个躬道:“大小姐,老爷在前厅,正等着您用饭呢。”

  她淡淡地回了一句“嗯”,清冷的脸孔看不出喜怒。

  屋内四角立着大理石的柱子,瓷壁由欧式石砖雕砌而成,周边摆放着年代久远的古董,正厅中间顶部是金光闪烁的座钟和大吊灯。这个家,乃老爷子斥巨资打造而成,每隔几步路便有一个吊灯,一到夜晚便金碧辉煌,交相辉映,让人有种日夜不分的错觉。

  “姐,你回来了。”沈熠焕惊喜地迎了出来。

  梦珂一见他,眼神便缓和了几分,打趣道:“怎么?不欢迎啊?”

  还未等他回话,楼梯上便传来一个细声细气地声音:“姐姐。”

  梦珂抬眸看了她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她与熠焕并非亲姐弟,眼前这位才是沈家明媒正娶的儿媳妇的女儿,熠焕的亲姐姐——沈天恩。

  熠焕没有太多的表情,淡淡地唤了一声:“天恩。”梦珂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他的耳朵,他痛得直瞪眼。

  “让你学礼仪学哪儿去了,亲姐姐还敢直呼其名。”

  “姐,没事,我和熠焕……感情好。”天恩巧笑倩兮地说道,在婢女伶俐的搀扶下,娉娉婷婷地下了楼。

  熠焕撇了撇嘴,却没有说话。

  梦珂见她脸色红润,很是欢喜的模样,问道:“今日气色不错,莫非有什么喜事?”

  天恩娇嗔地望了她一眼,伶俐瞧着自家小姐的眼色,便接话道:“大小姐您有所不知,小姐最近学了几道菜式,今日便亲自下厨,要给您和老爷尝尝鲜呢。”

  没想到,梦珂不喜反怒:“亏得你还叫伶俐,二小姐自小身子不好,你怎看着她如此胡闹也不制止,若有个三长两短,你担当得了吗?”

  梦珂纵横商场,这一狠厉起来,哪是一个小丫头能招架得住的,可这丫头却也是个识时务的,赶紧跪下来认了错。

  “姐姐息怒,是天恩自己坚持要做的,天恩知道姐姐喜欢吃绥洲菜,便自学了几道,想要为姐姐做些什么,天恩不想做一个无用的病秧子。”天恩眼圈微微一红,楚楚道。

  “天恩,你自小身体不好,这些粗使活,交代下人做就可以了,你又怎会是无用的病怏子,这些年,多亏有你在家照顾爷爷,顾着整个家,这些我们都看在眼里,莫要再说如此自贬的话了。”

  “姐姐说得极是,天恩实在不该妄自菲薄的。”说着,举起秀绢拭了拭泪。

  梦珂轻轻叹了一气,对着伶俐说道:“罢了,起来吧,可不许有第二次了。”

  “谢大小姐宽恕,谢大小姐开恩。”伶俐低着头,看不清神情。

  未曾出声的熠焕,若有所思地望了一眼天恩,不满地说:“我饿了。”

  梦珂敲敲他的小脑袋,“你呀,就知道吃,走吧,吃饭去。”

  

  沈家的饭桌上,除了老爷子碗里的蔬菜白粥之外,一片琳琅满目,摆满了色味俱佳的丰盛佳肴。

  老爷子是心脏病,家庭医生不得不随时侯着,饮食起居都得顾着,唯恐有个万一。忽略老爷子阴沉不定的脸色,饭桌上还算和谐。

  梦珂心里清楚他有话要说,既然他不言语,梦珂也不亲自捅破。

  饭后,陈伯端出早已备好的中药,放在老爷子面前,这个曾经名震一时的商界传奇,天大的事儿都不见皱眉的他,此时竟十分幼稚地抗拒吃药。

  “老陈啊,这天天吃也不见效果,就停一天吧,实在是太苦了。”沈仲华将面前黑乎乎一大碗的药推到一旁,皱了皱眉道。

  “老爷,良药苦口,吃了才能抑制病情,早日康复。”

  “得了得了,每次都这句,听腻了。”他一副“我什么都不想听”的模样,让陈伯硬生生地止住了嘴。

  陈伯见他丝毫没有要喝的意思,心里一横,软的不行,只好来硬的了。“老爷,若是大小姐知道了,她会不高兴的。”

  “就搁这,爱谁谁喝,这沈家还轮不到她做主呢,别拿她来压我!”沈仲华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提高了音调道。

  沈梦珂洗好手回来便看见这么一幕,她闲适地抱着肩,远远地撇了他一眼,冷笑道:“不喝就别喝,反正最后疼的也不是我。”

  不说还好,一说他就来气,“是,疼不到你,最好疼死,免得我碍了你的势力。”沈仲华冷哼了一声,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沈梦珂一听,便明白了,他这是责怪她私自去招惹陆家,她心下一紧,很不是滋味。他如此之快便知悉了,恐怕是安插了眼线。这么一想,顿时心中积蓄的诸多不满也借此发作了,“您大可不喝的,正如您所愿,这沈家我也不想管了,大不了卖给雷立群换口饭吃。”

  这沈家上上下下的财产,只是她暂管的,她也从未觊觎过属于熠焕原本的东西,可为何还要如此防备她。

  沈梦珂的声音不平不淡,却一下子抓到了沈仲华的软肋,他脸色铁青,将药重重地翻倒在地,抬起手指着她的鼻子,一字一句地道:“你敢!”

  沈梦珂毫无俱意,仰起下巴直视他的瞳孔,挑眉道:“我有什么不敢的!”

  陈伯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心下感叹道,不愧是爷孙,两人真是一个模子一个性格。

  最终,沈仲华像是突然清醒过来,妥协道:“老陈,再准备碗药。”

  果然,只有大小姐才能制得住老爷。陈伯心下一喜,向梦珂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便去厨房里忙活了。

  爷孙俩逐渐平静下来,老爷子问了一些工厂开扩的事,沈家主营染织业和制衣,成衣便运到各个店面出售,西洋运来的新潮洋货,沈家业下也有售。

  工厂需要扩到北区,而北区的地,属陆家管辖范围,要得到这块地,并不容易。

  知道他心脏不好,梦珂也习惯了报喜不报忧,这等事就没跟他提起,结果还是被他知道了。眼看他被病魔折腾的不成样,毫无初见他时的雷厉风行,现如今已是两鬓斑白,钟鸣漏尽。

  “珂儿,别去招惹陆家。”沈仲华轻咳了几声,端起茶盏,轻酌一口,眼底透着精明。

  “您安心便是,我自有打算。”梦珂淡道,并不愿多说。

  “陆家,你以为是你能惹的?我警告你,别把主意打到陆家身上,特别是陆风涯!”

  “我自然会量力而为的。”

  “那个袭安,你也防着点,他表面看起来桀骜不驯,不像是一般人。”他表情沉重,似乎很重视她的答案。

  “好,珂儿会留心的。”她仍是淡淡地应承着。

  看她安分了许多,也不曾再与他顶撞,沈仲华便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早些回洋楼吧,我也乏了。”

  “爷爷安歇。”

  老爷子回房了,她缓缓地掏出口袋中的烟,点燃,一根又一根,直到地上满是烟头为止。

  那年父母意外双亡,她无处可去,妈妈很早之前便与她说过,沈家是你的家,你爷爷叫沈仲华,你还有个妹妹和弟弟,如果有一天他来接你,你一定好好待他们,因为他们是你血脉相连的家人。

  可后来直到父母的葬礼结束,他也没来接她。就当孤儿院准备决定收留她的时候,他终于出现了,他说:“珂儿,爷爷带你回家。”

  爷爷带你回家。

  痛失双亲的她,比任何人都珍惜着这个来之不易的家,那时天恩的妈还未去世,纵然她百般刁难,梦珂还是以诚相待着他们。即使她后来明白,自己原来是有利用价值的,整个沈家,倒下一个沈仲华,还有一个她沈梦珂。熠焕还小,天恩身弱体虚,这个时候唯一能撑着沈家的,就只有她了。

  于是,她顶着沈天恩的身份,堂堂正正地站在沈家最高处,人皆尽知沈家有个私生女,却不知此女便是沈梦珂。

  如今熠焕已经长大,她在沈家的根基越扎越实,爷爷竟防起她来了,他叮嘱她要防着沈氏的那几个老古董,防袭安,甚至任何人,而自己却悄悄地防起了她。

  “笃笃……”敲门声伴随着熠焕的声音响起。

  “姐,袭安哥来接你了。”

  梦珂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又恢复了往日高贵明媚的模样。

  走到门口便看见那个倚在车旁的男人,一身挺拔黑色简装,仿佛隐没在暗夜中,细长锐利的黑眸,微微透露着睿智的光芒。他几步向前执起她的手,放在弧形优美薄唇与鼻子间嗅了嗅,嘲弄道:“好浓的烟味,明知每次回来都是自找罪受,却偏偏还是乐此不疲。”

  她不自然地收回了手,不可否认,袭安说得没错。

  “走吧,我送你回洋楼。”

  袭安的车,总是特别有安全感。

  车的后座专门为她装了一盏灯,哪怕有一点光亮也好,也不要让她掉进无尽的黑暗里。

  晚上街道没什么人,几辆黄包车还未归家,仍在揽客,洋车行驶发出“突突”的声音,让人心烦意乱。

  袭安传了一份文件过来,她打开一看,竟全是陆风涯的资料,她不禁露出一丝笑意。

  “不愧是袭安。”从来都不曾怀疑过他的办事能力。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