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许府的千金
15/219

第十五章 许府的千金

  运城,这座美丽的城市,正迎接着一个清晨的仪式,东方的太阳一点点的在山中升起,照亮着整个大运城的一方。

  此刻,在运城之内,有一个姑娘正气呼呼的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时不时的打打桌子,也时不时的发发愣。

  “小姐,你就别生气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非要看重一个书生呢?”一个丫鬟看着生气的小姐,不时的还给她来一句劝。

  可那小姐非但没有听进去,转过身倒还把丫鬟说了一句,道:“小野,你休要说他,在说就给我出去。”

  说话的这位小姐,身穿紫色纱衣,宽大裙幅逶迤身后,优雅华贵,墨玉般的青丝,简单地绾个飞仙髻,让乌云般的秀发,更显柔亮润泽,她的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红唇间漾着清淡浅笑,很是漂亮。

  她就是运城许员外的女儿,名叫许媛。

  自那天崔阳救了她以后,就一直没有忘掉那一幕,也在那时起,她一直想要嫁给崔阳。

  她几番努力,她的爹许员外才愿意跟崔阳见上一面,看那崔阳是不是如她所说,厉害的很。

  可谁知崔阳却是个木头脑袋,竟然连面都没见,就将张玲气出了屋子,这使她爹有失面子,决定不见也罢。

  当许媛知道此事,有点生气,她一个姑娘家都主动的找他了,可他一点也不领情,这使的许媛对他又有了一种叫法,从木头脑袋,开始叫他鱼木脑袋。

  “哎呀,小姐,你就别转了,你不累,我都为你感到累了!”丫鬟看着在屋内转来转去的许媛,有些无奈。

  许媛转着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一下子走到了丫鬟的跟前,直直的盯上了丫鬟,丫鬟被吓的往后缩脚,还不忘胆怯的认错:“小姐,我刚才说错话了,你、你就饶了我吧!”

  “嘿嘿,小野,你说的对,我不应该一直在这转着,我们得出去。”许媛邪笑两声,清亮的桑音缓缓出口,接着就收拾起了行李。

  “小姐,你吓死我了!”丫鬟看许媛没对她怎样,松了口凉气,接着跑到了收拾行李的许媛身边,又说道:“小姐啊,我们这是要往哪走啊?被老爷要是知道,那可就惨了。”

  “小野,既然我爹派的人去崔家未果,我要亲自去看看,他的鱼木脑袋倒底会不会开窍。”许媛说来无意,其实有心,她就是要那崔阳知道,她许媛一点也不差。

  “小姐,那老爷那里?”丫鬟倒不担心出门,她担心的是老爷的怪罪。

  许媛性格古怪,一下子又微笑的看向了丫鬟。

  “小姐,我又错了!”

  “小野,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悄悄的走,我爹就算知道了,也一时半会找不到我们的,是吧?”许媛古怪的说完,接着又是一笑,拉着小野帮她收拾。

  在许府的后门,没有人把守,此刻有两个蒙面的女子,一步一步的向外走着,她们脚步轻盈,走路时没有一点声音。

  因为她们怕把许府正门的仆人吵来,就这样,她们一步一步的走向了许府之外。

  “小姐,现在我们去那里啊?”小野有些胆怯的问道,生怕被许府的仆人发现。

  许媛可没有她那样胆小,声音也没有很低,就跟平常一样,告诉了小野道:“不要害怕。”

  其实如果是正常的逛街,小野肯定没那么胆怯,可是,现在她们是出逃,所以才防这个那个的。

  “我们去崔阳的老家,十全镇。”许媛走着,将两个生人的马而牵,扔下了银子,奔那十全镇而去。

  或许真有千里传情,就在许媛说完,那十全镇之内,崔阳拿书本在屋子里看着,这时,不知是空气的问题,还是屋子的问题,使他的鼻子有些不适,突然“哈吣”两声,便摸起了自己的鼻子。

  “谁在骂我呀?”自问了一句,便又读起书来。

  “阿弥陀佛!”一个声音将崔阳的沉静打破,而打破他读书的,正是从南山寺而来的藏生。

  崔阳听到藏生的声音,放下了书,走了出去,看到是一和尚,崔阳很有礼貌的问了起来:“不知大师去往何处,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老衲从南山寺而来,去往菩堤山进香,路过此地,这天气骄热,故而讨些水喝!”

  崔阳听到藏生之说,便叫在门口而等,接着跑到屋内,取了些水出来,供他解渴,又问道:“大师,不知哪菩堤山离这里有多远?”

  藏生喝完了水,望天而笑,他对崔阳说道:“不远,不远,我脚踏二足,一路走来,也才百里,如若到那终点,也就几万里而已。”

  崔阳听后,心里一佩服,便接着说道:“大师啊,我脚踏二足,不下三十里,便以脚痛不以,而您却走了百里,才是些口渴而已,真是位神僧!我崔阳佩服、佩服啊。”

  当藏生听到崔阳二字之时,他有些意外,掐指一算,崔阳是阴年阴月阴时所生,正是那无字天书中的第二位神人。

  藏生低说一句道:“阿弥陀佛!”

  崔阳问道:“大师,怎么了?”

  “我看公子印堂发红,眉中带秀,将来必考中一举士。”

  “大师,谢谢你的吉言,不满您说,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会式科考,我这几天一直在家中苦读,为的就是报答我的父母,成为国家的栋梁。”崔阳说的很是骄傲,他心里也自信满满,这次科举,他必然拿下第一。

  藏生还是那个样子,没有为他高兴,也没为他同情,只是吉言两句,接着他从衣袖里拿出来一个东西,是一枝带有红颜色的毛笔,这个笔非同一般,只有它的主人才能拿的动它。

  “公子,老衲既然喝了你的水,你也与老衲有缘,出家人从不带银,如今我看你有高中之气,便将身中的这枝笔送给你,以表我对你的答谢!”藏生说完将笔交到了崔阳的手上。

  刚拿过手,崔阳以为跟普通的笔没啥区别,可是他错了,这枝笔沉重有力,崔阳险些没将它拿住,惊道:“大师,你这笔还,还挺沉的呀!”

  藏生看此情况,笑了一笑,说道:“公子,所谓万物,都有灵性,如若公子用出真心拿这枝笔,它就不会那么沉了。”

  “真心?灵性?”

  “这枝笔是当年一佛陀的灵胡而化,虽然它短,但重有三百六十斤,它能驱鬼降魔,能长短自如,如若用心驾驭,你便是它的主人!”

  崔阳听到藏生的话,开始深思起来,他照藏生所说,心与笔相通,一时半会,这枝笔果真轻了不少!

  崔阳拿起笔看了又看,除了颜色不一样,其它的跟普通笔没啥区别呀?当崔阳还有些问题要问藏生之时,他转过头,藏生以不见了踪影。

  “这大师,真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崔阳摇头晃脑的拿着又进了屋子,苦读了起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