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牛头 马面
9/219

第九章 牛头 马面

  “阎儿,阎儿?”程度跟他的夫人杨英回来了,他们在回来的途中,街坊邻居都说他们的儿子卖了两个宝贝,便加快了步伐,想要瞧上一瞧。

  此刻程阎在后院里面,很有兴趣的看着牛和马,对他父母的叫声根本没有理会。

  “你们两个真的会说话?”程阎在旁兴奋的不得了,他头一次跟动物讲话,便问东问西的,整的牛跟马很是无奈。

  “从我们进你家门开始,你就问个不停,你还有完没完啊?”红马的性子上来了,不耐烦的鄙视了一句。

  程阎听到他们的话觉得也有些过份了,便让仆人快些给它们上草料而来,忍不住又问道:“那我不多问了,你们总该有名字吧!这总该说了吧?”

  “我叫牛头。”黄牛粗糙的声音说出了它的名字。

  “我叫马面。”红马的声音没有牛的那么粗糙,很爽朗的说出了它的名字。

  “哇,牛头、马面,你们动物世界好奇妙啊!”程阎只顾与牛头马面闹心,根本没注意到身后,他的爹娘以到了身前。

  “你个臭小子,什么奇妙啊?”程度看到程阎的举动,上去就是一把掌。

  吓的程阎跳了起来,转头向后看去,他的爹娘大眼瞪小眼的正看着他,接着杨英莫名奇妙的说道:“老爷,这孩子是不是病了?”

  在程阎身后的牛头马面听了这话,一个踉跄,口里的草料直接就给喷了出来,心笑不停。

  “哎呀,爹娘,你们说什么呢!我没病。”程阎连忙走到跟前解释。

  “没病你奇什么妙什么的干吗?”杨英关心的问道。

  “娘,我只是玩玩而已吗!”

  “对了,我来时听说你卖了两宝贝,什么宝贝,让我们看看。”这时程度问了起来,他想看看,他的宝贝儿子到底卖了什么。

  程阎指着牛头马面说道:“噢,宝贝,就是它俩了。”

  程度跟杨英走到牛马跟前,立刻转了起来,他们先是摸了摸它们的皮毛,又看了看它们的粗腿,相互对视。

  杨英道:“老爷,这头牛挺不错的,用来耕种应该是个行家。”

  程度也说起了马来,夸道:“这马也不错,腿长脚粗的,要是能骑在它的身上,定能飞驰千里。”

  就这样,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忽视了一旁的程阎,惹的程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一口大喊道:“爹娘,你们别争了,它不耕种,也不让骑,它们是我购来的宠物,你们休要用它们。”

  程度跟杨英听到这话,两个人站了起来,走到了程阎的身边,程阎以为他的话打动了他的父母,便开心的笑了起来,缓缓叫道:“爹、娘。”

  程度跟杨英刚开始还好,都微笑着往程阎身边而走,可到了身边,微笑的脸立马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弯,拉了下来,异口同声道:“宠物是吧?不行。”

  “爹娘,他们也有生命,也会说话的,你们不能那样对它们。”

  当二人听到后面的一句时,互相看了起来,接着又看向程阎,杨英竟用手摸了摸程阎的额头,还给程度摇了摇头,意思是说他的儿子并没有病。

  杨英慢慢道:“程儿,你是不是传说听傻了,怎么胡说八道的?”

  “娘,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让它们跟你们说话,不过你们得答应我,要是它们说话了,就不许那样对它们,可以吗?”

  他的爹娘听后,一脸的不可置信,还是以为他是听传说听傻了,但为了证实他说的是真的,还是配合了起来。

  程度道:“好,就这样,要是它们说话,我们绝不动它们一根皮毛,但要是它们不说,程儿,那就别怪你爹娘我们了,它们必须干农活。”

  程阎跟他的父母谈好之后,接着走向牛头马面身边。

  牛头马面本来吃着他们美味的草料,当看到程家三口冲它们而来,都停住了嘴巴,牛头跟马面对视,一脸的无奈。

  马面嘀咕道:“牛兄,他们还有完没完啊?”

  牛头没有理会,因为这时,程阎带着他的爹娘以到了它们的身边,说在多也是无用。

  程阎看着他们爹娘道:“爹娘,你们可要听好了啊,叫你们输的心服口服。”

  “我说,你们还要不要我们吃草了?”牛头可没心情听他的废话,牛脾气一上来,震耳欲聋的声音而响。

  在旁看着程阎的杨英程度听到这个声音,先是一顿,惊讶的缓缓转头,看向了牛头。

  杨英惊道:“老爷,它们、它们真说话了。”说完,不止她一人,就连程度都惊的晕了过去。

  程阎见他爹娘晕倒,立马叫了仆人而来,让他们赶紧救人,好几个仆人很快的便把人抬到卧房去了。

  马面有些谴责道:“牛兄,你是不是有点过了,毕竟程阎是我们的主子。”

  牛头无辜道:“不这样,我们能好好吃这美味吗!”

  “牛头,你看,天有异像。”马面吃了一口草,结果被噎住了,它抬头想清一清喉咙,可是,它刚抬起头,就看到了奇怪的景色。

  在程溪镇的天空,现出了五色巨云,它们形状之大,仿佛在里面藏着无知的动静,显现出了它们的神秘。

  牛头也看那空中,被这一景色看的有点着迷,但它很快的清醒了过来,它发现的不是景色,而是将要发生的灾难!便对马面道:“这个镇子要出大事了!”

  “大事,能出什么大事?”

  “这五色巨云突然出现,而且颜色不一,数量众多,它们每个都像一轮船而行。如果我猜的不错,这应该是魔界或妖界的载军云!”

  “牛兄请解释!”

  “这种云凡人是看不到的,每当魔界或妖界发动战争之时,这种云才会现身,用来给他们运输兵族,兵器,各种战争所需用品,故而起名,叫五色云。”

  “那牛兄,既然战争要来,我们该如何是好?”马面可没有牛头那么胆大,有那种牛脾气,但他们从小就在一起,有它在,自然不会害怕,只是它有点担心它主子了。

  “这种战争不好说,也不好断定,我刚才在想,如果这战争是对人间而发,可以过了黄昏,他们为何没有发动攻击呢?如果这战争是妖界跟魔界而发,那又为什么他们还在天空行留呢?有点真想不通!”

  “或许他们在等什么吧!也可能是他们的虚张声势,还有可能是在等他们的主帅到来,也不一定呢!”

  “算了,不管他们发不发动战争,我们都必须提高警惕。如果他们对人间真的发动战争了,我们必须要保证我们主子的安全。”

  “知道了,防着就行了!”马面对牛头说完在没有多言,接着又享受起了它们的的美味。

  随着这些发现,果然牛头猜测不错,这云虽不是妖界与魔界而发,但却是鬼族而进。

  此刻那鬼族之兵,正都在那程溪镇的外围埋伏着。

  而程溪镇西角是一坐不大的山体,名叫五绝山,与镇相连,但没有人家!在山前的位置蹲着几千个亡灵,此刻他们都坐地待命,等待着在程溪镇打探情报的血恒。

  一会功夫,一个身影在远出飞来,正是那打探情报的血恒,他身带两灵兵,走到了山中,几个亡灵小头目这时向他围了过来,小头目道:“将军,可以出兵了吗?”

  “我以打探清楚,这个镇总百十多口人家,而且地势不错,有利于我们的发展,还有一个好消息。”

  当听到血恒说有好消息之时,所有亡灵都惊兴起来,直等他的话说完。

  血恒又道:“大帝要我们找的那个程阎也在这个镇子,他家就在北角。”

  “将军,快下命令吧!”

  血恒扫视了一遍所有小头目,他决定了下来,继而很有气势的命令道:“命令,所有灵兵在这休息一晚,明天清晨,发动总攻,所到之处,一个不留,按下午一定要解决战斗,听见了吗?”

  “谨遵将军命令。”几个小头目接着散了开来。

  “程溪镇,程阎,就让你们在死前睡个好觉吧。”血恒站了起来,双手背后,深意的看着程溪镇。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