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元音殿被破
6/219

第六章 元音殿被破

  “参见大师!”程阎看着直坐的藏生,为啥他到树下了,而这和尚却没发现他,便向藏生而礼。

  藏生听到声音,缓缓的睁开眼睛,他看向了向他行礼的程阎,很欣慰的在心里点了点头,他起身双手合十,缓缓的出口:“阿弥陀佛!施主有礼了。”

  程阎心里嘀咕了一句:原来这和尚会说话呀,真是的。

  “大师在这般骄热的天气下,都能睡着,真非比寻常之人也。”程阎心里犯嘀咕,但还是夸起了藏生。

  “出家人,本无定所,佛自在心中,当到那里都有佛光照顾,何来骄热之说?阿弥陀佛!”藏生说的是那么的浮生,只叫程阎摸不着头。

  “大师所说,绝语伦比,真是妙也,不知大师如何称呼?”程阎单手行礼,问了起来。

  “看那寥寥大山,多样有形,密之而藏,生之而绿,且有生命而行。”

  “还请大师明了!”

  “老衲……藏……生。”藏生的声音如雷霆灌耳,大的惊人。

  程阎听后,不是很明白,便只想离去,说道:“藏生大师,我以歇息半载,是时候回去了!”

  “这位小哥,看你俏而带文,与老衲遇见,便是缘份,不知小哥家住何方,姓什名谁?”就在程阎要转身那时,藏生发现程阎的眉中带有金光普照,便多了一个心眼,问了起来。

  “大师,我是程溪镇人氏,家住程溪镇中村,家里是一独子,今年十八以有,名叫程阎。”程阎一一的给藏生而道,说完便离了藏生而回。

  藏生看着程阎,没想到他就是当年的哪个婴儿,看着远去的程阎,点了点头,低声一句:“阿弥陀佛!”完后,慢步朝相反方向而走。

  而这程阎,正是他要找的第一人,而他此时还不能现出真身,必须以另一个身份而行,去往了程溪镇的一所寺院落脚。

  虽说神人好聚,但确有悲!

  自从鬼族所动,径直而行,直到了离元音殿不远的路上,名叫祁泉路。

  在那祁泉路上,两边的紫暗花刺如长刀,非常之利,此刻在它的路口站着两个元音殿的守卫。

  “兄弟,你说,这广元大帝也真是的,派谁不好,非要派咱俩,这连只鸟都没有的地方,还说什么有鬼族偷袭,这分明就是对咱的不公!”一个守卫对他搭档抱怨了起来。

  “行了,行了,这广元大帝叫我们来这,自然有他的道理,改天换班回去,问他多要点好酒便是,也不枉当回差了。”他的搭档倒是很乐观,两个人说着便坐在了地上。

  “哎,兄弟,我去小个便,你先一个人待会啊,我等下就来。”刚才抱怨的那个人说着,便起身向一颗大树走去。

  “你可快些啊!”他的搭档还不忘喊,接着他拿出身上带着的小酒,喝了起来。

  当那抱怨的守卫走到树前,正要脱裤之时,在他身后出现了一个影子,他以为是他的搭档,没多在意,随口问道:“我说兄弟,为何不跟我一起过来呢?”

  身后的影子没有出声,也没有动弹。

  “我说兄弟?”他心里奇怪,便没脱裤子,说着转头而看,直吓的没在把话说下去。

  只见眼前出现了一个满脸是血,眼睛发着蓝光,在看他的脚,轻浮而不接地,脸色煞白,身穿白衣,此刻正盯着那守卫。

  那守卫以吓的浑身而抖,满头冷汗,柔软的身体以渐渐向地而落,他从没见过这么恐怖的身影。

  刚要惊声而叫,那恐怖的白衣身影以到他的跟前,直接钻进了他的身体,将他控制了起来。

  守卫立马大变,行动漂浮无力,如同干尸一般,一步一步的向他的搭档走去。

  而白衣身影正是鬼族的亡灵,而他所用的钻身之术,是鬼族最低级的一种,名唤‘复生魂’。

  “去了这么久,干啥了,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他的搭档见他而来,还没有发现异常,也没有多心,随口问了句。

  守卫并没有回答他,他此刻还是那样,慢慢的往他那行走,守卫的眼睛很黑,直视着他的搭档。

  他搭档心里奇怪了起来,刚才还说的话很多,现在怎么就没话了?便转头看向了守卫。

  “喂,你咋了?”看到守卫脸很苍白,他垂着手,由其是他的后脚,竟然没有着地,就奇怪的问了句。

  守卫就跟没看见他一样,还是一如既往的走着,没有回答他。

  “干嘛不说话呀?”这个搭档起身推了一把他,才感觉到不对,因为他发现,守卫的身体是凉的,没有一点热气。

  正当他感到有危险,准备退离之时,他的搭档动了,本来垂着的手突然而起,死死的抓住了他的咽喉,随着一口上去,咬碎了他的脖子,他的搭档一脸惊愕的看着他,慢慢闭上了眼睛。

  当守卫看着他死去之后,他抬手一挥,指了个前进的动作,随着在他的周围,出现了两队恶灵,正是那血恒跟杨宗带的亡灵。

  “启奏将军,这祁泉路阴冷无比,我以将门守而毙,但要过此,还得请将军出手,我等才不会被冷气所伤。”这个守卫说话了,当然,是刚才的那个恶灵了,他对血恒禀报道。

  血恒跟杨宗互相看了看,接着都夸影而过,猛的发出了功力,两道蓝色光芒而射,身边的祁泉路一下子亮了起来。

  “可以了,所有人听命。元音殿活口不留,直杀到那广元大帝的卧房。给我冲!”

  血恒对着身后的亡灵,大喊的命令了起来,接着他与杨宗第一个冲了上去。

  身后的亡灵看俩主帅都身先试足了,便拿起了他们的武器,亡灵吼着也向元音殿冲了上去。

  而在元音殿里,不少人都在焦急,他们各个胆怯,不知如才好,即都把目光看向了主子,听他决择。

  “大帝,鬼族都快打到殿里来了,我们该怎么办?”一个元音殿的守卫急跑进来报道。

  广元大帝慌道:“什么?你们这群废物。快去向天庭求主,绝不能让他们打进来。”

  元音殿有五扇大门,名为玄门、虎门、龙门、凤门、最后一扇是元音殿,也是广元大帝的神府,每扇大门之后都有百个守卫把守,而在此时,血恒跟扬宗以快攻破哪第三扇龙门之地了。

  广元焦急也是无奈,他要么找向天庭求助,要么与鬼族血战,也是没有想到,他的守卫会这么的不堪一击。

  “大帝,来不及了,鬼族以经把这里包围了,根本无法出去。”守卫急报道。

  “完了,全完了!”广元大帝失落的叫道。

  就在此时,守卫的惨叫声相继而近,几俱尸体从门而出,血恒跟杨宗出现在了元音殿口,于此同时,在他们上空之中,一股黑气而现,魔灵现在了他们面前。

  “广元大帝,在这元音殿坐了这么久,该换换位置了吧?”魔灵霸气的说道。

  “真没想到,我广元竟会败在你们这些恶鬼手里,真是英名一世,糊涂一时!”整个元音殿现在都是鬼族的人,而在他身边只有两个活了下来的守卫,广元坐在椅子上,哀叹的说道。

  “你知道你败在了哪里吗?”魔灵霸气的在空中落了下来,坐在了一把椅子上。

  广元看向了魔灵,示意让他说下去。

  “你败在了懒散上,当你坐在这元音殿的时候,你以把自己当是地下主宰,天天饮酒做乐,好生自在!没有了一点大帝的气质,接着你影响了你的手下,他们也跟你一样,贪婪了起来,随着时间的变化,他们以经失去了战斗力,今天你输了,不足为怪!”

  “你竟敢侮辱大帝,我们跟你拼了。”两个守卫听了魔灵的话,竟然想跟魔灵拼命,可是他们还没走两步,便被亡灵所杀。

  广元满头白发,脸显苍桑,身穿一件黑大褂,此刻的样子视死如土,没有一点大帝的样子了,他缓缓起身,一步一步走了出来,几个亡灵见状,想要拦他。

  “不要拦他!”魔灵一声令下,亡灵又站到了两边。

  广元走到元音殿中间之时,一口血喷了出来,接着他自断经脉,在他身上出现了金光,顺间炸裂,成为灰烬而死。

  “我们赢了,我们赢了!”所有亡灵都兴奋的叫了起来。

  魔灵一点一点的走上了广元的帝椅,霸气的坐了下来。

  “魔灵!魔灵!”一瞬间,整个元音殿都沸腾了,都吼了起来。

  “我现在命令,打扫战场,清理死尸,从明天开始,我将册厥封位。”魔灵的声音很是响亮,整个地下之府都动荡了起来,他的胜利也意味着人间将有大难而起。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