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屋子闹鬼(二十)
1660/2568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屋子闹鬼(二十)

  “我在想我是否应该报复,虽然说我爱到了一顿毒打,但是再怎么说,他们毕竟都是我的家人,如果要是外人胆敢如此对我,我肯定会反击的,但是毕竟是家人,他们生我养我的。

  纵使对我倾泻脾气,再让我忍不了,我也要忍一忍。

  不过我毕竟也是小孩心性年轻气盛的,如果要是他们再这么对我,我可要好好考虑考虑…”

  这封信一共有将近200个字,但是到后面的字,可能由于年久导致并未看清,也有可能是衣柜上面的落灰和这封信后面的一些字体完全的融合在了一起,所以说根本都看不清后面所书写的到底是什么。

  敏玲这时越来越害怕了,其实自己之前也有过这种经历,只不过并不愿意写到这封信,或者说是记在某个记事本上,而且一般,如果要是这种小事还要记在记事本上的话,那么那个人不算是有作家天分,而是算是斤斤计较。

  这小孩居然能够描写得如此详细,而且每一个字慷锵有力,似乎都能够看清楚他当时经历的情景是怎样的,都能够想象到他忍受虐待的那个画面。

  如果要是没什么事,家长都那么的去收拾他的话,这要是上课玩手机不听讲,或者说是因为害怕而晚回家,那要是再被抓住了,那恐怕家长都要给他上刑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敏玲似乎越来越觉得恐惧了,隐隐约约总是有一种感觉。

  自己瞬间就会知道自己这么多天以来想要知道的这屋子里面以前主人的秘密。

  为什么只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为什么那个幕后真凶可以轻轻松松的把整个别墅都改造成了机关那些主人呢?主人总不可能是全死了吧?

  敏玲后来又仔细想了想,醒了之后就在这床上了,就在这卧室里面一直呆着,基本上都没有怎么出去过一次。

  要么就去二楼阁楼,要么就去厨房,很少去别的地方。

  当然了,就算是其他地方也基本上都看过了,不可能会有人的存在,不要说是人了,甚至是人存在过的证据都没有,上面落满灰尘,如果要是不知道的话,还以为这是一个废弃一角的小屋呢,什么都没有,一点点的灰尘都能够让人心神俱惫不了,也就是自己能够忍受。

  这如果要是再换一个女生,娇生惯养的,恐怕早就要哀求着幕后真凶放自己出去了。

  “好像还有两封信…”

  敏玲现在和之前的想法完全不一样了,之前只是想要了解一下这几封信和屋子里面主人的信息有没有关系。

  甚至有没有能够记载一些关于这屋子的暗道,让自己出去,因此想着就是快点去阅览这封信,阅览这几封信上面书写的是什么,就算是没有写什么,但是由于自己很快的就看完了,所以也没有让自己浪费时间。

  但是越看到后面,就越容易让人胆寒。

  看上去自己拿的时间也很对,伴随着每读一封信,似乎信上面所记载描述的这个时间,冲着现在的时间就很近感觉仿佛就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如今看到那小孩,似乎还在忍着,不知是否采取了报复行动,敏玲越看就越害怕,恨不得让时间再过的慢一些,或者说是干脆让自己不要看这封信,否则心也不会如此的悬着。

  “一周前我的父亲,因为我那天晚归,和外面的邻居谈话,用铁棒子把我的腰打折。

  我只不过是和那个邻居多说了十几分钟而已,就算时间有些长,但是只不过是打招呼,但我的父亲嗜酒成性尽管从医院里面出来了,但是现在我坐在沙发上面就隐隐作痛。

  我的小伙伴们看到我四肢行动不便,知道我又要挨打了,他们甚至害怕,因为和我玩儿,被我那偏执的父亲也当作出气筒,他们纷纷跟我断交,从现在开始,我没有任何一个朋友了。”

  这就是这封信的全部,敏玲看到这里,倒吸了一口凉气,啧啧了几声,刚开始从最为普通的一次检讨书到现在,越来越让人毛骨悚然,到最后甚至是只剩下最后一封了!

  真是恨不得从来都没有发现过这些,也是因为今天的风太大了,竟然从外面渗透了进来,还不经意之间让存放在衣柜上面的几封信落了下来。

  这也算是缘分,也算是老天的意思吧。

  否则如果要是自己没有发现这封信的话,估计心情也不会像是现在这样紧张,但是现在着实让自己知道的事情变得越来越多了。

  “怎么办怎么办…”

  敏玲彷徨无助的看了一下周围,这时候虽然说早已习惯孤独,可是真的恨不得这时候身旁有一个朋友能够陪自己看着这封信,不然一个人看总感觉像是有谁盯着自己一样,而且越看越容易,感觉到,似乎自己就是亲眼在看到了那场景。

  小孩和大人们所描写的不同,大人所描写的场景过于注重句子感,过于注重自己的笔法,让人看得云里雾里的,而且不时还要做几首诗。

  但是小孩就不一样了,并不是那么擅长用排比句,形容词以及成语等等,也不会秀自己的文采,那么所描写的东西自然是最天真最质朴的,通常小孩写的信,真实度高达九成以上。

  敏玲先是通过门镜看了一眼走廊,又把窗帘打开看了一眼外面,其实明知道什么都没有,但是非要再一次确认了一遍,确认四周无事的时候,这才准备坐在床上看。

  如果要不是因为强忍着这股莫名其妙的恐惧,恐怕都要盖上被窝,在被窝里打开手电筒才敢继续往下看。

  就剩下这最后的一封信了,敏玲多么希望上面写着的是我终于和父亲和好的父亲答应说以后不再喝酒了,我的姑姑和母亲也不再打我了,我们一家人从此以后和谐的生存在一起。

  当然,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看着那小孩写出的绝望的笔记就可以推断出来当时的场景的确是让他自己本身都有一些崩溃,因为他书写这封信的时候,似乎字迹歪歪扭扭,而且总给人一种,就像是想要快点去书写的样子。

  “有点儿吓人…”

  没有看到内容,但是当看到了这字迹上的时候,就更让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封信上面竟然还是完完全全的用红色的字体去书写的!

  字数大约也是只有不到几百个字吧,虽然说字数寥寥无几,看上去也的确不是很多,但似乎隐隐约约光看这字体,就足以让人毛骨悚然起来。

  敏玲终于鼓起了勇气之后,开始准备阅读。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