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说谎
14
13/26

14

  第十四章

  “艺兴!艺兴!”鹿晗一下子从床上惊坐了起来。发现仍是深夜,周围一片死寂。被子有些湿漉漉的,眼角也湿了一片。

  艺兴,我又不争气的想你了呢。

  鹿晗从床上走下来,虽已接近四月,但今年的倒春寒格外厉害,还是觉得有凉意丝丝侵入骨髓,不由得缩紧了身子。走到窗边,向外望去,窗外只有纯净的黑。不同于几年前楼下的灯火辉煌、五光十色、车水马龙的街道。

  鹿晗伸手抹去脸上冰凉的液体,眼泪被冷风一吹倒刮得脸有些生疼,闭上眼睛倚在窗框上,仿佛又回到那个下午。命运与他开了个大大的玩笑,夺走了他一生的至宝。

  

  我就像小红帽一样,提着篮子走在路上,时间是个高明的小偷,渐渐偷走我篮子里的点心,最终到达时只剩下我和最初的篮子。

  对不起艺兴,是我没能守护好你,让你从我身边溜走。

  会议室

  “鹿经理,请问您对我们这次方案有什么看法吗?”“啊?哦,对不起,我失陪一下。”鹿晗正在走神中,冷不丁被这么一问,不由得慌了神。心中不知为何充斥着浓浓的不安,好像要发生什么事一样。拉开椅子走出会议室,直接坐电梯跑到楼下,发动车子回了S市。

  

  车子开得很快,鹿晗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冒着丢掉工作的风险跑回来,突然心脏一阵剧痛,好像要被生生挖出来似的。鹿晗猛的踩下刹车,趴在方向盘上半天没缓过劲来。

  原来爱一个人爱到至深时,心也是连在一起的。

  鹿晗正趴在方向盘上时,突然手机响了,鹿晗没多看就接了电话,应该是吴亦凡打来兴师问罪的吧。而电话那头却意外地传来一个焦急的女声,“请问是鹿先生吗,这里是第一人民医院,张艺兴先生出了车祸,情况危急,正在抢救中,请家属速到医院来签字。”

  鹿晗第一次体会到血液被抽干的感觉,身子猛的抖了一下,浑身上下的温度仿佛都被吸走了。手机“啪”地一声掉在车座底下,手僵硬地举在耳边,嘴唇努力地动了动却发不出一个音节。大脑一片空白,仿佛连呼吸也停止了。鹿晗僵直地坐了一会儿,突然缓过神来,踩下油门疯了似的在高速公路上狂飙。

  “艺兴,你可千万不能有事,你若真走了我怎么办啊?你不能这么自私地丢下我一个人。”鹿晗在心中默念道。

  但上苍早就写好了剧本,容不得你去改动。

  如果说相遇是瞬间,那么相爱就是一个过程,而相离则是必然的结局。

  人不能奢求太多,得到太多,老天总要取走一部分的。人生百年,真正顺心如意的日子能有几何?

  只可惜,那时的鹿晗不懂这个道理。

  我曾以为现在就是永远,可到头来我才发现永远不要说永远,永远太远,没有人能预见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只有珍惜当下,才能拥有未来。

  老天是个高明的导演,时间掐的刚刚好,一秒不多一秒不少,正好在鹿晗赶到手术室门口时看到心电图变为一条平直的线。

  鹿晗走了进去,尽管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有勇气走进去的。张艺兴就在那里躺着,身上还盖着洁白的被子,像个天使一样。鹿晗看了一眼已经没有了心跳的人,张艺兴脸色苍白,像个纸人一样脆弱无力。鹿晗温柔地拿开他脸上的氧气罩,艺兴还带着淡淡的笑容,可那笑容却像一把刀深深刺进了鹿晗的心脏,痛的他简直无法呼吸。

  你就别再犹豫了好吗,就请拿出我的心脏,爱像一道很刺眼的光芒,连夜的月光把眼睛关上。

  鹿晗背过身去,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没有说一个字,亦或是说不出一个字来。站起来想往手术室外面走,突然喉咙涌上一股血腥味,眼前蓦的一黑,吐出一大口鲜血来,轰然倒在地上,便没有了记忆。

  鹿晗再次醒来时,窗外又洒满了刺眼的阳光,空气中氤氲着的消毒水味有些呛鼻。盖在身上的不光有医院特有的被子,还有一件毛呢大衣,一个毛茸茸的褐色脑袋就趴在床边。

  “艺兴。”鹿晗不由得喊了一声。可抬起头来却是度庆洙,庆洙的眼睛里写满了困倦,脸看上去很憔悴,但却一脸惊喜地说道:“鹿哥你终于醒了!你先躺着别动,医生说你是急火攻心一时气血过旺导致昏迷的,休息几天就好了。吴亦凡去买早餐了,他的大衣你先披着,天冷,你别着凉了。”

  鹿晗其实半个字都没听进去,失魂落魄地靠在墙上。度庆洙也看出他的失神,停止了喋喋不休,低下了头没敢再说话。

  鹿晗情绪突然激动起来,大喊:“我要去找艺兴,艺兴呢?”度庆洙拦住他:“鹿哥,别找了,我知道你难受,艺兴他已经走了,接受现实吧。”鹿晗暴躁起来,直接从床上跳下来:“度庆洙你给我让开,你说谎,艺兴不会离开我的,艺兴怎么会离开我呢?我们说好要一直在一起的。艺兴,艺兴,你在哪里?”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一面就要往外跑。正好碰见来查房的医生,医生好说歹说不要激动,鹿晗哪里听得进去,挣脱开束缚,近乎绝望地嘶吼着“张艺兴!”哭得撕心裂肺,连医生都有些不忍,但只能无可奈何地劝他节哀。

  

  鹿晗终究被拦了下来,拖到病床上坐好,像个僵尸似的颓废地看着前方。突然抄起庆洙削苹果的小刀。用力朝手臂上的静脉切去。刚好撞见买早饭回来的吴亦凡,吴亦凡扔下手中排队买了好久的肉包子,冲了过来,一双大手死死地钳住鹿晗的手。一番搏斗后终于抢过鹿晗手里的小刀,扔到几米远的地上。将鹿晗甩到病床上,怒吼道:“鹿晗你疯了是不是!”鹿晗歇斯底里地回答说:“是呀!我是疯了!艺兴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死了算了。吴亦凡你算什么东西,我的事不用你管。”说罢又要冲出去。

  吴亦凡突然紧紧抱着鹿晗,轻声说道:“晗晗不要闹。”鹿晗一下子呆住了,一头栽倒在吴亦凡怀里。原来,医生趁机给鹿晗打了一支镇静剂。医生交代度庆洙说:“病人受了严重刺激,情绪极不稳定,希望家属能帮他尽快调整情绪,毕竟这种事情我们也是无能为力。请问哪位在张先生的死亡通知书上签个字?”语气冰冷仿佛是个机器人在说话似的。倒不是他们铁石心肠,而是看惯了生离死别。

  度庆洙看了看吴亦凡,吴亦凡一摊手说:“我也没办法,这事只有鹿晗自己接受去签字才行。”

  吴亦凡把掉在地上的包子捡起来,去找护士拿拖把把地上的油渍拖干净。一边拖一边自言自语说:“他有洁癖啊。”突然觉得手臂很疼,捋起袖子才发现手臂上被割了一条不浅的伤口,像一条红红的蚯蚓狰狞地匍匐在手臂上,刚才和鹿晗抢刀子时太专注了,以至于被割了这么长的伤口都没发现。度庆洙赶忙喊来护士让她给包扎一下,一边埋怨吴亦凡说:“老板你也真是的,不要命了?”

  吴亦凡坐在凳子上没说话,只是笑,没有了平时冰山的样子笑起来也如阳光般温暖,像一缕清风般拂过心弦。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