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言说
2/6

不可言说

  寒风凛冽地呼啸着刮过,泛黄腐朽的树叶沙沙作响,仍冥顽不化地坚守阵地,迟迟不愿与地上干燥的泥土有丝毫接触。

  

  窗户被风吹得作出快要碎裂的噪音,苏清洛抬头看了一眼颤抖地快不堪重负的窗,倒是透过一层微微泛蓝的玻璃看到了暗灰色的让人窒息的天空。

  

  一双本就阴郁的瞳孔缓缓染上了几丝浅色的灰,含着麻木的僵冷。少年站起身把窗帘“唰”地一声拉上,将窗外本欲透进来的光线遮得严严实实。老式日光灯撒下明亮却又惨淡的光,轻轻地笼着少年线条锋利立体的侧脸上。

  

  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尽量让自己忽视耳畔源源不断的噪音。

  

  门不凑巧也不应景地开了。

  

  苏清洛的眉一皱,眼里是毫不掩饰的烦躁,他似乎知道是谁,右手拇指和食指夹着的笔轻巧地一转,被五指握在掌心处,整个动作快速流利一气呵成,骨节漂亮地凸起微微泛白。他把笔重重拍在桌子上,“啪”地一声刺耳而又突兀,少年微微侧着身,头偏向身后,眼神阴鸷戾气地可怕,几乎是吼出来的一句话:

  

  “我叫你进来了?!”

  

  他身后的男孩微微低下了头,从苏清洛的角度看不到他的眼睛。他的一只手尚还握着门把手,动作是绷紧的僵持,左手的食指和拇指捏着一张薄薄的白纸,小幅度地动了动,他的声音轻得气若游丝,卑微到了渺茫的意味:“这张纸需要你签个名,明天我要交。”

  

  苏清洛被男孩子的声音怔了怔,脸上因为之前的失态有一点难堪,他冷着脸道,声线不耐烦而又随意:“放下。”

  

  男孩向前两步把纸搁在他桌上,白纸上显眼的“告家长书”四字有点刺目,他眯了眯眼,对上男孩如浅色琉璃般剔透的双眸:“以后这种东西,自己签就可以了。我还没有闲到可以当你家长的地步。”

  

  他见男孩不说话,接过纸把大名签上,递给男孩的时候看到他的手伸过来又往后一缩,眼里映射出男孩惊愕的神情,他眸子里有了揶揄的冷笑,继而沉声道:“以后进我房间打个招呼,季梓寒,我好像跟你说过,我有洁癖的吧?”

  

  那个被唤作季梓寒的男孩一愣。

  

  “去吧。”苏清洛把纸递给他,季梓寒转过身往回走了一两步,再次听到少年清泠的声音:“对了,你以后少在别人面前装出一副小媳妇的样子,你有让别人质疑你性别的心我不管,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天天在家里欺负你呢。”

  

  他的瞳孔微微睁大,浅色瞳孔里含了一点点不可置信,男孩的眸子雾蒙蒙地有点湿润,抿唇低声道:

  

  “……我知道了。”

  

  随即是门被狠狠甩上的重响声,苏清洛毫无源头地冷声一嗤,眸底是刺骨冰凉的寒意,他右手捻起黑色水性笔,把视线重又深深放在书本上。

  

  #

  

  季梓寒靠着门深呼吸了一口,他的身子微微向前倾,右手捂着额头,露出些许光洁的额头,浅色瞳孔里是易碎品特有的凉,整个人颓废到极致,像个受挫的文艺青年。

  

  他的脑海里缓缓浮现出少年的侧脸,阴郁地带着拒人千里的冷感。他的眸子一瞬间黯淡了三分,左手缓缓抬起,懊恼着捂住了眼睛。

  

  ——这他妈的都是怎么回事。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